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破万法

七分精力写原创,三分时间写同人。

写哪算哪,高兴就好。

【人生如戏】观剧不语●忠诚(下)

第三场

 



夜晚星空明亮,洛洛盯着皎洁的圆月,想着刚才发生的事,顺带等着霹雳火主动找他谈人生。

 

一切都在按照发生过的轨迹,继续前行。

 

时光之城的人对他是机战王的事情,既怀疑又期待,这是非常正常的反应。

 

不正常的只有把他带回来的那个家伙,连洛洛自己都纳闷,这家伙到底哪来的自信就这么肯定自己是机战王?

 

 

洛洛点开了自己的单片式眼镜,主动联络了晶晶。

 

此时的晶晶刚刚回到了火龙山谷,走得有些累了,她随意的坐在了石阶上。

 

璀璨迷人的紫水晶散发着令人目眩神迷的光芒,晶晶却懒得多看一眼。

 

知道有些东西注定会属于自己,带来的感觉却不是喜悦。

 

耳机里响起了熟悉的滴滴声,晶晶扶了一下耳机,“怎么了,洛洛?”

 

洛洛看着眼镜传来的虚影,开口道:“我这里有一个穿越者,晚上我把她给你送过去。”

 

 

晶晶单手支着下巴,“二黑呢?”

 

“下落不明。”洛洛摊了摊手,“你也知道那货靠不住。”

 

晶晶耸了耸肩表示认同和同情,“辛苦了,不过你有把握来?不用我亲自过去一趟。”

 

洛洛摇了摇头,“不用了,今晚青铁兽会来夜袭,城里会乱上一阵。”

 

晶晶的眼神变得肃然深远,“洛洛,经历这么多次,你就没有一次想过,去改变那些死去的人的命运吗?”

 

洛洛双手在城墙上一撑,跃了上去,“当然有。”他坐好,低头看着城下的护城河,“不止一次。”

 

“前几次,就有不少穿越者质问我,为什么作为主角没有一点用,还总是害死别人?”洛洛叹了口气,“真是躺着也中枪。”

 

晶晶哼了一声,“你还好,我才是次次被骂最惨的那个。什么心肠歹毒之类的词我都听腻了。我就不明白了,在没有建立感情的时候,只把这一切当成虚幻游戏的我,有什么理由心慈手软。我玩游戏本来就是为了胜利。”

 

洛洛很理解的冲她笑了一声,穿越者看他们两个主角不顺眼,觉得他们没用,或者太残忍利用这些一根筋的家伙,只为了回家。

但是有谁问过,他们一开始怕不怕,想不想穿越到这个世界?

 

且不说晶晶,就说他也是够苦逼的。

 

风头被抢,没有漂亮温柔的妹子做搭档,这些都算了。最最苦逼的是,总有一群傻瓜来到这个不属于他们的地方给他捣乱。花痴龙卷风,花痴急先锋,没问题。但是按照剧情来行不行?

 

我倒是真想把主角的位置让给你们,那也得世界不会毁灭才行。

 

这悲催的世界也够烦人的,怎么这么脆弱,动不动就要毁灭?怎么别的世界反派捣乱了那么久,我也没看它有毁灭的迹象。

 

洛洛在心里发了一通牢骚,又安慰了晶晶两句,虽然霸气中二的女王大人并不需要他的安慰。

 

“行了,不说这些无聊的事。”晶晶道:“你行动过吗?我是说去改变那些人的命运。”

 

洛洛面无表情,清冷的月光洒在他的脸上,像是突然给他覆上了一层冷霜。

 

“没有,我不能拿这个世界的存亡,做赌注。”洛洛淡淡的说:“你的这个问题,以前也有人问过。我也是这么回答的,你猜她是怎么说的?她觉得我太软弱,而且世界被毁灭只是一种可能性。我不能说她的想法是错的,因为每个人面临选择时,所做出的决定都因为种种因素,而变得不同。如果我和你换个位置,晶晶,你也未必会和我做出一样的选择。”

 

 

晶晶幽然的叹了一口气,她凝视着夺彩炫目的能源紫水晶,“也许吧!或许我们是有错的,错在我们没有力量,却站在这么高的位置上。不过……”

