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破万法

七分精力写原创,三分时间写同人。

写哪算哪,高兴就好。

【跨剧脑洞】我想有个家

(三)

也不知道是不是张伟的错觉,他觉得小巷子变得特别漫长,突然只听女孩喝道:“小心,快趴下!”

耳边冷风划过,眼角余光就见一道白光飞快的闪过,还好他及时偏过头。

“喂!”这次女孩提醒晚了,他也躲晚了,他只感觉膝盖弯被人踢了一脚,他腿一痛啪嚓摔在了地上。

张伟来不及爬起来,忍不住扭头一看,只见那几个小混混已经追了上来,并且把他和女孩包围了。

“你们想做什么?”女孩冷冷的问:“冲我还是冲他来的?”

小混混们都不说话,张伟这才注意到他们每个人的眼睛看着都特别空,眼睛完全没有焦距。

但是女孩又是什么意思,他平日里并没有什么仇家,如果同样开餐厅的同行算的话,那着场面未免有点大。又不是杀父仇人,还用的着动刀。

他看着面前的一切,只觉得困惑无比。

女孩一甩肩上的包,“今天这事没法善了,你机灵点,能跑就跑。跑不了躲着点刀。”

张伟忍不住想,艾草到底给自己介绍的什么人啊!怎么一副混黑的架势?他倒还想再问,小混混明显已经包围过来要动手了。

就在这时,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明显感觉到,包围着他们的小混混瑟缩了一下。

然后还没等他否决这种感觉,小混混们全都抱头倒在地上,惨叫不止,仿佛突然集体得了头痛症。

一直镇定自若的女孩,也像见了鬼似的,面色一白,猛的扭头看向身后。

张伟好奇的顺着女孩的目光看了过去,凄清的月光下,黑暗的小巷转角有脚步声传来,紧接着一个人影出现在了月光下。

看着那张与自己如出一辙的脸庞,在月光下流露出淡漠疏离的气息,感觉到那个人身上让人无法忽略的气势,张伟忍不住惊讶的喊道:“小天,你怎么会在这?”

事后他再回想那个画面,依旧觉得一切就像一部电影的慢镜头。而出现的少中天,就是拉风登场的主角。

少中天看着他淡淡的回答,“我怕你喝醉了,回不来。还好,你出门的时候,告诉我你的位置。”

张伟点点头,忽略掉内心觉得不对劲的地方,“你来的正好,这几个人像是突然犯病了,刚才还要打劫我和苗小姐。”

少中天没说话,他在看那个女孩,女孩也在看他。两个人的气场相当诡异,无视了倒在地上的那一干混混,无视了他,无视远处喧嚣的环境,眼睛里只剩审视的彼此。

那种好像敌对的高手,在对峙的感觉太强烈,让他想误以为两个人看对眼了都不行。

女孩突然问道:“你们是亲兄弟?”她这话突兀又奇怪,看到他们相貌的人,恐怕都会这么认为。

几乎是同时,少中天开口,“那些人是冲你来的。”

同时说完话以后,两个人又开始沉默不言,四目相对。

张伟实在是受不了二人古怪的气氛,正要开口,就见女孩像是败下阵一般,叹了口气,“也许你是对的,是我连累张先生了。今晚对不住了。”

张伟摆摆手,“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就是我不明白,这……”

“那就这样了,张先生改天请你吃饭赔罪。”女孩打断了张伟的话,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他。

少中天却先一步接过名片,“你不应该接近他。”

女孩笑了笑,“话别说的那么绝对,说不定哪天你就需要我帮忙。”她一甩肩上的背包,“就算我帮不了你,也可以解解惑。”

“不必。”少中天依旧很冷淡。

女孩笑了一声,转身走了。“但愿。”

张伟从头看到尾,只觉得一切都像一出精彩的电影,敌对双方立场分明,而他只是一个一头雾水,被卷入其中的倒霉过路人。

“你好像很讨厌苗小姐?”

“充其量是警惕。”少中天看向张伟,声音没有了刚才的冷淡,反而是如水般沉稳平静。“我们回去吧!”

“啊?”张伟问道,“她有什么不对?”

