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破万法

七分精力写原创,三分时间写同人。

写哪算哪,高兴就好。

【跨剧脑洞】我想有个家

(一)

本文是张伟(爱情公寓)×少中天(金甲战士)两部剧的跨剧脑洞文。

其实一开始知道益达哥,是童年男神之一少中天的时候,我是拒绝的。
但是偶然看到爱情公寓第四季第十三集,看到他对洪七爷说,自己是孤儿,因此特别能理解被人抛弃的感受。

莫名的就被戳中了内心,自此脑洞大开,一发不可收拾。

两部剧的其他人物都不会出场,有原创人物引导剧情,无cp,主打亲情。

人物画风极为不符合原著,文艺矫情,都是我能力不够的错,见谅见谅。


张伟其人,名字平凡,纵观此人二十多年的生活经历,谈不上坎坷异常,却也有些许波澜,但总体来说,还算平凡平静。

一定要说哪里有点特别,大概就是他是在孤儿院长大。

不过孤儿也没什么稀奇的,有的孤儿无父无母无依无靠,所以更加自立自强。

张伟就是这励志人士中的一员,成年以后他就离开了孤儿院,做了律师,后来改行与人合伙开了家餐厅,除了没女朋友,小日子过得也算圆满。

前面我们说到,此人日子过得平凡,然而就在他二十九岁生日这天,他遭遇了一件很神油的事。

那天夜里风大雨大,张伟穿着雨衣拎着挂面往自家楼下走,然后他踩到一个昏迷的男人。

张伟在假装没看见快溜和停下观察情况,两种选择中略微挣扎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后者。

“嘿!兄弟,醒醒!下雨,回家收衣服了!”张伟蹲下身推了推对方,触手之处冰凉入骨,显然被浇了有一会了。

对方迷迷糊糊的低应一声,似乎恢复了些许神智。

张伟一看人有反应,也不像刚才那样自娱自乐的开玩笑了,十分正经的问:“兄弟,你怎么样?需不需要我叫120?”

“你是谁……”那人只是迷蒙的看着他,话没说完,又晕过去了。

对方的声音太低,张伟也没听清,他叫了那人几声,那人这次没有任何回应。

叫不醒人,又不能丢下不管,他把挂面袋系好放在了地下,然后伸手架住那人的胳膊,把人拖回了家。

幸好张伟住的单元楼已经不远了,而且正好他住一楼,把人拖回家扔在沙发上,张伟一通喘,同时心想,这人看起来挺瘦,份量还挺足,累死老子了!

张伟喘够了,这才有功夫看看自己救回来的人长啥模样。这一看不要紧,越看越觉得不是一般眼熟。操!张伟忍不住一拍大腿,这不是老子的脸吗?换句话说,这人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惊讶过后,张伟不禁猜测,这人会不会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同胞兄弟?且不说自己有没有,光论巧合,就太不可思议了。

又过了一会,张伟才从种种猜测中抽回思绪,给人拿了毛巾,又倒了一杯热水,人一直昏迷着,看不出什么不对。

张伟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决定如果人明早还不醒,就送他去医院。

然后他扒了对方一身湿衣服,把自己的海绵宝宝睡衣给对方穿上,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人拖回了自己房间盖好被子,这才消停下来。

对方的湿衣服就堆在客厅,张伟拿起来看了看,感觉衣服的款式很奇怪,白色打底,看起来像是制服,后背的位置有三个非常显眼的英文字母,URT。

而且衣服看着应该湿透了,但是用手摸,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难道这衣服是防水的不成?
张伟琢磨了一会,还是放弃了,转身钻进厨房给自己做饭。

还好电饭煲里还有点剩米饭,张伟切了葱花,打了鸡蛋,给自己做了份蛋炒饭。

吃过晚饭,张伟玩了会笔记本电脑,感觉困了,就拿着被子把自己往沙发上一卷,睡了。

心大的人啊!家里睡了一个陌生人,他也踏实的一觉睡到大天亮。



少中天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他脑子空茫了两秒,记忆里最后的画面瞬间回归。

冲天的火光,灼热的气浪扑面,有人声嘶力竭的喊:“队长!”

他猛地起身,只觉得胸口一痛,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

是了,他本该死在那场爆炸里,那是决战了,是可以划上句号,死了也可以安心闭眼的结局了。

可是现在他在哪?
少中天按住胸口,低咳几声,心中茫然,入目之处的摆设都告诉他,这是再普通不过的居民房。

他为什么会在这?

有人推门而入,少中天察觉动静猛地抬头,饶是他一向处变不惊,也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因为进来的青年和他长的一模一样!

