丢喵抛汪弃红尘

俗世一文渣,唯以变强自勉。

(人生苦短,热爱发糖,热爱产粮。然而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写出什么鬼东西来,关注须谨慎。)

【百粉点梗】背负红尘向着命运走

    第三章
  
   似是故人来(一)
  
  
   又一日吃晚饭,一群人热热闹闹,或者鸡飞狗跳的吃过晚饭之后,洛洛坐在沙发上,摆弄着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这全是他昨日提着大包小包带回来的。
  
  晶晶扫了一眼,发现居然全是一些占卜用的工具,什么铜钱,塔罗牌,水晶球,古今中外的应有尽有。
  
  她古怪的打量了对方一眼,“你这是穷的吃不上饭,打算上街摆摊算命?”
  
  
  洛洛瞪了她一眼,“真是说风凉话不怕天热。” 随后又低头摆弄,“预言原本就玄之又玄,比黑魔法还难搞,咱们这么多人,居然没有一个是精通这个的,整天只知道打架打架,要学会玩点阴的,咳咳咳,我说是智取。”
  
  明明洛洛好像在说所有人,其实他自己打的也挺欢,但急先锋和龙卷风,就是觉得自己坐在饭桌旁也中枪,不由很无辜,很惺惺相惜的望着彼此。
  
  
  晶晶挑眉,“所以,你打算自己上阵?”
  
  “这个嘛,要靠天赋!”洛洛叹了口气,“我先摸摸门道,给你们试试水,以后再想法子找个专业的,培养一个预言师出来。”
  
  晶晶拍了拍他的肩,“那你加油吧!”
  在她看来虚无缥缈的预言,不过是洛洛闲来无事的消遣,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战斗力。
  
  
  洛洛抬头看了对方的背影一眼,摇了摇头,还是忍住了想要叫住晶晶的冲动。
  
  她马上就要出门潇洒去了,我在这种时候尽量不拖后腿。
  
  说起来,我这老宿敌,也没过过啥好日子,难得轻松,我就不添堵了。
  再说,天不还没塌吗?
  
  洛洛很自然的想着,并没有注意到猛虎王在他们聊天时,投来的目光。
  
  
  猛虎王确定这个小鬼,又在一本正经的胡扯,不过他倒不觉得晶晶这么精明的人,没有察觉有什么不对,实在是对方玩这一套,实在顺手,当初在天落村……
  
  他一想到天落村,就想到了蓝毒兽的算计,脸色不由黑了几分。
  
  有些事他可以不去计较和杀戮,却终究不可能放下。
  
  
   之后的几天,又是风平浪静,除了洛洛出门勤快了点,并且仿佛对预言突然有了兴趣外,一切还是同往常一样。
  
  几天下来,洛洛还是对水晶球更感兴趣,整日捧在手心里,研究个没完。
  
  风火轮也看过,他感觉水晶球跟他之前见过的玻璃珠也没什么区别,实在搞不懂洛洛整天研究个啥。
  
  又快到吃饭时间了,洛洛终于像是成功的研究出什么一样,又或者是过了新鲜劲了,将水晶球放到窗边,摸出手机,“快吃饭了,风火轮抓紧时间,今晚得打联盟!”
  
  说着,低下头盯着手机,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
  
  风火轮立刻掏了兜里的手机,也跟着开了游戏。
  
  晶晶在一旁看俩人,如临大敌,严阵以待的模样,不由想扶额。
  
  她记得这俩人玩的,好像是一款换装游戏,而且还是女性视角的那种。
  
  她自己也玩过,除了想打人之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意思,这俩人却相当来劲。
  
  只能说这游戏有毒。
  
  幸好打游戏的只是他俩,要是别人……晶晶脑补了一下自己战王和战士,表情愉快的玩一款换装游戏,不由感到头皮发麻。
  
  她立刻甩开脑内的念头,低头研究手上的菜单,分散注意力,明天轮到她做饭了。
  
  开饭之前,还有一项必备的工作,就是要把分散在整栋楼的所有人,都叫上来吃饭。
  
  洛洛似乎过够了游戏瘾,自告奋勇,“我去叫他们!”
  说着,已经站了起来。
  
  晶晶哼了一声,“你没事,还是别招惹猛虎王,小心哪天他真的忍不住杀了你。”
  
  洛洛一耸肩,“怎么会。”
  
  晶晶也不知道这货哪来的自信,同时也对当年在天落山发生的事十分好奇。
  
  其实不止是她,几乎所有人都很好奇。
  
  初来异界的时候,兽族三大战王,属猛虎王最倒霉。
  
  暴龙神位置准确,一直跟在自家机战王身边,狂野猩被好心的校长拐回家, 做体育老师。
  
  只有猛虎王不仅传输位置出了错,还一直被人追杀,好不容易被人搭救,还是个克星。
  尽管猛虎王对当初在天落山下的经历,只字不提,但其他人,都非常的好奇,他和洛洛当初到底是怎么发展成了,如今这种相处模式。
  
  
  然而问到洛洛,洛洛只会笑而不语,而猛虎王,有兴趣的没有胆子问他,有胆子问他的没兴趣。
  
  所以这一直是个小小的谜团。
  
  
  晶晶想了些有的没的,也没怎么在意,起身打算去端碗,就听砰的一声巨响。
  
  风火轮嗷的一声,窜到了她旁边的沙发后头,抱头大喊,“爆炸了!”
  