她的语气变得坚决,“就算是这样,我也不觉得有人有资格,批判我们。我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是深思熟虑过的,或许不够正确,但问心无愧。”

 

“无论我们是谁的棋子,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问心无愧么?”洛洛低头笑了笑,“我亦如此。”

 

 

和晶晶结束了这次短暂的交谈后,洛洛关掉了自己的通讯功能,等待着霹雳火的到来。

 

平稳的脚步声,如约而至。

 

洛洛低着头,就听霹雳火的声音传来,“其实你说的我都相信。”

 

“我们的人生只是一场游戏。”洛洛抬头看着他,霹雳火上前站在他的身旁。

 

听着这再熟悉不过的话,洛洛却有了不同的感受。

 

想想自己当初那么直白的说,你们这个地方就是一个叫机战王的游戏,还真是挺没心没肺。

 

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在某一天,也有一个人明确的告诉我,我们的人生也是一场游戏。

 

 

 

第四场

 

 

刺耳的警报声响起,宛如地狱丧钟的倒计时。

 

看着霹雳火疾步匆匆的背影,洛洛握紧了拳头,他定定的站了一会儿,才深吸一口气跟了上去。

 

 

在洛洛赶到战斗现场的时候,最先看到的不是霹雳火被青铁兽暴打的场面,而是风火轮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飞扑过来的样子。

 

“洛洛,你可算来了!快快快,快去救救霹雳火。”风火轮急切的说道,“不然他就真的要被打死了。”

 

洛洛觉得有点不对劲,他停下脚步想了想,又实在抓不住刚才那一瞬察觉到的异常。

 

“怎么,连你也相信我是机战王?”他一边背着再熟悉不过的台词,一边思索着,同时脚步也加快了。

 

风火轮着急地拽着他的手,说出了与洛洛记忆里同样的对白:“我不是相信,而是希望你是机战王!”

 

洛洛暗自舒了一口气,果然是自己想太多了么?

 

两人说话间,就见霹雳火被青铁兽一脚踹倒在地,洛洛点了一下眼镜,面无表情的说:“糟了,霹雳火的生命值快要消耗完了。”

 

好在风火轮现在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霹雳火身上,并没有注意到他现在的语气和表情有多么的不搭。

 

“那你快想个办法,不然霹雳火挂了,咱们两个也会被青铁兽踩成肉饼。”

 

“我不是正在想……”洛洛突然顿了一下,他感觉身体很轻,不由自主的张开手臂,腾空飞向霹雳火。

 

风火轮望着这一切,低声喃喃自语,“奇迹的降临……”

 

已经耗尽全身力气的霹雳火,在绝望中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如月光般温柔的力量,那股力量支撑着他,引导着他,“雷霆半月斩——”

 

 

 

黑夜之中,本该与耗尽能量的霹雳火一起昏迷的洛洛,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目光清明没有半分昏迷许久之人初醒时的迷茫。

 

他向四周张望了一下,果然大家都在处理这场夜袭带来的动乱,只派了一个风火轮守着他们。

 

看着抱着果冻三剑客,睡的正香的风火轮,洛洛偷偷笑了一声,起身轻巧而迅速的消失在夜幕里。

 

经历过这么多次穿越,面对无数次的变故,以及各种临时救场,洛洛的各方面能力都有了显著的提高。

 

人类的体质与力量,在这个世界或许稍显脆弱,但是与同类相比,差距就很容易显现出来。

 

洛洛并没有如同第一次那般昏迷,相反虽然他感觉消耗了一些体力,但是精神很好。

 

他看了一眼被乌云遮住的圆月,低声道:“时间不多了,我必须在天亮之前赶回来。”

 

同时他的心中也确定了一件事,二黑绝对是出事了,他从来不会和自己断开联系超过一个小时,而现在已经过去了六个小时。

 

也许是因为那个白衣女生,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变故,这两种可能洛洛更倾向前者。

这是一种毫无理由的直觉。

 

 

洛洛扛着直接间接被他打昏了好几次的女孩,身手敏捷的跃出了城墙,在即将落地摔得粉身碎骨的那一瞬,地面亮起了一个圆形的蓝色图腾阵,他稳稳地落在上面,同时图腾阵的光芒开始黯淡,直至消失。

 

守城的战士只觉得有什么光晃了一下,然而他低头仔细去看的时候,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洛洛进入了一片树林,树林里能见度很低,干枯的铁树像一具具没有生气的尸体,僵硬的摆出狰狞的姿态。

 

一个披着斗篷的人负手而立,站在前方似乎是在等待着洛洛的到来。

 

 

洛洛脚步一顿,沉默了一瞬,说道:“你怎么还是来了?”

