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喵抛汪弃红尘

俗世一文渣,唯以变强自勉。

(人生苦短,热爱发糖,热爱产粮。然而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写出什么鬼东西来,关注须谨慎。)

【狼烟烽火】人间苦(英雄+猎鹰1949衍生)

第三章

宝生请来的医生在燕小蝶出门后不久就到了,他是一个专门给道上的人看病的医生,保密程度绝对信得过。

孙四海的伤口已经被燕小蝶简单处理过了,医生到来之后给孙四海打了麻药,取出子弹,又重新包扎好伤口,打了消炎针开了几副西药,说了一下用药的注意事项,然后告辞离去。

燕小蝶回来的时候,医生正好已经被宝生送走了。

路上遇到的燕小蝶的时候,宝生跟她说了一声,也打算回家了。

“宝生,谢谢你了。”燕小蝶说,她和宝生其实并不熟,要是没有二胖,估计在这条街上也就是个点头交。

“没事,猫姐也帮过我很多次。”宝生静静的注视这个立于黑夜的年轻姑娘,他清楚的知道对方与他其实是同一种人,生于黑暗,长于黑暗,饱尝百苦,心态薄凉。
“我走了,猫姐。”

跟着这样的人,也不知道二胖会不会有个好结果?

宝生这样想着,却转身走了。

自己能不能有个好结果都不一定,有什么资格去担心别人?
他自嘲的笑了笑,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燕小蝶同样在打量这个置身于黑夜中的少年,白日里之所以想要置之不理,是她很清楚这个少年,同样有自己的生存规则,他才不会蠢到得罪不该得罪的人。

活在这样一个世道里,要是谁都像二胖那样又傻又善良,那可就……

她挑了挑唇,露出意味不明地笑,转身进了院子。

进了屋,二胖立刻迎了上来,“猫姐,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燕小蝶颇为好笑的看了他一眼,转而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昏睡不醒的孙四海,“他没事吧?”

二胖摇摇头,“没事,没事,医生说他不会有生命危险,不过得好好休养。”

燕小蝶点点头,“那就好,你歇着去吧!今晚我守着他。”

二胖挠挠头,“猫姐,其实我也能看着病人,要不你……”

“休息去吧!”燕小蝶坐到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我累的话,会叫你。”

二胖对她的话遵从已经成了本能,点了点头,“那猫姐,你别忘了叫我。”
说完生怕对方嫌他烦,一溜烟跑了。

燕小蝶摇摇头,真是个傻胖子。
她转头看向孙四海,这人估计得休养好一阵子,看来她的生意暂时要推掉了。

虽然这么想,燕小蝶却并不可惜。
如果她的猜想是真的,救这个人的价值,可要比做多少笔生意都划算。

夜尽天明,一夜没睡的燕双鹰执行了猎鹰计划之后,穿过小巷长街来到了联络点,见到了高进。

高进与他不过数日未见,却仿佛隔了数年。

“老板,我要泰山牌香烟。”

“楼上请,伙计盯着点。”

两个人压抑着激动的心情上了楼,然后再也不用克制内心的喜悦,用力的拥抱了彼此。

“老伙计,你瘦了。”燕双鹰扶着高进的胳膊,轻声说道。他绷着脸的时候很是渗人,然而笑起来的时候,却又如同日暖阳温柔和煦。

高进脸上也带着关切旳笑容,“你也是。”

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向里走。

“怎么样,一切顺利吗?”

“还好,就是想你们。”

高进上前一步,走到桌边给燕双鹰倒茶,“前几天四海来过,没呆一会就走了。哎,今天你怎么自己来了?”
低头倒茶的他,并没有发现燕双鹰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神色带了些许黯然。

燕双鹰接过高进递过来的茶,却怎么也喝不下去,想要苦笑却扯不动嘴角。
他缓缓放下茶碗,“兄弟们,除了四海,其他人都已经牺牲了。”

高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脚步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都,都牺牲了?那四海……”

“他还活着。”燕双鹰转过身注视着高进,“目前,我们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高进强压心中的悲意,将理智归于原位,“那行动要取消吗?”

