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喵抛汪弃红尘

俗世一文渣,唯以变强自勉。

(人生苦短,热爱发糖,热爱产粮。然而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写出什么鬼东西来,关注须谨慎。)

【狼烟烽火】人间苦(英雄+猎鹰1949)

第七章(修)

景标带着如常穿过大街小巷,在夜色里仓皇奔逃,身后的喊杀声尾随而至。

不知不觉中他们跑进了一条死胡同,景标赶紧拉着如常往回跑。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方五桥带着一帮人,冷笑着堵住了胡同口。

景标低头看了如常一眼,“少爷,别怕。”

如常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五桥哥,咱们合字门讲的就是仗义二字,南头在世的时候,待你不薄啊!”景标激动的说道。“现在他尸骨未寒,你们竟然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你们还是人吗?”

方五桥冷哼一声,“只可惜南头已经吐了,我们跟上顺水万了。咱红鞋跑码头的,谁给饭吃就跟着谁,这你不是不知道。”

他扬起下巴,语气充满威胁道:“景标,识相的把少爷交出来,看在多年兄弟的份上,我放你一条生路,否则就别怪哥们无情了。”

如常惊慌的后退两步,心中充满了恐惧。

“少爷,你别怕。”景标低头看了如常一眼,决然道:“咱们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你可真是南头的好兄弟,那就别怪方某手辣了,上!”方五桥说完,一挥手,一众红鞋就准备扑上去。

“都别乱动,不然就宰掉你们。”一个声音骤然响起,景标如常二人心中一喜。

方五桥等人一抬头,看到一个小姑娘正站在侧面的屋顶上,拿枪对着他们。

“小蝶姑姑!”如常高兴的喊了一声,燕小蝶点点头,对着方五桥等人道:“陈四青他们已经被我解决了,你们如果不想这么早就去黄泉路上见他们,就别乱动。”

方五桥等人僵立在了原地,景标趁此机会赶紧把如常送上墙头,方五桥一心急,往前跨了一步,就见脚下火星四溅,一颗子弹打在脚下。

“都说了,别乱动。”燕小蝶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我不想在孩子面前杀人。”

这下方五桥等人真的是一个都不敢动了,谁让他们手里的是刀,对方手里的是枪。

“你们先走,我很快就能追上你们。”燕小蝶对景标说道。

景标冲燕小蝶一拱手,然后几步蹿上墙头,带着如常离开了。

“你们也走吧!”燕小蝶说:“如果敢追上来的话,就真的打死你们。”
轻轻柔柔的一句话,不知道为什么,就让人心里发毛。

方五桥一咬牙,挥手道:“咱们走!”

谁知他们刚要转头走,就见胡同口站着一个人。

妈的,大晚上的都这么喜欢神出鬼没!
方五桥心底暗骂一声,苦笑道:“您又是哪路神仙?”

站在胡同口的同样是个年轻女人,她扫了方五桥等人一眼,“你们去追人,这里交给我。”

方五桥一愣,随后立刻挥手出了胡同,绕路去追如常和景标。

燕小蝶看着年轻的女人,“你来的很快,看起来齐蓝比我想象的还要没用。”

她和齐蓝在混乱的打斗过程中分散了,她记得当时这个女人去追齐蓝了,另一波人追过来对付她,而现在这个女人站在了她的面前,是不是说明齐蓝已经被解决了?

年轻的女人淡淡的开口,“也许你,并不比他强多少。”

燕小蝶看着她的脸,露出耐人寻味的笑意,女人被她看的莫名其妙,脸上却没有丝毫情绪。

片刻之后,燕小蝶居然点了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总要打过才知道。”

院外喊杀声这么大,早已经惊醒了燕双鹰和赵雅琴,两个拿着枪出现在了门口。

“是冲咱们来的吗?”赵雅琴担心的问道:“会不会是老板手下的特务?”

“不像。”燕双鹰转头说道:“老板手下的特务训练有素,绝不会这么乱喊乱叫。”

两个人正沉思着,突然听到后面的窗口传来了动静,燕双鹰微微一愣,举枪走了过去。

与此同时,景标悄悄的打开窗子,警惕的扫视了里面一圈,确定主人家没有发现,赶紧把如常先抱了进去,自己也轻声轻脚的跳了进来。

他拉着如常的手,小心翼翼地穿过客厅,打算开门,谁知门刚开,冰冷的枪口就已经抵上额头。

灯被啪的一声打开了,如常忍不住叫了一声,“标叔!”

景标随着燕双鹰的步伐,慢慢的往后退,只听燕双鹰道:“你们是什么人?”