  晶晶无语的撇了撇嘴,看向放在窗口的水晶球,“鬼叫什么,看起来洛洛又买了打折的廉价货。”
  
  “这你可就冤枉我了。”洛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他走到碎裂的水晶球前,表情竟有几分凝重。
  
  晶晶以为他在心疼钱,“出息,明天我再给你买十个八个!”
  
  她之所以没往别的地方想,实在是没觉得占卜预言这方面,洛洛一个毫无基础的人,能在短时间内掌握到啥。
  
  就更不会发现,一个水晶球到底被洛洛期许了怎样的含义。
  
  “女王大人,果然真土豪!”洛洛嬉笑着,喊出以前在学校,同学给晶晶取的绰号。
  随后他将水晶球的碎片打扫完,若无其事的吃饭了。
  
 
  
   深夜,所有人渐渐散去,回房间休息了。
  
  霹雳火抱来毯子,给沙发上的人盖好,见对方居然没有被惊醒,有点惊讶,看起来对方确实挺累。
  
  他转身又把另一个小号的毯子,披在坐在客厅,盯着电视,还没有睡觉打算的洛洛身上。
  他想了一下,问:“洛洛,有心事?”
  
  洛洛有点心不在焉,他虽然盯着电视,霹雳火却觉得他的心神,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没什么事。”一个姿势坐久了,大概是累了,洛洛动了动,“最近有个小发现,但是没怎么确定,等确定了再说。我估计八成是我杞人忧天了。”
  
  霹雳火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也不追问,“好,有什么事,都别一个人扛着。”
  
  “知道了,你早点睡吧!”洛洛挥挥手,示意他赶紧回房间。
  
  霹雳火也不在意,摸了摸他的头发,似是安抚,转身走了。
  
  洛洛看着霹雳火进了房间,这才转头,对着另一侧沙发上的,仿佛已经睡着的猛虎王道:“霹雳火这人超爱操心,不,简直天生操心的命。我感觉我跟他朝夕相处,什么事都瞒不过他。”
  
  “你想瞒他什么。”猛虎王淡淡的声音飘了过来,他没有睁眼,依旧平稳的躺着。
  
  “没什么。”洛洛抱着胳膊,“猛虎王大叔,你是不是也感觉到了?”
  
  他的语气有点不太确定,“可我看狂野猩和暴龙神都没什么反应,你们战斗等级相当,没道理你感觉到了,他们全无所觉。”
  
  猛虎王睁开眼睛,起身,“之前我确实什么都不知道,但是那个东西爆炸的时候,玉佩突然发烫了。之后我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似有若无的缠了上来。”
  
  洛洛回过头,看着他,“你是说玉佩……”
  
  他若有所思,“这事看起来,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他站了起来,“我要去一趟灵异协会。”
  
  “不告诉机战王?”猛虎王语气平淡的问。
  
  “等我回来再和她聊聊。”洛洛摇了摇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我和你一起去。”猛虎王又说。
  
  洛洛有点惊讶的看着他,猛虎王只是径直站了起来。
  
  这个小鬼的弯弯绕绕太多,很多事情的真相从他嘴里说出来,都是删减版的。
  不如跟着。
  
  猛虎王这么想着,直接无视了洛洛探究的眼神。
  
  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门,夜色寂静,洛洛落后几步,溜溜达达的走着,一点也没有未出门前,那种若有若无的凝重。
  
  猛虎王和他相处了这么久,知道他心里越是记挂着某件事,脸上就表现的越不在意。
  
  洛洛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兀自思考着,片刻之后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突然笑出声,“猛虎王大叔,你不觉得咱俩这样,简直是标准的反派配置,你看就是出门调查,也专挑这种阴森森的夜晚。”
  
  
  月光不怎么亮,周围又有夜雾笼罩,猛虎王没怎么在意,这些天晚上他照旧出门,夜里也总是有雾气涌动,但是却没有了上次那种让他感觉很微妙的异常。
  
   猛虎王看了洛洛一眼,有的时候,他真的难以理解,有些人为什么自说自话,也能这么愉快?
  
  说起来在机兽世界的时候,这个小鬼对他十分的戒备,警惕,还有恐惧。
  
  但是现在他已经察觉不到,这些情绪的一丝一毫,偶尔他也会觉得迷惑,无忧与在机兽世界见过几次的那个小鬼,真的是一个人?
  
  也许就是洛洛对待他的态度反差太大,才让他觉得困惑……只不过他自己未必不是。
  
  
  洛洛对他的反应习以为常,“哎,猛虎王大叔,我跟你说,今天晚上咱俩又一块出门,他们知道了保准又要大惊小怪,说起来他们一直对天落山的事特好奇,我每次看到他们好奇的表情,都特别想笑。”
  
  “你如果不能说一件正事,就把嘴闭上。”猛虎王冷冷的瞪了他一眼,他有点后悔跟着这个聒噪的小鬼出来了。
  
  “好吧,还真有一件事,我想告诉你。”洛洛不在意的耸耸肩,“原本是没什么必要的,可是最近……我觉得我们要见到他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突然变得悠远肃然,语气里带了些让人难以理解的期待和悲凉。
  
  “他?”猛虎王重复了一句。
  
  “是啊!”洛洛脚步停下,侧过头看着他,“送我玉佩的人。”
  
  
  猛虎王微微蹙起眉,下意识的抬手,按住那半块有着圆月一般温暖光泽的玉佩。
  
  
  
  
  【啊呜,百变与奇暖串场梗达成,以及你猜送玉佩给无忧的是谁

评论 ( 14 )
热度 ( 11 )

© 丢喵抛汪弃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