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喵抛汪弃红尘

俗世一文渣,唯以变强自勉。

(人生苦短,热爱发糖,热爱产粮。然而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写出什么鬼东西来,关注须谨慎。)

【狼烟烽火】人间苦(英雄+猎鹰1949)

第九章(修)

燕双鹰不动声色的观察了,船上的乘客一会儿,心中有了计较之后,开门进了舱房。

他进了屋,极快的环顾了四周的摆设一圈后,便脱下了大衣,将自己的武装带穿好。

他背过身整理自己的装备,却突然敏锐的察觉到,有人在看着他。

他猛的转身,拿枪一指,正好看到如常稚气白嫩的小脸,以及他趴在圆形的玻璃窗上的姿势。

燕双鹰下意识的一笑,连忙打开窗户,把如常抱了进来。

让如常坐在桌上,燕双鹰细心的帮他把胸前的扣子扣好,“如常,你是怎么过来的?”

如常乖巧的回答,“我是从外面的铁栏杆攀爬过来的。”

燕双鹰拍了拍他的手臂,就听他继续说:“标叔让我告诉你,我们住在一层的六号舱房。”

“好,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诉标叔,我一会儿就过去。”燕双鹰笑了笑,又问道:“对了,你小蝶姑姑呢?”

如常点点头,回答,“小蝶姑姑住在一层的二十一号舱房,她说她有点晕船,要好好睡一觉,没事的话,今天就不要找她。”

燕双鹰轻轻的哦了一声,思索了片刻,说:“我知道了,那就让她好好休息吧!”

如常伸出两只小手,握住燕双鹰的手,“叔叔,你为什么有这么多枪?”

燕双鹰笑的温和爽朗,他真的很喜欢这个孩子。

他反手握住如常的手,笑着答道:“叔叔,要拿这些枪打坏人。”

如常看着燕双鹰认真的问:“那,五叔他们是坏人吗?”

燕双鹰笑意渐渐隐去,他沉声道:“你说的是方五桥?”

如常嗯了一声,燕双鹰沉默了一瞬,点头道:“是坏人。”

“那你给我一把枪,我去打五叔。”如常说。

燕双鹰又笑了,“你还小,拿不动枪。”

如常反驳道:“拿的动。”

燕双鹰有心逗逗他,问道:“真的?”

如常立刻点头,燕双鹰拿下自己一把银色的手枪,卸下弹夹,往如常手里一放,如常只觉得手一沉,就托不住手里的枪。

燕双鹰接过枪,笑呵呵的问道:“怎么,我没骗你吧?”

如常恍然大悟的感叹,“原来枪有这么重啊!”

“这样吧!如常,等你长大了拿的动枪的时候,叔叔教你射击,好不好?”燕双鹰觉得如常是难得的好苗子,心升培养的念头。

“真的?”如常惊喜的说:“不许骗人。”

“当然。”燕双鹰转身把自己的黑皮大衣穿上,“好了,如常,你得回去了。不然标叔该着急了。”

如常还想从窗户爬回去,燕双鹰连忙阻止他,将他从桌上抱了下来。
“标叔说,不能让别人看到我进你的房间。”

“小精豆子!”燕双鹰笑着点了点他的额头,“不碍事,来吧!”

说着先将门打开,确定走廊没人,这才招手让如常出来。

如常噔噔噔跑了,很快就没影了。

燕双鹰一直看着他消失,赵雅琴恰在此时从房间走出。
“看什么呢?”

燕双鹰笑了笑,“如常刚从我这走?”

赵雅琴也露出笑容,“哦?”

燕双鹰指了指屋里,“进屋吧!”

两个人先后进了屋,燕双鹰感叹道:“哎呀,如常这个孩子真是有些意思。”

“他非常可爱。”赵雅琴轻轻叹息一声,眼圈立刻红了,“每次看到他,就想起我的儿子。”

燕双鹰脚步一顿,脸上的轻松笑意立刻消失了,他轻声安慰,“雅琴,别难过,报仇的时候马上就到了。”

赵雅琴吸了吸鼻子,压抑住悲伤,点点头。“嗯。”

“不知为什么,我隐隐有一种感觉,这船上的气氛不太对劲儿。”燕双鹰面色凝重。

赵雅琴看着他,“是不是因为你发现了,追杀如常和景标的袍哥?”

“没那么简单。”燕双鹰摇了摇头。

赵雅琴问:“什么意思?”