景标连忙开口,“大哥,别,别开枪,我们是被人追杀,迫不得已才跑进你家。”

“这个解释不够好,也欠合理。”燕双鹰冷然道:“我再问一遍,希望你的回答能令我满意。”

如常和景标二人不断地往后退,如常一咬牙,踏上沙发,身体借力,一脚踢飞燕双鹰的枪。

同时景标就地一滚,接住了飞出去的枪支。

燕双鹰非常惊讶,难得有什么事,能让他这么惊讶,以至于他先回头看了如常一眼,才转过头看着拿枪指他的景标。

景标在被追杀的情况下,丝毫不敢暴露如常的身份,他改了称呼,“如常,过来。”

如常毫不迟疑的跑到他身边,景标发现燕双鹰这个没有枪的人,比自己这个拿着枪的人,还要镇定。
对方脸上带着从容的笑,不紧不慢的逼近他们。

“你会开枪么?”

“大哥,对不起,我们实在是走投无路,今天借你的枪用用,日后加倍报答。”景标说完,转身就想带着如常走,谁知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燕双鹰就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对方的身影快的像个幽灵,语气森然道:“你走得了吗?”

景标简直要被他逼的崩溃了,他喊道:“大哥,我求你放我们走,否则我真的会开枪!”

燕双鹰哼笑了一声,“你以为我的枪到了你的手里,就变成你的枪了?”

一旁被他们暂时忽视的如常,眼睛一眨,喊道:“标叔,闪开!”说完身形一闪,一脚踢倒立在一旁的衣架。

燕双鹰一手接住衣架,一手接住刚刚从景标手里夺回的枪。

他在两个人都愣住的瞬间,一手持枪指着景标,一手松开衣架。

衣架砸在了地板上,如常避过衣架的同时也摔倒在了地上。

景标担心的看了看如常,又惊慌的看了看燕双鹰,一脸迷惑。

“怎么,不明白?”
燕双鹰笑了一声,手中的枪转了转。

景标忍不住道:“你,你是变戏法儿的?”

燕双鹰被他的话问的有点想笑,“当然不是。”

“刚刚你可以开枪,但是你却没有。”燕双鹰微微一笑,放下手里的枪。“这说明你不是个坏人。”

景标一时有点不知所措,他想了想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大哥,实不相瞒,我们是九号码头上的袍哥。他,是我侄子。被人追杀躲进了死胡同,实在没有办法,才跑进了你的院子。”

当然还是有所保留。

燕双鹰如有所思,“刚刚我听到院子外头乱嘈嘈的,原来是你们。”

景标点了点头,“嗯。”

两个人的话音刚落,就听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景标大惊失色,自言自语道:“怎么会这么快就追来了?难道是蝶姑娘已经……不可能啊!”

随后抬头,恳求道:“大哥,你可千万别开门!”

恰在此时,赵雅琴也走了过来,她一看屋里的场景,顿时无比惊讶,“这是怎么回事?”

燕双鹰从容的道:“别问了,你们在这等着,我马上就回来。”
说完走了出去。

赵雅琴看着他走了出去,回身对景标二人笑道:“先坐吧!”

但是他们哪有心情坐,都忍不住趴在门口,看着外面的情况。

“标叔,你说小蝶姑姑呢?”如常忍不住问道。

景标觉得肯定是出了什么变故,他心里也没个底,因此只是沉默的摇了摇头。

外面,燕双鹰已经开始和方五桥面对面的说上话了。

“小子,你玩我?”

“你很好玩吗?”

几句话的功夫,燕双鹰就把对方的怒火十成十的挑了出来。

对方呈半包围状,把他围了起来。

燕双鹰叹了口气,感慨道:“看起来,只能怪你们命苦了。”

景标见此情景,忍不住道:“不行,我得帮帮他。”

赵雅琴一把按住他的肩膀,摇摇头。
她深知这个世上少有燕双鹰需要帮忙的时候,往往都是他帮助别人。

景标无奈,只能继续干看着。

结果他看到了,燕双鹰单方面殴打一群人。

现在他算是明白,燕双鹰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他和如常看的有些傻眼了,赵雅琴却是习以为常,她微微笑了笑,“走吧!”
把两个人招呼到屋里,给他们倒了两杯水。

燕双鹰修理完方五桥他们以后,并没有急着进屋,反而冲着拐角的方向道:“你还想看多久?”

燕小蝶缓步从拐角处走出,她笑着上下打量燕双鹰,“程大哥,好身手呀!我没看多久,就一小会儿。”

燕双鹰笑了笑,看着她领口蹭到的血迹,“似乎每次见到你,你都在忙着救人。屋里那两个人,你认识吧?”

“如果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小孩,我确实认识。”燕小蝶感叹道:“他们可真会跑,居然跑到了你家院子。”

燕双鹰抬眸道:“有什么话,进屋再说。”

燕小蝶点点头,跟在他身后,向院里走去。

燕双鹰脚刚迈进屋,景标就带着如常跪在了他的面前。

“多谢,大哥仗义援手,救命之恩,永生不忘!”景标感激的说道。

燕双鹰连忙把两个扶了起来,“好了,好了,你们起来。”

燕小蝶跟着进了门,看到这么一出,忍不住笑道:“光顾着感谢救命恩人,都把我忘了吧?”

