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喵抛汪弃红尘

俗世一文渣,唯以变强自勉。

(人生苦短,热爱发糖,热爱产粮。然而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写出什么鬼东西来,关注须谨慎。)

【老梗系列】段子(上)

过年的时候写的,忘了搬过来了。

 

【老梗系列之新机战王】(霹雳火视角/机车族篇)


“机战王,您要的情报我带来了,下一步……”
霹雳火语气平静中带着几分尊敬,只是多了几分疏离。

“按照计划行事。”坐在城墙上的优雅少年,回头,“为什么不叫我的名字,你这样太客气了。”

霹雳火后退一步,并不答话,沉默了一会儿,他告辞离开。

他不去管身后少年,探寻且具有深意的目光,快步离开。

他确定自己可以对新的机战王,保持足够的尊重和敬佩,但……有些东西,他已经毫无保留的交给了,那个笑容活泼,说话偶尔会噎死人的男孩,没办法再给别人了。

这一点,他对新的机战王有些歉意,但并不遗憾。

 

【老梗系列之新机战王】(暴龙神视角/猛兽族篇)


清冷的月光,照进空旷的走廊。

少女踱着步子,漫不经心,即使在思考问题时,她的面色也是冷如寒霜。

又是个性格古怪的女孩。
暴龙神站在走廊尽头,观察估量新的机战王。

又或者……这阴暗的城池,始终不会迎来阳光。

暴龙神在这一刻,突然想起了那个金发女孩,对方总是举手投足尽显狷狂,笑起来傲然张扬。

只可惜……可惜什么?

下一刻,他斩断未尽的念头,冷冷嘲笑上一刻的自己,转身走入月光照不到的地方,融入黑暗。

 

【老梗系列之新战士篇】(洛洛篇)

战士半跪在地,心悦诚服的感慨,“机战王,您简直料事如神,猛兽族那边果然上当了!”

语气兴奋,虽然极力压抑,但是还是有着年轻人特有的,跳脱与兴奋。

洛洛回头打量着,这个与霹雳火一点都不像的,时光之城新城主,神色有些恍然。

“哦,别叫我机战王了。”

年轻的城主,见机战王态度虽然不算冷淡,却也不见得有多激动,暗叹机战王果然是机战王,够沉得住气。

“那我叫您什么?您的名字是……”

“叫我过路人。”洛洛轻声说,“我不是你们的机战王,只不过是一个注定的过客。”

梦寐以求的穿越再次到来,迎来的却是物是人非的结局。

不,还不是结局,起码这场游戏……我还要替你们守住家园,即使你们都不在了。

他转过身,闭上眼睛,任凭晚风轻拂,散去面上所有惆怅,神色被坚定所取代。

 

【老梗系列之新战士篇】(晶晶篇)

“机战王大人,一切已经安排稳妥。”
站在晶晶面前的新战王,高大的身形,给人带来极大的压迫感,语气却是恰到好处的平和。

没有人看到过这位战王发怒,仿佛他天生是个没有负面情绪,且温柔的人。

但是,没有人不畏惧他。

晶晶曾亲眼看到,对他行礼的冰狼兽,身形微抖,眼底深藏畏惧。

随意的点了点头,晶晶摆摆手,“你下去吧!”

年轻的战王,退后一步,行礼,然后转身消失在了门口。

晶晶歪着身体,坐在宽大的王座之上。

幽暗的室内,掩藏了她所有的表情。

生死到头一场空,纵然强大也战胜不了时间。

晶晶确定自己并没有,可笑的想念。
如果真的有,那些家伙即使在地狱里,也不会忘记嘲笑她。

只不过觉得有些索然无味,特别无趣。

她起身审视着,身后这把象征着王权的椅子,我到底是为什么,还要再做一场荒诞的梦?

暴龙神,你来告诉我?

晶晶侧头看着远方,然后慢慢的走了下去。

在踏出门口时,她最后一次回头,却仿佛看到一个虚幻的影子,高大傲然,目光深透冰冷。

得到属于你的胜利,需要理由吗?

仿佛有谁这般回答。

晶晶定定的凝视了一会儿,勾唇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胜利,这大概是我唯一能够,去夺取的东西了吧?

除此之外,我一无所有,也什么都不需要。

她的步伐坚定,脊背笔直,一往无前。

 

评论
热度 ( 16 )

© 丢喵抛汪弃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