燕双鹰道:“说不上来,只是一种隐隐的感觉,一种多年生活在黑暗中,对危险天生的感觉。”说着他将柜门打开,把自己的皮箱放了进去,“而且……”他想起了如常对他说的关于燕小蝶的情况,明明听起来再正常不过,他却感觉有些异样。

“而且什么?”赵雅琴看他皱眉思索,忍不住追问。

燕双鹰关好柜门,“没什么了。”

赵雅琴神情忧虑,叹道:“我最怕你说这样的话,因为你从来没有错过。”

燕双鹰还想再说什么,林玉仙已经走了进来,一看到两个人站在一起,立刻醋意大发。

两个女人立刻你来我往的斗上嘴,燕双鹰颇为无奈,眼不见心不烦,索性走出了房间。

他抽着烟,站在通往特等舱房的通道上,观察着聚在一起,明显是打手的人们。

每个人都在警惕的盯着他,却又偏偏强装无事。

燕双鹰笑了笑,突然听到一阵嘈杂的动静,然后看到四五个大汉,抬着担架,一个浑身缠满纱布的人就躺在上面,一动也不动。

眼看那人被抬到了三层,燕双鹰收回目光,假装摔倒扑在了一个瘦子身上,果然他的腰间挂着枪。

耳边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燕双鹰一边道歉,一边慢慢的走了。

他站在二层的拐角,叫住了身穿白衣打着黑色领结的服务生。

轻而易举的套出了有用的信息,燕双鹰胸有成竹的向一层的舱房走去。

六号舱房内,景标正在整理衣物,如常在床边压腿,一板一眼十分认真。

燕双鹰推开房门,如常立刻高兴的迎了上去,“叔叔!”

燕双鹰把他抱了起来,“练功呢?”

“嗯。”如常应了一声,景标也高兴的上前,“大哥,你来了。”

燕双鹰点点头,问道:“怎么样,没什么动静吧?”

“没有。”景标答道。

燕双鹰神色微妙,“好了,如常,自己玩吧!叔叔有话要和标叔说。”说着将如常放下,如常听话的走到了一边。

燕双鹰推着景标的胳膊,往里面走,“刘天龙这个人,你知道吗?”

景标心里像是被砸进了一块大石头,他哆嗦了一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当然认识,他是我们九号码头的大袍哥,二当家的。”

燕双鹰注视着景标,不错过他任何一点表情变化,“他就在这条船上。”

“什么?”景标下意识的往门口看了一眼,“他跟我们同乘一条船。”

燕双鹰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漫不经心的走向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景标被他看的心里发慌,忍不住道:“大哥,您这是?”

燕双鹰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水,然后放下杯子,看着景标,“他是冲着你和如常来的吧?”

景标像是被人砍了一刀似的,浑身发凉,一时反驳也不是,承认也不是。

燕双鹰并不在意他的反应,继续分析,“我一直觉得奇怪,方五桥那些人和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竟连如常这样一个小孩子都不放过。”他伸手摸了摸如常的头,孩子的小脸紧绷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现在看来,他是奉了刘天龙之命,才会对你们穷追不舍。”燕双鹰慢慢的在屋里走着,“至于原因,恐怕也没有你在十六号公馆,对我说的那样简单,而且我可以肯定的说,不仅小蝶不是如常的亲姑姑,你也不是如常的亲叔叔。”

景标大惊失色,“你,你是……”

“我是怎么知道的,对吗?我不仅知道,你和如常不是亲叔侄,还知道小蝶,应该姓齐。”燕双鹰回身微微一笑,“如常叫她小蝶姑姑,叫你标叔,这说明你们与如常的关系是一样的,都与他的父亲有渊源,却不可能是他父亲的亲兄弟姐妹。孩子,总是不会说谎的。”

景标看了如常一眼,低头叹气,“我,其实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蝶姑娘姓什么,她确实是我大哥的朋友。除了我和如常不是亲叔侄这件事,其他的我并没有骗你……我……唉!”

“你可能没有说假话,但是却没有将全部的实情告诉我。”燕双鹰淡淡道:“你是一个练家子,身手与一般杀手比较,也算优秀。小蝶在道上的名号,我也有所耳闻。野猫,赏金猎人榜上,排名前三的金牌猎人,与那个传闻中神秘的齐家,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你们这样的人,居然凑在了一起不说,还被清水袍哥二当家刘天龙追杀,这事怎么看都相当不简单。”

燕双鹰一边打量景标难看的脸色,一边分析,“你们的矛盾冲突,我只看出了一点,那就是如常。他要抓住如常,而你们要保护如常。但是如常一个孩子怎么可能会与他结怨,那么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如常的父亲与他有恩怨在身。”

景标低头,内心像是被烈火炙烤,无比煎熬。

“怎么,听我说了这么多,你还是不想说点什么。”燕双鹰冷笑一声,“现在这条船上至少有十几名带枪的杀手,只要天一黑,他们就会动手。”

“动……动手?”景标惊恐的抬头,看着面无表情的燕双鹰。

燕双鹰慢条斯理的继续给他施加压力,“你应该清楚他们是来干什么的,事实上我很想帮助你们,但是每个人做事都有原则,我也不例外。至少我要知道,你们为什么需要我的帮助。如果连这一点都需要隐瞒,那就说明,你们并不需要我。”

“大哥,我……”景标左右为难,他多想立刻跑出去和燕小蝶商量商量,然而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如果是这样,我只能对你说,好自为之吧!”燕双鹰拍了拍景标的肩膀,转身想要离开。

“大哥!”