“她很危险。”少中天说。

一脚就把一个大汉的蛋踢碎的女孩子,确实很危险,张伟默默叹了口气。

“那……他们?”他指了指那边躺尸在地的几个小混混。一般情况下,他会选择报警,但是这个夜晚的一切都明显那么不对劲,所以他选择询问少中天的意见。

“他们一会儿会醒,我们走吧!”少中天又说。

张伟看了他一眼,这个平日里安静如不谙世事的少年的人,在刚刚的那一刻,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咄咄逼人。

“小天啊!刚才那几个人……”张伟没憋住忍不住问道:“和你没关系吧?”

少中天淡淡道:“我不认识他们。”

张伟把手交叠在脑后,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瞧这架势根本就不想说。

可是转念一想,也许这事根本就没他想的那么玄乎,少中天就是什么都不知道呢?

他摇了摇头,把这事搁在了脑后。

回了家,张伟看着少中天整理茶几上散落的杂志,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不禁心疼的一拍大腿,“坏了!”

少中天看他一惊一乍,以为出了什么事,问道:“怎么了?”

张伟痛心疾首,“今天本来给你买了一袋山竹,结果忘在酒吧了。”

少中天喜欢山竹的事,也是张伟偶然发现的,于是他一直留心,想给对方买点。

在去酒吧的路上,正好看到一家新开的水果店,就去称了几斤,结果喝了点酒,就给忘了。

张伟一向节俭,这大概源自他是在孤儿院长大,节俭成了本能,这次丢了几十块的水果,他很肉痛。

当下化身祥林嫂,念叨:“我怎么给忘了?我真蠢,真蠢,真的特别蠢。”

少中天觉得有点好笑,他知道张伟一向很节俭,其实一开始他不太理解对方的节俭……或者说,他的烦恼一直停留在,面对各种有生命危险的任务这方面,以致于他几乎忘记,这世上绝大多数人,都需要去为吃饭穿衣发愁。

然而这样节俭到可以称之为吝啬的一个人,对他却总是这么大方。

他再不通世俗,也知道张伟对他真的很好,衣食住行样样精心,却从不提回报。这种好,绝对不能视为理所当然,只是让他很疑惑。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张伟一愣,也不在那cos祥林嫂了,他抬头看着少中天认真的神色,不自在的拍了拍衣服,“这不是……只要人人献出一点爱心,世界将会变得更加美好吗?我这是在为和谐社会做贡献!”瞎扯了一通,他也不管少中天信不信,转身进了浴室。

少中天自然是不信,只是眼神复杂的看着他。

张伟钻进浴室,发现自己根本没带换洗衣服,他想着坐在沙发上,静静注视他的少中天,难得感到尴尬。

那人年纪轻轻,看着总是心事重重,像是背负了千斤重担,可是有的时候,望过来的眼神,又是那么懵懂纯粹,像个刚刚入世的少年。

他想着自遇到少中天之后,他所做的种种违反自身性格的事情,心中也涌起难以说明的复杂情绪。

他这一生,害怕失去,却总是在失去。

记忆初始,就已经失去父母,在孤儿院长大。

这是他恐惧失去的起源……他觉得一无所有,只有牢牢掌控在手里的东西最可靠,比如钱。

长大以后,他不遗余力的追求,喜欢的女孩,也是怕失去。

可惜最后,都是失败。

后来,他有了朋友,很多朋友。
他从不向任何朋友倾诉,但他觉得和他们在一起他很高兴。
他也不用再担心失去。

可他还是觉得孤独,他就想有一个亲人,有一个家。

少中天的出现,让他觉得惊奇的同时,突然有些窃喜。

这个和他容貌如出一辙的人,让他觉得亲近,仿佛他就是他的亲人。
他想对他好,他实在太渴望一个亲人了。

但他明白,少中天总有一天会回到,他自己的亲人身边,到那时他们大概也只会是朋友。
或者说,从来都是朋友,只是他在单方面的做一个美梦。

是梦终究会醒。

张伟凝视着镜中的自己,经历了那件事之后,他的眉眼间,仿佛刻入了一种入骨的疲惫。
一个人的时候,他再也无法没心没肺,轻松嬉笑。

真希望这个梦,能晚一点结束。

评论
热度 ( 2 )

© 一剑破万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