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喵抛汪弃红尘

俗世一文渣,唯以变强自勉。

(人生苦短,热爱发糖,热爱产粮。然而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写出什么鬼东西来,关注须谨慎。)

【奇迹暖暖】奇迹大陆的黑暗面之五 入骨相思

【奇迹大陆的黑暗面之五
入骨相思】

尼德霍格把洁洁云带回了自己的临时住所,门口的守卫有些惊讶,但并没有多看一眼,他挺了挺胸,站的笔直,以示自己的忠诚。

进了客厅之后,尼德霍格亲自去泡茶。

洁洁云有些不安的坐在沙发上,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项链。

她看着尼德霍格的动作,连忙起身,“总理……大人,我来吧!”

尼德霍格回头望着她,露出一丝微笑,“我可不想损失几个茶杯。”

洁洁云知道他这是在调侃自己笨手笨脚,脸顿时有些发红。

明明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她也不再是当年那个迷茫懵懂的洁洁云,可面对总理大人,还是会觉得手足无措。

尼德霍格泡好茶,坐在她的对面,想说什么,又觉得什么都不必说。

洁洁云之所以变成今天的模样,起码有一半的功劳要归功于他。

从他当年送洁洁云离开的时候,就已经有所预料。

洁洁云性格绵软,有一半原因在于她的天性,一半在于她身边的人,对她的包容与保护。

导致她入世不深,不识人间险恶。

尼德霍格对于莉莉丝王国的背叛,是他给洁洁云上的最深重的一课。

又或者说,与莉莉丝王国合演的背叛戏码,洁洁云只是这场政治交易的牺牲品。

他知道洁洁云将会面对什么,他可以不愧疚,不难过,却没办法不觉得沉重。

洁洁云双手接过茶杯,她低声说:“谢谢您……”

尼德霍格回过神来,看了她片刻,最终只是道:“今晚你在客房休息,明天我派人送你离开,这种地方不是你该来的。”
说完,起身打算离开。

洁洁云抬起头,看着他的背影。
“总理大人,如果当年……我选择留下,你会允许我留在你的身边吗?”

尼德霍格沉默了一瞬,“不会,你不适合。”

洁洁云虽然早有准备,但听到答案的时候,心还是瞬间沉了下去。

尼德霍格听着她急促的呼吸声,摇了摇头。

又哭了?
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他转身走出了客厅。

洁洁云却并没有哭,只是低着头,握紧了手里的茶杯。

三年前,她被送回莉莉丝王国,迎来了所有人的怀疑。

她被关在候审室里整整三个月,审查结束之后,她失去了工作。

日子并不好过,想要见尼德霍格的想法却越来越强烈,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还是想见对方,想的头都疼了,还是想不明白。

但她知道,很难,非常难。

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在旅途的路上。

心底一个小小的声音告诉她,只有变得更加优秀,才有机会见到那个人,才有机会站到那个人的身边。

路同样难走,她天性软弱笨拙,一路上不知道被欺骗了多少次,最危险的一次是她被一个男人拖进了树林,刀都已经贴在了她的脖颈上。

美丽的紫眸侠客救下了她,并且不厌其烦的传授给她防身的本领。

洁洁云发誓,她会用一生去铭记和感激那位女侠。

后来走过的地方多了,见的人多了,思考的也就多了,很多当年懵懵懂懂的事,也就看明白了。

她知道无论她如何努力,总理大人都不可能是总理大人了,但她可以走到他的身边,只要她变得足够优秀。

妈妈的幻影说,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就去争取。

洁洁云觉得为了这件事,她可以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努力。

夜色渐深,同一屋檐下的两个人,却是无眠。

尼德霍格看着窗外的夜色,脑子里想的一会儿是洁洁云从前那双,宛如碧波溪水清澈见底的瞳眸,一会儿对方在小巷里,仿佛有火焰在灼烧的坚定眼神。

他难得有些迷茫,竟分不清对于洁洁云,究竟是出于对纯真的孩子的怜爱与悲悯,还是真的有男女之间的情愫。

但无论是什么,他确实放不下洁洁云。

洁洁云倒是心思清明,甚至是前所未有的坚定与冷静。

她摘下自己的项链,握在掌心,抿了抿嘴唇。

第二日,洁洁云一早就告辞了。
她拒绝了尼德霍格派人送她离开的举动,只是说:“总理大人,洁洁云长大了。”

尼德霍格听着,从未在她口中听过的坚定语气,点点头,终究只是微笑。
“你确实,长大了。”

两个人短暂的偶遇之后,又是长久的分离。

尼德霍格并不觉得惆怅,只是在某个瞬间也会想。
倘若能将洁洁云留下……

念头转瞬即逝,他转身却发现茶几上,有一条白色的手绢,他走过去一看,不禁愣住了。

是洁洁云的项链,或者不能被称作项链,项链上的红绳被拿走了,只剩镶嵌着红豆的骨骰子,躺在手绢上。

这是云端几年前推出的一款项链,洁洁云还跟在他身边的时候,和他造访云端古城的时候买的。

只是洁洁云知道项链的含义之后,再也没戴过。

有一次他问起,洁洁云支支吾吾极为害羞的说,要有心里惦念的人,才会戴上。

至于项链的含义……他,当然也知道。

尼德霍格拿起了骰子,握在掌心,沉默了很久。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完】

评论
热度 ( 28 )

© 丢喵抛汪弃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