“叔叔。”如常做出了选择,他叫了燕双鹰一声,燕双鹰低头,把他抱了起来,“如常,你有什么话,想对叔叔说。”

“我姓霍,真名叫霍如常。”如常抿了抿嘴唇,认真的说道。

“霍如常?”燕双鹰隐隐的察觉到了什么,一个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景标也不再为难,走了过来,沉声道:“他就是我们清水袍哥南头大当家,霍杰的亲生儿子。”

“什么,如常是霍杰的亲生儿子?”燕双鹰震惊的看了如常一眼,他慢慢的把如常放回到地上,转身看着一脸肃然的景标,“难怪,难怪……霍杰被杀了?”

“是的。”景标悲伤的点了点头。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燕双鹰问。

“就是昨天夜里,给我们报信的是个老兄弟,当时他恰巧在现场,看到了霍大哥被杀的整个过程。”

燕双鹰面色凝重,“霍杰雄踞西南,威震一方,素以果决干脆心狠手辣闻名,再加上他财大势大手下众多,重庆成都以及各个码头的大小帮会,都要看他的脸色行事,怎么可能有人杀的了他?”

“你说的很对,外人想要杀他确实难如登天,可这次,这次下手的是我们自己人!”

“刘天龙。”

“对,刘天龙是我们清水袍哥的二当家,平日里对霍大哥言听计从恭谨顺服,真没想到他竟然会下这样的毒手!”景标咬牙切齿的说道。

“究竟是怎么回事?”燕双鹰问。

“我还是从头说起吧!”景标把霍杰接货,货物来自东北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又提到了霍杰接货后的反常,扣押货物终止交易,加强了霍宅的防守,雇佣燕小蝶照看如常。

这些都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当燕双鹰问原因时,景标也是一头雾水。

谈到霍杰扣押货物的原因,货物的下落,以及雇主的身份,他更是雾里看花,一点摸不到头绪。

末了,他叹息一声,“可怜的霍大哥,就这样被雇主收买的刘天龙害死,他……他被那群王八蛋乱枪打死在了船坞里!”

燕双鹰喟然长叹,“江湖险恶啊!”

如常低低的啜泣声传来,两个男人又是一声叹息,燕双鹰上前抱起如常,又与景标交谈了几句,然后制定了一个计划。

轮船的管道间,景标担忧的直跺脚,在他看来,如常再厉害,毕竟只是个孩子。他不时的抬头看看上方,希望下一刻就能看到如常。

燕双鹰倒是十分冷静,他对如常充满了惊叹与信任。从来没有人能够踢掉他手里的枪,多少江湖高手败在他的手下,倘若他们知道他的枪竟然被一个七岁孩子踢掉,不知道会不会气的从坟堆里爬出来。

就在这时,通风管道上的窗口响起了动静,两人连忙迎了上去,果然是如常回来了。

景标高兴的把如常紧紧抱在怀里,“如常,回来了!”

“嗯。”如常点了点头,赶紧把自己看到的事,告诉了燕双鹰。

如常的表现,比燕双鹰预料的还要优秀,他十分满意,真的动了收徒的念头。

不过当前的情况并不适合说,这个念头也只是在脑子里打了个转,他的注意力就重新回到了,如常对他诉说的这些情况上面。

“对了,叔叔,除了那个病人,屋里还有第三个人。”如常脸上流露出疑惑的神色,“当时她就站在屋子的角落里,要不是她走过去和天龙叔说话,我都没发现她。”

“还有第三个人?”燕双鹰也是十分迷惑,他问道:“你看清他的模样了吗?”

如常回想着当时的情景,说道:“她是一个年轻的姐姐,跟我小姑差不多大,她板着脸,特别严肃。”

“年轻的女孩。”燕双鹰自言自语了一句,“她是不是刘天龙的手下?”

“我也不知道,不过她好像一点也不怕天龙叔。”如常回答。

“莫非是那个雇主的手下?”燕双鹰摇了摇头,“你继续说吧!如常。”

如常点点头,“后来她就出去了,我回来的时候,她都没回来。”

燕双鹰这边带着如常和景标执行自己的计划,忙的马不停蹄。

而另一边,林玉仙和赵雅琴已经没有心思再斗嘴了,她们沉默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天色一点一点暗了下来。

直到屋里的钟声响起,打破了沉默,林玉仙再也坐不住,猛的从沙发上站起。

“肯定是出事了!”

