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破万法

七分精力写原创,三分时间写同人。

写哪算哪,高兴就好。

【跨剧脑洞】我想有个家

(二)

少中天恢复的很快,三天之后他已经可以下床正常活动了。

张伟看他每天坐如针毡,忧虑不已,虽然不明白缘由,也被他感染的莫名焦虑,在他身体恢复后,立刻送他离开。

他拿了一套衣服给少中天,又塞了点钱给对方打车,他难得没有肉痛自己的财产损失,只是彻底舒了口气。

也并非是放松,只是觉得叹气更不合适。

然而他这口气刚抒发出去,门铃又响了,打开门,这人不是刚走的少中天又是谁。

“怎么了,打车钱不够?”张伟让人进来,关好门,见对方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少中天摇了摇头,“这不是我居住的城市。”

张伟点头,随后反应过来,什么意思?难不成这人还穿越了?

“怎么回事?”

少中天摇摇头,“我住a市,这里是s市。”

张伟还想问什么,但一看对方的样子还是忍住了。问什么呢?对方明显比自己还迷糊,自己又何必为了微茫的好奇心,给对方添堵。

“那你先在我家住下吧!”张伟拍了拍少中天的肩膀,“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少中天抬头看他,动了动嘴唇,“谢谢。”

少中天就这样在张伟家住下了,他的打算很简单,先找一份工作,挣够了路费,再回自己居住的城市。

说来也是可笑,少中天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为钱发愁过,再说他做的工作永远也不会缺钱。

然而现在走入社会,走入最平凡的人的生活,他才觉得无论是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活着,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张伟知道他的打算后,手一挥说,任你有万千本事,一样东西就能卡死你,来我的餐厅帮忙吧!到月我给你工资。

张伟说的太有道理,少中天竟觉得无言以对。因为他确实没有身份证,除了那身已经晾干的制服,他什么也没有。

这种一无所有的状态,让少中天的心底,有种难以言表的茫然和恐慌。

张伟的生活,并没有因为多了一个少中天,而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只是家里多了张嘴,上下班的路上,多了个伴。

少中天坚决不肯接受张伟借钱给他,先回家的办法。他再没了之前的,焦急万分,只是有种难以言喻的恐慌感,似乎是在下意识的躲避什么。

张伟干脆就把少中天,带到了自己开的餐厅,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确实是因为对方连身份证都没有,一方面是他觉得这个人身上还带着,少年人才有的不谙世事,心思纯净。

他把少中天带到店里那天,可让店里的人惊讶了好一阵,一个劲的感叹不愧是兄弟,好神奇。

张伟笑了一阵也没解释,之所以不说是双胞胎,是因为他和少中天整整差了十岁。

还是个孩子呀!
他不知为什么,突然有点得意和窃喜,仿若真的找回失散多年的弟弟。

少中天跟在炒菜师傅后面给他帮忙,本来还有一个打杂的小工在后面帮忙,但是小工有事不干了,少中天就顶了上去,他在后面帮忙摘菜。

张伟看他手脚生硬的样子,忍不住笑话他几句。
“一看你,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你家里是不是特别有钱?”

少中天抬头看他,笑了笑。
他这双手,干的最多的事,就是握枪。

师傅闲着的时候,也会和少中天聊两句,“哎,小天你和老板长的真是一模一样。你们兄弟俩失散多年,能再重逢,也是老天保佑!”

少中天同样笑笑不说话,他没有兄弟姐妹,母亲去世的早,父亲远在他乡,可能一生都难再见。
说起来也奇怪,他相处时间最多的人,就是他的队友,平素他也不喜欢多见陌生人。

可是和张伟在一起,他居然都没有过多的尴尬,反而十分轻松,仿佛真的找到失散多年的亲人。

就是不知道北极雪和其他朋友怎么样了?

少中天微微一叹,目光低垂。

日子就如同流水一般平静的过去了,有的时候张伟会觉得少中天这样的人,一定是在书香门第长大的,有着良好家庭的教育,但是肯定很少出来历练。

这样的人成长过程很幸福,但要是踏入社会肯定会吃苦头。 转念又一想,张伟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娘们了,自从遇到少中天以后,他的各种操心的念头就没断过。

不过有句话说的好,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在张伟心里文质彬彬不谙世事,需要好好照顾的少中天同学,在某个夜里让他好好的见识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那是星期五的晚上,甩手掌柜艾草打电话给他,约他聚聚。

张伟自然不会拒绝,他没有带少中天一起,一方面是他还不知道怎么和朋友说,关于少中天的事。朋友们可都知道他是孤儿,突然冒出个失散多年的兄弟,怎么听都不靠谱。另一方面是少中天的性格有些内向,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

到了常去的酒吧,艾草他们早就在包好的包厢里等他了。一进门就看见几个眼生的妹子,张伟向艾草看去,对方果然投过一个你懂的眼神。

热心的艾草姑娘,又再关心自己的终身大事,就是在某次自己提过想找女朋友以后,艾草就在各种聚会上给自己介绍妹子,这份心意自己领了,不过想想过去的经历……事情很难成。

一通鬼扯以后,大家就开始闹开了,艾草一屁股坐到张伟身旁,“最近你小子挺忙啊?一直都逮不到人。”

张伟笑了,“你个甩手掌柜也好意思说,我当然要紧盯着点餐厅,后半辈子就指望它活了。”

艾草嗤嗤一笑,给了他一胳膊肘,“出息!你才多大,想窝在小餐馆里过一辈子。”

张伟漫不经心,似乎有些疲惫,“快而立之年了,老了。”

艾草摆了摆手,也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看到那女孩了没?姐帮你相中的,要是看上了说说话,一会把人女孩送回家。主动点儿,快去!”说着一拍张伟的肩膀。

张伟一抬头,果然看到一眉清目秀的女孩,该怎么说呢!女孩样貌出众,可是眉宇之间有种难以言喻的锐气,他轻轻摇了摇头,这样的女孩,一看就是强势的御姐不适合他。

大概女孩是个敏感的人,又或者他的目光驻留在对方身上太久了,女孩回望了过来,微妙的与他对望了几眼后,露出了笑容。

狂欢结束后,张伟送女孩回家。
尽管他对女孩没意思,对方对他的态度也平平淡淡,但是做个朋友还是可以的。

他想着,又笑了。
他实在是变了太多,以前他从来不会想这么多,美丽的姑娘,总是值得追求。
合不合适,要相处过了才知道。

两个人出了酒吧,刚拐进一条偏僻的小巷子,迎面走来几个人就把他们堵住了。

如果不是气氛不对,张伟简直想笑,老天也闲着没事来帮他做媒。

莫名其妙的陷入危险,女孩倒是非常镇定,她一挑眉,打量了几个小混混几眼,“麻烦了。”

张伟搓了搓手,还行,应该勉强能撂倒俩,顺带让女孩先跑。

然而一动手,他就觉得不对劲,几个小混混不仅一句,要劫财劫色或者找茬的台词都没有,而且他们的力气大的有点变态。

他正掰着其中一人的胳膊僵持不下,另一个就从背后抱住了他的腰。

他心中叫糟,然后就听咣当一声,女孩一个过肩摔撂倒一个,然后断子绝孙脚一出,又踹飞一个。

张伟忍不住咋舌,几乎想要问她,是不是也姓胡?
姑娘,你真是条汉子!

女孩一个旋身,一拳打倒在拽着张伟胳膊的人,伸手拽了他一把,“走!”

太酷了!张伟在心底赞叹一声,给了身后那人一肘子,跟着女孩就是一阵狂跑。

评论
热度 ( 2 )

© 一剑破万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