如常一看到她,立刻高兴的跑过去,扑进她的怀里,“小蝶姑姑!”

景标也是十分高兴,“蝶姑娘,您没事太好了。我还以为……”

燕小蝶一歪头,“只是出了一点小意外,你和如常没事,我就放心了。”

三个人正说着话,就见燕双鹰突然转过身,问道:“小蝶,是你的真名?”

燕小蝶惊讶于他居然会对这个感兴趣,笑道:“对啊!怎么了?”

燕双鹰看着她,失神了片刻,随后摇了摇头轻声道:“没什么,只是觉得这是个不错的名字。”

景标疑惑的问道:“蝶姑娘,你们认识?”

赵雅琴也走了过来,充满疑问的看着他们。

燕双鹰道:“她就是救了孙四海的人。”

赵雅琴发现面前的这个小姑娘,比她预想的还要年轻。

“小妹妹,你今年多大?”

燕小蝶摸了摸如常的头,然后松开了揽着他的手,有些不明白,赵雅琴为什么会突然问到她的年龄,但是她还是回答,“十六。”

燕双鹰脑子里极快的闪过一念头,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一样,但是过了一瞬,他就觉得不可能。

他在愣神的这么一会儿功夫,几个人已经闲聊上了,也基本对彼此的身份有了一个认识。

“小妹妹,我叫赵雅琴,也是孙四海的朋友,谢谢你救了他。”

“举手之劳,道上的人都叫我野猫,雅琴姐你要是不习惯,叫我小蝶也行。”

“嘿,雅琴姐,你的名字真好听,人长得也美。”燕小蝶笑眯眯的蹲下身问如常,“如常,你说我和雅琴姐,谁比较好看?”

如常颇为不自在,求助似的看向景标,景标把头一扭,假装没看见。他虽然没有娶过媳妇,但也知道,两个女人问谁比较好看的时候,一定要慎重回答。

“你们都好看。”

赵雅琴扑哧一声笑了,忍不住道:“你就别逗如常了。”

燕双鹰稳住心神,若无其事的向里屋走去。

“雅琴,你带着他们洗一洗,换套干净的衣服。”燕双鹰翻出药箱,“小蝶,你过来。”

燕小蝶听到有人唤她的名字,微微一愣,然后走了过去。

景标也跟了过来,“怎么,蝶姑娘,你受伤了?”

燕小蝶回头,“没事,只是手上划了一个小口,你和如常去换衣服吧!”

赵雅琴带着不太放心的如常和景标二人去了浴室,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燕双鹰拿出纱布和药水,示意燕小蝶坐在椅子上。

燕小蝶把大衣脱掉,里面衬衫袖子上已经被血渗透了。
“你是怎么看出来,我的手受伤了?”

燕双鹰淡淡道:“观察。”

燕小蝶忍不住笑道:“程大哥你说话,真的挺有意思。”

“我也觉得自己极具幽默感。”
燕双鹰一边给她上药,一边问道。
“你为什么会有野猫这样一个绰号?”

“很多年前,我的师父对我说,你要是想在这样的环境下活着,就绝对不能有弱点。”

燕小蝶低下头,掩藏自己不笑的面容,“如果你的名字会成为你的弱点,那就将它尘封起来,直到它不再是你的弱点。所以我就给自己取了野猫这个名字,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燕双鹰动作停顿了片刻,深深的注视着她,“有的时候,我感觉你和我是在极其相似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

燕小蝶抬头看着他幽冷深邃的眼睛,只听他继续说:“无时无刻不是充斥着,黑暗,阴谋,杀戮,还有死亡。”

说完,燕双鹰也不在意她的反应,继续回归包扎者的角色,认真的替她手上缠着绷带。

燕小蝶没有否认,她的手很凉,却没有半分颤抖,神情也没有一丝痛苦之色。

燕双鹰注意到这一点,温和的笑了笑,“你很坚强。”

燕小蝶也是一笑,她看着燕双鹰收好药箱,又从大衣口袋里掏出香烟,便伸出没有受伤的手,“能给我一支吗?”

