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碗

努力转型原创写手中,粮仓里也没有储备粮,目前只想吃别的大粮仓的白饭。

【脑洞深深】一点以后可能会用到的梗

长长的走廊,拖曳至地的长袍

回头时,看到死去的故友/宿敌
明知是幻觉,却突然就有了前行的力量,露出微笑

我几乎要以为你也喜欢我

如果长大只是一场梦,该有多好

痴情无用

低头看着自己的掌心,漫不经心的说出可能是遗言的话语

决意孤注一掷,一边吸着烟,一边对电话那头的盟友,轻声说:如此就……战吧!

沾满血迹的手,轻柔的抚上面颊

未语先落泪

看到好友的尸体,仓惶回头,对着同伴大笑,边笑边落泪。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会死?

我救她没错,她喜欢我没错,但我不想和她在一起,同样没错。

把梦想当做信仰,即使同路人先行离去,也要带着他那一份,继续前行

有一种想念,叫做把自己活成了你。

总有一天是我在你坟前献花。

淹死的都是会水的,打死都是犟嘴的。

除非……我与他死生不见。

生在人情稀薄的世家,若是多情,会很苦。
可若是做不到无情,也不必勉强自己。

你会死吗?
不会,但我希望你能杀死我。

想那么多干什么,说的你好像明天一定就能活着似的。

相爱太难,痴情太苦。

我不恨他,我只是有点可怜他,求而不得,永远不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不像我,就幸运的多,谁都不爱。

拼命的抽烟。

失去的太早,那时候还不懂。

两个人同床而眠,偷偷抚摸那人脸颊,然后被对方抓手放在心口。(少女心难得爆发一次)

风起时,接住飘下的落叶。

大雨倾盆,你对我拔剑相向,我冷眼望着你,你却始终下不了手。

他已决意去赴死,且不动声色。

评论 ( 8 )
热度 ( 1 )

© 敲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