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喵抛汪弃红尘

俗世一文渣,唯以变强自勉。

(人生苦短,热爱发糖,热爱产粮。然而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写出什么鬼东西来,关注须谨慎。)

【狼烟烽火】人间苦(英雄+猎鹰1949)

第四章

夜幕降临,城市内灯火阑珊,燕双鹰准时出现在喜乐门大酒店,门外灯火辉煌,门内乐声不断。
他在门外停留了片刻,然后快步走了进去。

燕双鹰沿着楼梯上了二楼,他刚想找个座位坐下,目光却无意间落在了门口。

这一看就让他微微一愣,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西装女孩子,对方虽然把头发收进了帽子里,但是男女体型上的差距还是非常明显的。

这个女孩子不是别人,正是燕双鹰中午才见过的燕小蝶。

她怎么会在这?
燕双鹰疑惑的蹙了蹙眉,转身走向另一边空着的座位,坐下之后他依旧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对方,而对方却很难发现他。

燕小蝶确实没有发现他,对方慢慢上了楼,就被一个男子指引着进了另一个方向的包间。

燕双鹰虽然很疑惑也有些好奇,但是目前还有更重要的事在等着他去做,所以在燕小蝶进了包间以后,他也收回了注意力。

服务生很快就注意到一人独坐的他,立刻面带微笑上前,“先生,请问您喝点什么?”

燕双鹰回答得很干脆,“啤酒。”

“好的,您稍等。”

服务生离开之后,燕双鹰起身环视着四周,很快他就锁定了目标,目光落在了一个灰衣男子身上。

找到目标之后,燕双鹰观察了对方片刻,然后不动声色的重新坐下。

服务生动作很快,端来了啤酒,“先生,您的啤酒。”

“谢谢。”燕双鹰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再度起身离开了原位,拐向了通往洗手间的过道。

几分钟后,他看了看表,走向自己刚刚坐的位置,拿起桌上的泰山牌香烟,走出了喜乐门。

且不去提燕双鹰这边的情况,燕小蝶进入包间后,里面有一个人正在等她。

引她来的男子朝里面的人点点头,悄声无息的退了出去。

包厢内灯光幽暗迷离,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几乎隐匿于暗色之中,他身形魁梧,目光中流露出上位者的压迫,周身气质又有江湖草莽的狠厉。

燕小蝶打量了房间一眼,笑眯眯的打招呼,“好久不见了,霍老大。”

霍杰静静的注视着燕小蝶片刻,开口道:“请坐。”

咖啡色的沙发坐上去很舒服,燕小蝶惬意的感叹道:“有钱人就是会享受,这沙发可真是太舒服了。”

随后燕小蝶的视线转向男人,笑眯眯的开口,“不知道霍老大大晚上的把我提溜过来,所为何事?”

霍杰打量她许久,说道:“我和你师父,也有好些年头没见了。”

燕小蝶看着桌上摆着的水果,“是呀!师父他老人家,很想念您。”

霍杰笑了一声,惯来狠厉的神色在灯光下柔和了几分,“想吃就吃吧!你就这一点没变。”他的语气略带感慨和怀念,“当年你还是那么小一个小女娃,现在也成大姑娘了。”

燕小蝶拿起一个橘子,笑眯眯的扒开皮,“多谢霍老大。岁月催人老,想不长大也不行。说起来,如常今年也有七岁了吧?第一次见霍老大那年,他还是个小婴儿。”

“正好七岁。”霍杰提到儿子脸上浮现出一点笑意,只是这笑很快就被凝重所取代。

燕小蝶观察着他的神色,见此心中微微一动,“事情和如常有关?”

霍杰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喟然道:“我这一辈子血雨腥风,手上的人命有多少,自己都记不清。要是哪天死了,也在预料之中。”

燕小蝶一听这话,颇有几分留遗言的意思,但是为什么?
她怎么看,都不觉得对方现在已经穷途末路。
她放下橘子,抬头看着男人,“霍老大何出此言?”

霍杰哼笑了一声,语气转冷,“我身边有了麻烦,内鬼也是颇多,但有些事该做还得做。我最放不下的,就是如常和锦玉。”

燕小蝶点点头,放不下家人很正常,但是这种托孤的架势实在很奇怪。
退一万步说,就算真的托孤,她也不是最合适的人选。那么多手下亲信,总比一个没见过几次面的老朋友的徒弟,要可靠的多。

想来想去,燕小蝶还是觉得很奇怪,她只好顺着对方的话继续问道:“那霍老大想要我做什么?”

