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喵抛汪弃红尘

俗世一文渣,唯以变强自勉。

(人生苦短,热爱发糖,热爱产粮。然而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写出什么鬼东西来,关注须谨慎。)

【生而八苦】看不破


“你看,洛洛一点都不想你!”风火轮在耳边嘻嘻哈哈的嚷嚷。

霹雳火有点走神儿,他不介意,但不是不在乎。

想想最后一次见到洛洛,这小孩还哭着喊着说舍不得他们,好像还是昨天的事。

今日再见,就有点失落,孩子长大了,而你却没看到他怎么长大的。

风火轮还在兴奋的喊着,“洛洛长高了,你看他和我一样高了!”

龙卷风躺在一块巨石上,懒懒的翻了个白眼。“又不是你长高了,嚷嚷什么。”

风火轮立刻撇开洛洛,凑到龙卷风面前和他斗嘴。

冲击波远远的看着他们,叹了口气,“物是人非……洛洛在我们的时代结束之后回来,对他来说究竟是好还是坏。”

这句话启到了与超音速的破空寒冰砍,同样的作用。

空气仿佛一瞬间被一层冰霜冻结,大家都沉默了一瞬。

“也许是好事。”力霸天像一块沉默的巨石,此刻缓缓挪动,看向在场的伙伴。“要不然,还要和咱们做敌人。”

超音速一言不发,此刻冷冷的哼了一声,含义不明。

霹雳火把目光重新放在了洛洛身上,仔细的研究他还算英俊的小脸蛋,想从那上面看出点情绪来。

但是瞧了半天,他不得不叹息,什么都没看出来。

洛洛同样在享受着宿敌的嘲笑。

晶晶大笑着,有点夸张,几乎要把眼泪笑出来。

洛洛瞄着她,深沉的思索了好一会儿,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血海深仇。

都是一些琐碎的矛盾,可大可小,难以一笑泯恩仇,也不至于置对方于死地。

洛洛等了她一会儿,终于出声道:“就算你还是猛兽族的机战王,他们也死了。”

这话像一把刀,切断了肆意且苦涩的笑声。

晶晶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起身坐到了另一边的石阶上。

女孩子真是不讲道理。

洛洛自顾自躺下,手枕在脑后。

明明你先挑衅。

不过,不知道这次回来又会弄出什么幺蛾子,回去的方式会不会发生变化?
机车族有没有新任机战王?

想到这,他叹了口气。
老天就是会玩。

急先锋像一只欢快的小鹿,蹦跶了回来。

这个比喻还是洛洛以前提过的,霹雳火今天突然又想起来了。

虽然不知道小鹿是什么物种,但是霹雳火直觉很合适。

“兄弟们,你猜,我看到什么了?”
急先锋神秘兮兮的笑了。

除了刚开始死的时候,消沉和不适应了一阵,很快他就和风火轮一起,组成了吵闹二人组,到处溜达。

龙卷风漫不经心的搭腔,“看到了洛洛。”

急先锋一拍大腿,“你们都知道了!”

风火轮笑嘻嘻的,“谁让你到处乱跑,洛洛昨天就来了。”

急先锋兴奋了一会儿,有点遗憾,“可惜洛洛看不见咱们。”

“看不见好。”霹雳火听到自己出声,“小孩都怕鬼。”

急先锋想了一下,点点头,“还是霹雳火你想的周到,不愧是洛洛口中的老大妈。”

霹雳火笑意平静的踹了他一脚,示意对方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急先锋撇撇嘴,凑到龙卷风跟前,嘀嘀咕咕两句。

两个人没一会儿,又没影了。

心思纯粹就是好。
他这么想着,就听冲击波如是感叹。

今天是最后一天。

晶晶估算了一下时间,猛兽族的人,收到她的传唤,也该到了。

洛洛显然也知道,看了她一会儿,发现无话可说。

晶晶倒是主动开腔,“你昨天去见机车族的人了?”

洛洛点点头。

“这算什么,忠诚?”晶晶走到他身边,挨着他在石阶上坐下了。“你觉得他们会相信你?”

洛洛摇摇头,“我不需要。”

并非爱屋及乌,只是因为不需要,因为不在乎。

晶晶有些困惑,显然不能理解,他话语里的意思。

洛洛把玩着手里的吊坠,这是新种族机战王的新道具,与曾经的令牌有着同样的作用。

“我只是为他们种下一颗种子,如果,有一天他们需要的话,这颗种子就会生长成,一株救命稻草。”

晶晶终于有点明白,他的意思了,奇异的感觉,浮上心头,“看来,你对自己的智商很有信心?”

洛洛漫不经心的笑着,
“不,我是对自己足够了解这个游戏,有信心。”

他的目光遥远而漠然的凝视前方,片刻之后,他起身走向石壁边缘,松手把吊坠丢进了岩浆。

晶晶显然没有料到,他不给自己留后路的这么果断,一时竟然有些发愣。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你确定自己不会后悔?”

“也许,反正有人对我说过,优柔寡断随时会成为我最后一次抉择。”
他摊开空空的手掌,笑了。“我决定听他一次。”

“你说,洛洛这么做图啥。”风火轮挠挠头,把自己所见所闻说了一遍,很是没心没肺的下结论。
“反正咱们都死了。”

“能不能有点种族荣誉感,你还是不是机车族的?”
龙卷风随手照着他的头,来了一拳。
“你以为人一走,茶就凉了。”

风火轮摸了摸头,往后退,不服气道:“可咱们都死了,机车族又不是没洛洛就完蛋了。”

龙卷风语塞,悻悻收回手,
“唉……老实说,我也有点摸不透洛洛的心思了。”

急先锋显得有点闷闷不乐,“这有什么不明白的。”

大家都颇有些惊奇的望向他,就连闭着眼睛不动如山的超音速,也睁开了眼睛,向他投去视线。

“你们那是什么眼神?”急先锋腾地坐了起来,“就不允许我比你们先想明白。”

“不,我们就是太惊讶了。”霹雳火温言道:“你很聪明。”

急先锋这才满意,说:“如果这个世界对于洛洛来说只是游戏,其实他站在哪边都无所谓吧?重点在于,他把情感给了咱们。”

风火轮还是一头雾水,他望望其他人,谁都没有解释的意思。

超音速无喜无悲的评定,“他这是,看不破。”

“看不破的,恐怕不是他一个。”
霹雳火听到自己这般说。

看不破,放不下,都是执念。

随后,又是死一般的寂静。

【完】

评论
热度 ( 25 )

© 丢喵抛汪弃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