燕双鹰摇头,神色肃穆,“就算只有一丝希望,我也不会放弃。”他缓声说道:“为了死去的同志,为了我们的信念,就算再难也要坚持下去。”

他注视着高进的眼睛,语气严厉,仿佛在宣誓,“我发誓一定要抓到老板,将潜伏在重庆的敌特一网打尽。”

高进重重的点了点头,接过燕双鹰从衣兜里掏出的纸条。

“这是新的行动计划,来不及等组织批复了,你把他交给二号,请他全力协助我。”

燕双鹰沉声嘱咐道:“还有,近些日子我们的联络要中断,待时机到了,我会马上恢复。”

“放心吧!”高进的声音带了一丝颤抖,因为压抑的悲伤,也因为对敌人的愤怒与仇恨。

燕双鹰认真的看着他,“我要走了。”他知道自己的这个计划风险很大,无异于赌命。

但是赌命游戏他玩过很多次,从来没有输过,他不怕死也随时准备好赴死,然而他并不想死,他死了,站在他面前的老伙计会更加的悲伤。

高进重重的拍了拍他的双臂,叹息一声,“老伙计,前路多艰,保重啊!”

“嗯。”燕双鹰应了一声,转身离去再未回头。

高进看着他消失在楼下,定定的站在原地良久。

燕双鹰在展开自己的新计划,给老板等人带来震撼和压力的时候,燕小蝶这边却很平静。

孙四海在快中午的时候苏醒了过来,看到燕小蝶带回来的字条,他心中踏实了不少。

一号不愧是一号,那么危险的境地,都能杀出一条血路,让敌人胆寒。

要是我们能像他这么厉害,其他兄弟大概就都不会死了。

这么想着,孙四海也觉得自己痴心妄想,要是全世界人都像一号这么厉害,就谁都不容易死了。

他在神游天外,二胖和燕小蝶两个人在外面聊天,说是聊天倒不如说燕小蝶一边练刀,一边听二胖说话。

“猫姐,我昨天睡过头了,不过你不是说要叫我吗?”

燕小蝶用很无辜很理所当然的语气说:“我忘了。行了,快中午了,去买点菜回来,我饿了。”
说着甩出一个钱包,扔给了二胖。

二胖手忙脚乱的接住钱包,刚想出门,就听燕小蝶嘱咐道,“对了,有伤员呢!买点补血的东西回来,比如猪肝红枣红糖之类的。”

二胖挠了挠头,“红糖不是女人坐月子时用的吗?”

燕小蝶眨了眨眼睛,“那你就看着买吧!最好再给我稍回几包糕点。”

二胖颇为汗颜的点了点头。

不知为什么,每次想起猫姐居然比我一个胖子吃的还多,就感觉好惭愧。

用猫姐的话说就是,你真是白长成一个胖子了,连我一个小姑娘吃的都比你多。

燕小蝶倒是没注意二胖那颇为纠结的小心思,她在对方出门后,就收了刀,进屋察看孙四海的情况。

屋外二人的对话,孙四海听得清楚,他有些失笑。

燕小蝶走了进来,看他精神不错,便扶他起身,然后倒了杯水递给他,“喝水吗?”

孙四海接过水杯,轻声说道:“谢谢。”

燕小蝶坐到桌前,捻了一块盘子里的糕点,放进嘴里。“不用客气,反正昨晚就是顺路。”

孙四海仔细的打量着她,看她举止,此刻倒真的很符合一个小姑娘的行为,忍不住苦笑一声。

莫名觉得挫败,他同样是身经百战的战士,然而不说跟一号相比,就是和面前的小姑娘比,都弱小的像个孩子。

燕小蝶感觉面前的人情绪似乎很低落,于是出言安慰道:“心情不好吗?要不吃点东西?”

孙四海完全不觉得心情不好和吃东西有什么关系,但是他能察觉出对方的好意,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对了,还不知道姑娘叫什么名字?”

“野猫。”燕小蝶回答道。

孙四海感觉这个名字真的挺古怪,或者说这并不是一个名字,更像是一个绰号。
不过一想到对方昨晚在树林里展现出的,比猫还要轻灵敏捷的身手,又觉得这个绰号名副其实。

燕小蝶看着对方的神色,笑了笑,“觉得我的名字很古怪吗?其实我师父的名字,比我的更难听。”

孙四海忍不住去猜测这个更难听,到底难听到什么程度。

取个贱名好养活,这一点孙四海也深有体会,但是还没有哪家父母会给女儿取名叫野猫。

“他叫野鬼。”燕小蝶说。

孙四海露出惊讶的神色,燕小蝶脸上划过一闪而逝的怅然,随后她若无其事的起身,“二胖这个磨蹭鬼,怎么还不回来,我都快饿死了。”