“在关键时刻,保他们一命。”霍杰郑重的说道。

登云旅社

燕双鹰刚一进旅店的门,就迎上了等待他的赵雅琴。

“怎么样,一切顺利吗?”赵雅琴关切的问道。

燕双鹰点点头,和她走进了房间,直到赵雅琴关好门,他才道:“我怎么觉得,你很不安。”虽然是疑问句,他的语气却很肯定。

赵雅琴叹了口气,坐在床上,“我只担心你,万一……”

燕双鹰笑了笑,“我是去见五号情报员,又不是去闯什么刀山火海。”他转而坐到了桌前,“不过……”

“不过什么?”赵雅琴连忙问道。

“我碰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燕双鹰淡淡说道,眼底依然有疑惑留存。“野猫,也就是救了孙四海的那个小姑娘。”

赵雅琴惊讶的看着他,“你是说她跟踪你?”

燕双鹰摇了摇头,“确实是个巧合,看她的样子,也是和人约好了见面。”

赵雅琴松了一口气,“那你……”

“纯粹觉得疑惑吧!”燕双鹰笑了笑,起身脱下了身上的黑皮大衣,挂在了衣架上。“我和很多人打过交道,因为成长的经历,也因为面对的任务,观察一个人对我对我身边的人,是否存在威胁,有什么样的个性,做出什么样的举动,已经成了一种本能。”

赵雅琴幽幽的道:“就像你对林玉仙,你说过她是一个很难对人敞开心扉的人,但我看她对你真是死心塌地。”

燕双鹰听到她提林玉仙这一茬,微愣片刻,回头笑道:“怎么又扯到她身上了?”

赵雅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再提林玉仙,“那你觉得那个小姑娘是什么样的人?”

“我有点看不透她。”燕双鹰从大衣兜里,拿出那包泰山牌香烟,重新坐回桌前。

“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说,你看不透一个人。”赵雅琴语气里流露出一点惊讶,自她认识对方以来,这个男人对敌对己,都观察的相当透彻,他说这已经是一种本能,赵雅琴觉得,不如说这是一种可怕的本领。

“我没有和她交过手,对她的身手了解得并不透彻。”燕双鹰回忆着与燕小蝶几次接触下来的情景,“但是能够看出,她曾经也经历过非常严苛的训练,不过她既不像特工,也不像军人。我一直觉得,她救孙四海,有自己的目的。”

赵雅琴从床上站了起来,“我都被你弄糊涂了,听你分析,那个小姑娘倒不像是朋友,而是敌人了?”

“有目的并不是敌人,没有目的也未必是朋友。”燕双鹰回头看了赵雅琴一眼,“好了,这事你也不必介怀,目前来看,她的目的与我们目的没有任何冲突。”

“她是一个不错的朋友。希望我们彼此的目的,能一直没有冲突下去。”燕双鹰叹息了一声,低下头打开了自己手中的香烟。

赵雅琴越发困惑的看着他,“你似乎对她很特别?”

她能看得出燕双鹰是一个非常懂得隐藏自己感情和情绪的人,她总是在猜对方对她或是对林玉仙,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

但是总是雾里看花,猜不透,看不明,得出的结论,总是自己以为的,然而对不对,当事人却从来不给答案。

他同样也是一个非常果断的人,从来不会说希望另一个人如何如何,他的内心早已有了答案,一旦对方背叛了他投入或浅或深的感情时,他亦会毫不留情的摒弃。

“也许吧!”燕双鹰抬头,“我只是觉得她有点像我的妹妹。如果我妹妹还活着,也该有她这么大了。”

听到最后一句话,赵雅琴咽下了口中的问题,在心里叹息原来如此。

燕双鹰拿出烟,打开卷着的纸条,里面的消息果然不出他所料。
他拿起打火机,将纸条毁尸灭迹。

赵雅琴走到他身旁,“怎么样?”

燕双鹰起身走到柜前,拿出自己黑色背包,意味深长说:“早在我的预料之中,今天夜里我们会有客人。”

林玉仙的深夜到访,有点出乎燕双鹰的预料,看着对方关好门,他低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说着两人一起走到窗前察看外面的动静。

“放心吧!没有尾巴。”林玉仙自信满满的说道。

“你确定?”燕双鹰可以百分之百确定林玉仙一定会被跟踪,并不是他小瞧对方的本事,而是他决不能低估了老板的狡猾。

林玉仙表达了老板想要讲和的意思,燕双鹰却是在心中冷笑,他绝不相信那个狡猾多疑的老板,会如此的轻言相信和妥协。

赵雅琴也怕他再固执下去,陷入更危险的境地,连忙劝道:“她说得对,这个时候不能再意气用事了。悲剧已经发生,血流得够多了。昨夜在废墟,你杀死了孟海马和那些枪手,也算是替兄弟们报仇了。现在既然他们已经知错了,你何必冒生命危险,令悲剧重演呢?”