燕双鹰看了她一眼,也没问她会不会抽,反而笑道:“姑娘家抽烟,不是个好习惯。”

燕小蝶一歪头,“偶尔来一支,不碍事。”

燕双鹰没有拒绝她,给了她一支,两个人一人坐在沙发,一人站在门口,都没有说话。

如果有人能看到这样的场景,就会发现他们抽烟时的姿势,眼神,如出一辙。

过了一会儿,燕双鹰回头看着燕小蝶,“你的心情,好像不是很好。”

“这也是观察得出来的结论?”燕小蝶笑了笑,“那你的观察力实在惊人。”

燕双鹰不置可否,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杀人,从来就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燕小蝶看着这个一身墨色的男人,想着二胖对他做出的评价,心里有一种她自己也弄不明白的复杂感觉。“而且,我遇到了一个老朋友。她没认出我来,我……在敌对的身份下,掀出过去的情分,实在是件悲哀的事。”

燕双鹰什么都没问,他没问燕小蝶和老朋友是怎么收场的,也没问老朋友为什么会和她成为敌人。

他用一种少有的,回忆过去的口吻,说道:“我的师父,也跟我说过一些话。”

“永远不要相信任何人,你的眼睛会欺骗你。”燕双鹰弹了弹烟蒂,笑了一下,“我当时觉得很奇怪,因为他总是对我说这句话,我感觉他在害怕。”

燕小蝶好奇的看着他,“你师父在害怕什么?”

燕双鹰侧过头,看着门外无尽的夜色,继续说:“我当时也问他,到底在害怕什么。”

“他说,你爹是我的老朋友,可是在这里,是没有朋友两个字的。”

多年之后,再回忆当年往事,恍如隔世。

“所有人都为活命而挣扎,你要记住,如果被称作朋友的人背叛了你,那他一定有说不出来的苦衷。”

燕双鹰仰头,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我能感觉他说那些话时,所有的无奈和悲苦,是真心实意的。但是我当时真的一点都不明白,直到后来……我懂了。”

燕小蝶若有所思,她只觉得面前这个男人,在说这件往事时,语气是说不出的悲凉。
所以她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后来呢?”

“后来……”燕双鹰回过神,表情变得有些漠然,“后来他欺骗和背弃了我,然后我杀了他。”

燕小蝶愣了愣,然后叹了口气,起身道:“那你一定很难过吧?”

燕双鹰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惊讶的转过头,“我以为你会觉得,我很可怕。”

燕小蝶笑了笑,“我看的出来,你是一个恪守原则,且重感情的人。如果不是一个人触及你的底线,你不会做到那一步。就像我说的,杀人并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燕双鹰也笑了,笑容更加的温和,说来也奇怪,这些事儿,他极少对人说,然而不知为什么,他这次就是对,这个相识没几日的小姑娘说了。

片刻之后,他眼神深沉道,“我杀了他,我没办法再尊敬他,爱他,可是我也没办法恨他。”

燕小蝶看着他的笑容,有点怔愣。
似曾相识,我到底在哪里见过你?

“这样也好,我觉得,死亡是最好的还债方式,无论生前做了什么,死后就一了百了。死者无知无觉,生者不再执念。”

燕双鹰不置可否的笑了,“你小小年纪,说起话来,倒特别像得道高僧。”

燕小蝶歪头一笑,“只是像,还看不破红尘。”

两个人聊过之后,心情都轻松了不少。

燕双鹰端起桌上的一盘面包片,对燕小蝶道:“饿了吧?”

燕小蝶摆摆手,“我还是回去吃,留给如常他们吧!这么点东西,我吃完了也吃不饱。”

燕双鹰想到上次和她一起吃饭,叹道:“那个时候我都没好意思说,我只吃了个半饱。”

燕小蝶惊讶的瞪圆眼睛,“原来你也没吃饱,你怎么不说?后来我又让二胖重新做了一锅饭。”

两个人说完,忍不住对视着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燕双鹰道:“现在是深夜,回去了也是打扰二胖他们休息。你要是不嫌弃,我煮点面条给你。”

“也行。”有吃的燕小蝶当然不会拒绝,“那就麻烦程大哥了。”

两个厨艺一般的人,开始捣鼓可怜的厨房。

面下锅之后,燕小蝶就乖乖坐在椅子上,等着面煮熟。
她低着头,脚轻轻地一下一下在地上点着。

燕双鹰看着她的这个小动作,神色有些恍然,鬼使神差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做完这个动作以后,他自己都是一愣。
就在那么一瞬间,他想起了自己的妹妹,做出了这个近乎生疏的动作。

燕小蝶也愣了一会儿,“程大哥别把我当小孩呀!”

燕双鹰微微一笑,没再说话。
只是在心底暗暗告诫自己,近来心绪波动起伏太大,不该如此不冷静。

他永远不能失去冷静,无论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面很快就煮好了,燕小蝶捧着煮好的一大碗面条,先喝了一口汤。

该怎么说呢?不是特别好吃,但也不是特别难吃。

她诚实的把自己的评价说了出来,然后燕双鹰只吃到了一碗,剩下的一锅全进了,她的肚子里。

评论
热度 ( 1 )

© 丢喵抛汪弃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