“人哪有这么容易饿死?”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带着些许笑意的调侃,“要是都这么容易饿死,我这个昨晚到现在都没吃饭的,岂不已经是只鬼了。”

孙四海一听这个声音立刻激动了起来,他死死地盯着门口,双拳紧握。

院门口站着一个人,正是终于抽出时间来见孙四海的燕双鹰。

“一号!”孙四海看着他,眼眶发红,激动得手都在颤抖。
不过一晚上没见,感觉就像隔了一辈子。
“你没事,太好了。”

燕双鹰心中的激动丝毫不亚于孙四海,但他却表现得很平静,只是微笑着坐到了孙四海床边,“好了,我能有什么事?躺在床上的又不是我。”
他轻轻的吁了口气,关切的问道:“伤怎么样了?”

孙四海连忙道:“我没事,就是……就是其他兄弟……”他的神色黯然,眼神充满了悲苦。

燕双鹰亦是想要叹息,然而他终究只是抬头看向燕小蝶,“别难过了,你还能坐在这和我说话,都要感谢野猫小姐。”

燕小蝶颇为不自在的摆了摆手,“从昨晚到现在你们都说了多少声谢谢了,搞得我这么厚脸皮的人都不好意思了。你们聊吧!”说着退出了门外,关上了门。

听着燕小蝶在门外嘟囔快饿死的声音越来越远,知道对方已经离开,燕双鹰微微一笑,“到底是个孩子。”

孙四海看着门口,“她的身手实在强的,不符合她的年纪。”

“这倒是真的。”燕双鹰眸光微垂,“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还在爹娘身边。”

孙四海正想说什么,就听燕双鹰转了话题,“你做的很好,就算身份已经暴露,我也不打算放弃最后一丝希望。”

孙四海实在想不透对方还有什么计划,能够扭转这已经是死局的局面。
“一号,你想怎么做?对了,你昨晚去了清水湾,你究竟是怎么……”

“是怎么活着从那里走出来的?”燕双鹰补充完孙四海想说的话,淡淡道:“我杀光了,留下来以为能杀死我的,所有杀手。”

饶是已经猜到是这样,孙四海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一号,你真的很可怕,丝毫不愧对‘半人半鬼,神枪第一’这个称号。

燕双鹰已经习惯了别人这样看他的眼神,更何况孙四海只是纯粹的惊叹,所以他毫不在意,而是将交给高进的计划,又重新给孙四海讲了一遍。

孙四海听完,惊叹之余,很坚定的说:“我相信你,一号。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燕双鹰拍了拍孙四海的肩膀,看着对方苍白的脸色,他微笑道:“你好好养伤,好了以后,有你忙的。”

孙四海点了点头,“嗯。”

燕双鹰走出门,就看到小姑娘和小胖子在大门口说话,他微微一笑走上前。

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小胖子看他的眼神说不出的古怪,像是畏惧又不是纯粹的畏惧。

“为什么这么看着我?”燕双鹰笑得很和气,“难道我长的像你的亲人。”

二胖摇了摇头,收回了目光。

燕小蝶推了二胖一把,“做饭去!”

他连忙哦哦了两声,进了厨房。

“你要走吗?”燕小蝶笑眯眯的看着他。

“是的,还有什么事吗?”燕双鹰也看着她,依然是温和的笑意。

“没什么事,就是想留你吃顿饭,让你重回人间。”燕小蝶摊摊手,略带几分调侃。

燕双鹰想了想,随后笑道:“这等好意,我自然不能拒绝。”

且不去提,在十六号公馆等待燕双鹰的赵雅琴,以及已经离开十六号公馆,接到老板要见她本人消息的林玉仙。

二胖这边已经做好了饭,燕双鹰洗了手正准备上桌,就见二胖端着一碗香气四溢的米粥,溜出了厨房。

燕双鹰摇摇头,有点无奈,“我怎么觉得,他好像特别怕我?”