两个女人的好意,燕双鹰心里很清楚,他转身淡声道:“你们太天真也太轻信了,你们以为老板,真的会放过我。”
赵雅琴张口欲争辩,却又把话咽了回去。

“这是他亲口说的。”林玉仙信誓旦旦的回答。

燕双鹰几乎要为她们两个人的天真而叹息,但他又觉得,并不是每个人都尝过轻信之后的惨痛代价,并不是每个人成长的过程都会被危险和黑暗洗礼,他实在没有必要苛求别人和他一样,所以他只是冷笑了一声,“事实会让你们清醒起来的。”



燕小蝶离开喜乐门时,已经接近午夜,她手里拿着一个食盒,里面放着非常精美可口的点心,她的大衣兜里装着一笔数目不算小的钱款。

点心是给她的,钱也是给她的,这是感谢,亦是报酬。

燕小蝶拿着并不觉得心虚,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她既然答应了,就会拼尽全力去做。

只是此刻她站在歌舞升平的街上,想着那个对自己命运,恐怕还一无所知的孩子,心中颇觉萧索。

算了,想太多也没用。

在街上停顿了片刻,燕小蝶上了末班的电车。

回家的路上,她依然要穿过那条没有灯火的小巷,黑暗已经不再让她感到恐惧,只是此刻她有一种很微妙的感受。

第三次回头,发现身后什么都没有,她难得不太高兴的皱了皱眉。
“疑神疑鬼不是个好习惯。”她自言自语了一句,推开了自家院门。

屋里的灯还亮着,不太明亮,只是一盏台灯。

出乎她预料的是,不仅二胖没睡,孙四海也很清醒的靠在床头和二胖聊天,听见她回来的动静,二人才终止了闲聊。

“你们怎么还不休息?”燕小蝶眨了眨眼睛,随手把那个做工精致的食盒放在了桌上。

“尤其是你,孙大哥,伤员就应该好好休息。”

孙四海的脸上依旧不见半分血色,他笑了笑,“你一个小姑娘也不应该这么晚才回来,我和二胖不放心你。”

“我能有什么事,我又不是小孩,只是和人谈笔生意。”燕小蝶看着刚刚跑到厨房,端来一碗热腾腾的面条的二胖,立刻很欣慰的摸了摸对方的头,“真是乖孩子!下次就不用等我了,我听说小孩晚睡会长不高。”说着她很得意的展示着自己比二胖高的优势,语重心长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二胖不太高兴的说:“猫姐,我比你小,长大以后肯定会比你高。”

“长高没问题,但是要是比我高就揍你。”燕小蝶接过面碗,很不讲理的说道。

二胖一听,整张脸皱的像个苦瓜。“这也要挨揍,太不公平了。”

孙四海扑哧一声,被这两个孩子逗笑了,不过马上他就按住隐隐作痛的伤口,不敢再笑。
为了引开注意力,他问起了另一个问题。

“野猫姑娘,你是做什么的?”

燕小蝶抬起头,“我的职业就类似赏金猎人,别人给我钱,我就去做一些他们不能做,或是做不到,或者不敢做的事。”

孙四海皱眉道:“包括杀人?”

二胖闻言立刻挺直了背,燕小蝶倒没什么特别的反应,“恰恰相反,一般情况下我不接杀人的活,我又不是杀手,也做不成杀手。”

她吃得很快,一碗面已经见了底,她笑眯眯的把碗塞到二胖手里,“大厨,再来一碗。”

二胖做了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乖乖的去厨房盛面了,去的路上还在想,幸好我够机智的煮了一锅。

屋里就剩孙四海和燕小蝶了,气氛有些微妙,孙四海不禁有些后悔,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会脱口就问出了那样一句话。

燕小蝶单手托腮,看着尴尬的孙四海,笑眯眯的说:“孙大哥,你不用介意,其实见到我那么不留情面的杀人,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很正常。尤其是我……”她顿了一下,思索道:“看着还很年轻。”

孙四海闻言神色更加尴尬了,“是我不识好歹了,姑娘明明救了我的命。”

“这没什么。其实有的时候,很多事情会超出一个人的掌控,救人也好杀人也好……”燕小蝶目光幽暗而迷离。

孙四海疑惑的看着她,燕小蝶回过神来笑了笑,“杀人,有的时候是一种必须要用的手段,和愿不愿意的关系不大。”她摇了摇头,起身道,“好端端的,我对你说这些没用的做什么。孙大哥,你早些休息吧!”