张伟见他醒了,露出笑容,“嘿,兄弟你醒了,你是怎么搞成这样的,被人打劫了?要不我帮你报警,对了,你喝点粥吧?我看你虽然没什么大事,但是好像有点发烧啊!”

他完全没有面对陌生人,该有的陌生和尴尬,笑容满面像是面对相识多年的老友。

少中天等他说完,终于问道:“是你救了我?”

他只觉得这一切都不太合理,爆炸那么厉害,按理说他应该被炸的渣都不剩,退一步说就算他没死,也应该在基地的疗养室,而不是与一个和他长得一样的人共处一室,听对方滔滔不绝。

直到张伟把粥送到他手里,他才从迷惑的情绪中脱离出来,认真打量自己的救命恩人。

张伟搓了搓手,凑到少中天面前,“兄弟,我跟你打听个事。”

少中天看着他,“你说。”

“你有没有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兄弟,或者你爷你爸你叔你哥,有没有私生子之类的?”张伟摸着下巴问。

“……”少中天。

吃了两口,少中天抬头看着张伟,“谢谢你,救了我。”虽然这件事仔细想想,还是很离奇。

“你就吃这么点……是不是哪不舒服,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张伟接过他递过来的碗,“不用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何况这次连刀都不用拔,伸个手就行。”

少中天看着那个明明和自己有一样面孔,性格却完全不同的人,心中突然涌起微妙的感觉。

他轻轻摇头,“我没事,谢谢你。”

张伟把碗放进厨房,又绕了回来,“对了,兄弟我还没问你名字,你叫什么?”

少中天回答:“我叫少中天,你呢?”

“张伟。”张伟挠了挠头,“真是奇怪,为什么我们长的一样,我觉得你比我帅。这一定是错觉,错觉。”

少中天露出一丝笑意,张伟看着他,忍不住摸了摸下巴自语道:“头一次发现,我要是笑起来也挺好看。”

少中天低下头,摸了摸空荡荡的手腕,恐怕通讯器也在那场战斗中,灰飞烟灭了。

两个人又闲聊了两句,少中天提出要借用一下手机,张伟自然同意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少中天的错觉,他不提自己为什么会昏迷的原因,张伟从一开始提了一句以后,就自动避过这个话题,再也没有问过。

拨出熟记于心的号码,可是电话那头却只是传来一个是空号的回应。
少中天以为自己弄错了,又拨了一次,依旧是空号的回应。他握着手机,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张伟看他脸色不对,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了,打不通?”

少中天放弃了去拨北极雪的号码,又依次给其他几位队员兼好友打,结果全部都是空号。

少中天深吸了一口气,掀开被子就要下地。
张伟在一旁看事情不对,一把按住他的肩膀,“兄弟,你先别冲动,这到底出什么事了?”

“不该这样。”少中天喃喃自语。就算所有人都受了伤接不了电话,也不该是空号。

张伟看着少中天,只觉得对方漆黑的眼睛里,竟然有恐慌在蔓延。
他莫名的叹了口气,“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少中天沉默了片刻,“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回去。改天再登门道谢。”

张伟松开他,只觉得这人心里的防备和疏离是如此浓厚。
但是没什么不能理解,一半出自常理,一半是面前这人性格使然。

少中天掀开被子,脚刚沾了地,就觉得一阵眩晕,眼前一阵一阵发黑。

张伟抓住他的胳膊,让他重新坐下,
“你现在连站都站不稳,还想去哪?”
他蹲下身,把自己的问题重复了一遍,“你家在哪?我替你去通知你家人。”

“我不是坏人。”他的语气平和,像是在平铺直叙的解释,又像是在哄一个防备心过重的孩子,“你不用这么防备。”

少中天看着他,只觉得这个刚才嬉笑不停,毫无正经的人,眼睛里有一层云雾在翻涌,什么也看不透。

他垂下头,“我不是防备你,是怕你找不到他们……”
这话说的不明不白,张伟想了一会儿,还是理解不了。
“你还是在我家,多休息一阵吧!”

少中天想了想,“谢谢你。”

“瞧你,这一会儿功夫,都说多少声谢了。”张伟摇摇头,起身走了出去。

他走出卧室,坐在沙发上发了一会儿愣,依旧觉得自己有点莫名其妙。

少中天来历不明,在他家吃住,都需要钱,说不准还会给他带来麻烦。
但是偏偏,他就硬是上赶着,把这个可能是麻烦的人留下了,说出去谁信?

算了,算了,不想了。
他抓了抓头发,拿起茶几上的手机,给合伙开餐厅,也算是好友的艾草打了个电话。
告知对方一声,他今日有事不去了。

评论
热度 ( 5 )

© 一剑破万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