“他是去给伤员送饭了,不用理他。”燕小蝶擦干手,毫无愧疚感的出卖二胖,“不过,他确实很怕你。”

“为什么?”燕双鹰是真的有点疑惑,他好像并没有在那个孩子面前杀过人,或者做了其他让人感到恐惧的事。
“我还以为自己长得和蔼可亲。”

燕小蝶直接笑了出来,“你真是一个有自信的人,咳咳,吃饭吧!”
说着,两个人一前一后入了座,正好面对面。

二胖的手艺确实不错,就和燕小蝶的身手一样,远超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水平,不过乱世之中,有一句话说得很好,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毕竟燕小蝶和二胖,都不像是富裕人家娇养出来的。

“好吃吗?”燕小蝶问。

燕双鹰夹了一筷子兔肉,答道:“好吃,这孩子的手艺不错。”

“我当初就是看中他会做饭这点,才把他带在身边。”燕小蝶也抬手夹菜,语气里带了点伯乐发现千里马的得意,“以后他就算不跟着我,做了厨子也饿不死。”

燕双鹰心情很好的带了点笑容,“你们不是姐弟?”

“不是。”燕小蝶埋头苦吃,已经下去半碗饭半盘子菜了。“我们是在北平,现在该说北京了,在北京认识的。”

“你的父母呢?”燕双鹰也低头扒了一口饭。

燕小蝶动作一顿,随后用若无其事的语气回答,“都去世了。”

燕双鹰抬头看着她,沉默了片刻,“对不起。”

燕小蝶也抬头看他,“没什么对不起的。生者有生者的幸福,死者也有死者的安宁。”

她微微一笑,“咱们这些活着的人,再如何哭喊,也不可能再从地下把他们刨出来救活,不如活得快乐一点,让他们放心。”

“为什么对我说这些?”燕双鹰问道,他的神情肃穆而平静。

“感觉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燕小蝶起身给自己添了一碗饭,“而且联想昨晚清水湾的事,你失去那么多朋友,肯定很难过,所以特意开导你。”

“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好点,是不是觉得我特别热心特别善良。”燕小蝶说前几句还挺正经挺像那么回事,到了后面完全一副‘我是个大好人,你快夸奖我’的模样。

燕双鹰本来染上几分肃穆与苍凉的心情,一下子又被弄得哭笑不得。

“这么说,我还真得好好谢谢你了。”燕双鹰再度露出笑容,“你是一个很好的朋友,如果说昨晚我只是感谢你救了孙四海,那么此刻我很高兴认识你。”

燕双鹰与燕小蝶愉快的度过了两个小时的时光,就告辞离开了。
他还要准备去见一个人,一个对他的计划非常重要的人。

送走了燕双鹰,燕小蝶关上大门以后,笑眯眯的看着缩头缩脑出现在厨房门口的二胖,“饭菜都凉了,你就这么怕他?”

二胖低头,“猫姐,你要是保证不打我,不骂我是神棍,我就告诉你理由。”

“还学会讨价还价了。”燕小蝶朝他走去,做出狞笑的表情,“搞得我真的有点想揍你了。”

二胖连忙往后退,“猫姐,猫姐,我说,我说,你别动手。”

燕小蝶啪的一声把厨房的门关上了,“出息!把菜热热,再焖点饭,程大哥也太能吃了,我都没吃饱。”

二胖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几乎要为燕双鹰喊冤了。
猫姐,你真的好意思,睁着眼睛说别人太能吃了吗?

然后他乖乖的按照燕小蝶的吩咐,准备去焖饭了。

“猫姐,我感觉你对那位程先生好热情。”二胖一边淘米,一边问道。

燕小蝶单手拄着下巴,明亮的双眸划过迷茫,随后她说道:“也许就是觉得亲近吧!如果我哥还活着,年纪应该也和他差不多。”

二胖回头,“可我觉得……”他吞吞吐吐的,似乎有点不知道该不该往下说。

“你想说什么?”燕小蝶看着他,“又想拿出你做神棍那会儿,那一套说辞。”

“神棍是我师父,我就是跟他混口饭吃。”二胖挠了挠头,“不过我看那位程先生,身上杀气比你还重,估计……”说着他似模似样的摇了摇头,“我看他这个人,命硬,但是缘浅。”

燕小蝶来了兴趣,“说的好像沾点边,命硬我懂,那个缘浅又怎么说?是指他的爱情?”

二胖摇头,跟得道高人附了体似的,表情特深沉,连他师父挂在嘴上的口头禅,都说了出来,“非也,非也,缘浅是指他所有的感情,亲情,爱情,友情。有他这样命格的人,差不多都是天煞孤星,不怪别人命太软,只能说他这样的人命太硬。”

燕小蝶也不知道信还是没信,起身拍了他的脑门一下,“行了,别神神叨叨的了,快去做饭。”

二胖特委屈的眨了眨眼,不过没敢多说,老老实实做饭去了。

评论
热度 ( 2 )

© 丢喵抛汪弃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