孙四海看着她消失在门口的身影,不知为什么,叹了口气。

燕小蝶一走出门,正好看到二胖端着碗从厨房走出来。

“你也早点睡吧!”她接过碗这么说,二胖点点头,“猫姐,你也是。”
吃过两碗面以后,燕小蝶并没有乖乖回屋睡觉,反而坐在院里的秋千架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荡着。

深夜荡秋千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但是燕小蝶偏偏就在干这样奇怪的事。
月亮被乌云罩住,夜色仿若又暗了几分。

一个黑衣人出现在了燕小蝶的家门口,他警惕环视了四周一圈,确定没有人,这才几步跃上墙头。

院子里头静悄悄的,屋里也不见丝毫灯火,可以确定屋里的人已经睡了。
然后他跃下墙头,径直向坐在秋千架上的燕小蝶走去。

两个人在黑夜之中对视着,片刻之后黑衣人开口,“你在等我。”

“没错。”燕小蝶勾唇一笑,笑中并无善意。“我就说,不可能是我疑神疑鬼,你应该是影子?”

影子并不是一个人的名字,而是一群人的代号,燕小蝶在以前生活过的地方,也见过一两个影子。

无名无姓,善于隐藏,负责打探消息,送信之类的任务。

影子开口:“是。”

“我知道你的来意,但是你来找我毫无意义。”燕小蝶的一双眼睛亮如星子,她轻轻地坐在秋千上晃了两下,“我已经很久没见到我师父了。”

影子不需要对自己的任务做出评价,他只需要遵循命令去做就可以,何况他并不是为了齐君墨而来。
他摇头,“我的任务是向你传达一个消息,保护霍杰。”

燕小蝶脸上的笑容凝滞了片刻,“你们都该知道,我并不是齐家人,也就是说,我没有义务接受你们发布的任务。”

影子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封,“不是任务,是生意,这是给你的。”

燕小蝶接过了信封,拆开看了看,里面有一张支票,还有折好的信纸。
她随手把支票放在了大腿上,拆开信纸看了一会儿,然后才抬头看着已经隐于暗处的影子。

燕小蝶从秋千架上站起,说:“这笔生意我接了。”

影子无声无息的退离,院子里又剩下了燕小蝶一人。

“这重庆的水,真是越来越浑了。”

月色朦胧,夜袭,变成了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燕双鹰站在最后一个杀手面前,看着对方惊恐的神色,淡漠的开了口,“你放心,我不会打你的心脏。我会让你慢慢的死,一点点儿的死,让你清清楚楚的感觉到每一分痛苦。”

说完就是一枪。

“啊!”杀手痛苦惊恐的捂住伤口,惊惶的看着燕双鹰,仿若在看一个魔鬼。

“再问你一遍,是谁让你来杀我的。”
燕双鹰用一种毫无感情的语气问道。
“别再打了!”杀手连忙说道,“是张保之。”

此话一出,身边的两个女人都神色微变,林玉仙甚至深吸了一口气。

“他住在什么地方?”燕双鹰不为所动的继续问。

“我不知道!”杀手无比惶恐的回答,生怕对方不相信,“我真的不知道。”

“他怎么与你联络?”好在燕双鹰并没有怀疑他的回答,只是又问了另一个问题。

“通过联络点。”杀手心中稍安,赶紧回答。

“联络点在什么地方?”

“合顺桥柳条巷九号,春意麻将馆。”
杀手绝对不会想到,这是他人生的最后一句话。

“非常好,谢谢你。”

燕双鹰缓缓举枪,了结了杀手的性命。

他微微侧头,看到赵雅琴双目紧闭,林玉仙则是死死的盯着杀手,但是两个女人都不同程度的表达了一个意思,他太狠了。

“即使我不杀他,张保之也会动手,不是吗?”

燕双鹰讽刺的一笑,眼底冰寒一片。
“只是这种死法太难看了。”

林玉仙心中升起一点怒气,她盯着燕双鹰,咬牙一字一句的说:“你是个不折不扣的冷血动物。”

“想想他们是怎么对待,我手下那些弟兄的。”燕双鹰的声音转冷,仿若从幽冥中迸出。“杀人者,人恒杀之。都该有这样的觉悟,比如我。”

林玉仙无言的叹了口气。

“走吧!”燕双鹰对一直沉默无言的赵雅琴说道:“天就要亮了。”

评论
热度 ( 3 )

© 丢喵抛汪弃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