 

那人回过身,露出一张俏丽的面庞,赫然是晶晶。

 

“我现在比较闲,没我的戏份。”她漫不经心的一笑,天生带着三分高傲,像是早放的寒梅。“倒是你,万一半夜被抓包,肯定会徒惹怀疑。”

 

 

洛洛撇了撇嘴,“你总是这么有理。”

 

晶晶上前接过昏迷的女孩,轻巧的像是接过一件衣服,“那是因为我说的话,本身就是道理。”

 

洛洛叹了口气,“不和你说笑,二黑好几个小时没和我联络了,八成是出事了。”

 

“废物一个,半点用也顶不上。”晶晶不屑的骂了一句,随后又说:“也不是第一次出乱子了,别这么愁眉苦脸,有灾挡灾,有难解难,天塌了大家一块顶,世界灭亡那就一起死,不过如此。”

 

“你倒看的开。”洛洛无奈的笑了笑,“行了,人交给你了,我先回去了。”

 

他摆摆手,转身欲走。

 

晶晶突然开口,“洛洛,太过在意反而容易魔障。从前的你……去哪了?”

 

洛洛脚步一顿,却未回头。

 

“晶晶,你就这么确定,从前的我,就是真正的我?”

 

 

晶晶突然呼吸一窒,她抿紧了嘴唇,眼神骤然变得深邃。

 

只听洛洛继续说:“我没变,晶晶。我希望你也能不变,假如现在的你,就是真正的你。那我从未如此期望,你不会变。”

 

 

身后没了声音,洛洛深吸了一口气,迈步走出了树林。

 

 

第五场

 

 

洛洛回到时光之城时,并没有被任何人发现,他无声无息的回到了不久之前躺着的地方,却发现霹雳火已经醒了。

 

他遥望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应该特别难过吧?比我能够感觉到的,还要难过。

 

洛洛抿着嘴唇,沉默着走向霹雳火。

 

倒是霹雳火发现了他,先开了口,“洛洛,你刚才去哪了?”

 

洛洛抬头看着他,“随便转转,时光之城挺美的。”

 

霹雳火点点头,“头疼吗?”

 

洛洛说:“没事了,你呢?感觉累吗?”

 

两个人都绝口不提,已经离去的人。

 

“洛洛,现在你相信自己是机战王了吗?”霹雳火低头看着洛洛。

 

“我承认了,去一边偷着乐去吧!”洛洛懒懒的回答。“好好歇着吧!我感觉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霹雳火明亮的眸光闪了闪,“洛洛,我相信你会是一个奇迹,带领我们走出绝境。就像今晚……”

 

洛洛本来迈开的步子,突然又止住,他回头直视着霹雳火,“有的时候,我真觉得知道的少,是一件好事,可以很单纯的去相信一些东西。”

 

“所以,洛洛你的内心充满了怀疑?”霹雳火的眼神很无辜也很温和,“那……洛洛,你相信我吗?”

 

 

“相信你什么,你又能给我什么?”洛洛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他。

 

“我的忠诚。”霹雳火单膝跪在地上,躬身道:“为你献上我全部的忠诚。”

 

洛洛定定的看着他,“你的忠诚只是给机战王的,这个身份可以是任何人,你的忠诚也可以给任何人。”

 

霹雳火抬头,“不,纵然你不是机战王,也会是我心中唯一的王。你的出现,给我带来了奇迹,而我是唯一认定你作为王的战士,起码现在我是唯一。”

 

洛洛突然笑了,如冰雪消融,“好啊!记住你今天说的话,霹雳火。我可是真的当真了。这场游戏,我会为了你,玩到最后。”

 

 

我会一直站到舞台落幕,站到你和这个世界都……不需要我的那一天,只为你这一句,忠诚。

 

 

 

 

【观剧不语●忠诚●完】

评论 ( 5 )
热度 ( 27 )

© 一剑破万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