她的语气太过肯定,赵雅琴心中一颤,也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已经整整六个小时了,就是有再重要的事要办,他也会回来和我们打个招呼,可现在……”林玉仙摇了摇头,“这不是他的作风,一定有情况。”

赵雅琴整颗心都像是被人揪住了,“这会不会是老板设下的圈套,以讲和为名诱我们上船,在船上暗伏杀手除掉他。”

“这也是我担心的。”林玉仙语气中充满了忧虑。

赵雅琴脑子里那根名为理智的弦,一下子就断了,她大喊道:“这是你们的诡计,你们的诡计!”

她上前揪住林玉仙的衣襟,激动的喊道:“你一定知道实情,他在哪他在哪?”

林玉仙无奈的摇摇头,一把将她按在墙上,赵雅琴犹自挣扎不休。

“你冷静点!如果我想对付他,还会等六个小时吗?”

两个人又说了几句,赵雅琴发现自己是关心则乱,误会了林玉仙。

她想到了一个可能,带着林玉仙去一层六号舱房,寻找景标和如常二人。

路上林玉仙放倒了一个,盯着六号舱房的袍哥,赵雅琴则快步跑过去敲门,自然没人回应。

林玉仙一把将她拉开,抬脚就把门踹开了。

“他们也不在?”赵雅琴惊讶的自言自语了一句。

“他们?”林玉仙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点,追问:“他们是谁?”

赵雅琴充耳不闻,她在想这二人是和燕双鹰一起失踪了,还是去找燕小蝶了?

她刚想出门去找燕小蝶,就听门外走廊传来了脚步声。

两个女人立刻收声,分别紧贴着门左右两侧。

只见几个袍哥闯了进来,两人立刻举枪对准他们。

在赵雅琴和林玉仙制服袍哥,四处寻找燕双鹰的时候,燕双鹰正在三层的甲号舱房,与刘天龙谈条件。

“不是我说大话,凭你手下这些乌合之众,就是累死也别想找到锦玉和那批货。”燕双鹰舒服的靠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说着自己的优势,顺带嘲讽一下刘天龙的手下。

“第一,如常和景标非常信任我,他们会带我找到锦玉。第二,我一个人的能力,就可以胜过你手下所有的红鞋。第三,我有最优秀的助手,他们会帮助我解决此事。”

刘天龙沉思着,没有说话。

“怎么样,想明白了吗?”燕双鹰将他的神色尽收眼底,从容的站起身。

刘天龙也缓缓的起身,“你要多少钱?”

“金条一百根。”

“这可不是笔小数目啊!”

“比起那批货,这点钱算不了什么,你我心里都清楚。”

刘天龙微微点了点头,刚想答应他,就听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他对方五桥使了一个眼色,对方立刻走到门口问道:“谁?”

“五哥,赵老六他们回来了!”门外的弟兄,这样回答。

“抓到了吗?”

“就在门口。”

这句话一传进来,屋里的气氛立刻变得很微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了燕双鹰身上。

“你骗我。”刘天龙得意的笑了笑,“我的人已经抓到了,景标和霍如常。”

“你不妨把门打开,自己看看。”燕双鹰不见一丝慌乱,从容的回答。

刘天龙只当他垂死挣扎,一点头,方五桥打开了门。

黑洞洞的枪口离开顶在了他的脑门上,屋里人几乎全部傻眼了。

就连燕双鹰都少有的流露出吃惊的神色,恐怕就是如常和景标真的被抓,他也不会这么惊讶。

因为出现在门口的正是林玉仙和赵雅琴,她们一人持枪指着方五桥,一人手握两只手雷。

这两人的出现,出乎了燕双鹰的预料,他身心都扑在了对付刘天龙这件事上,几乎忘记了时间。

不过她们的到来,更好的给刘天龙施加了压力。

交谈过几句之后,他让两个女人先离开,把如常和景标接到他的房间,然后成功的与刘天龙谈成了交易。

交易谈成后,燕双鹰离开了三层,缓步向自己的舱房走去。

一切都很顺利,都在按照他的计划发展,但他总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

【“对了,叔叔,除了那个病人,屋里还有第三个人。”

“当时她就站在屋子的角落里,要不是她走过去和天龙叔说话,我都没发现她。”

“还有第三个人?”

“你看清他的模样了吗?”

“她是一个年轻的姐姐,跟我小姑差不多大,她板着脸,特别严肃。”

“年轻的女孩……”

“她是不是刘天龙的手下?”

“我也不知道,不过她好像一点也不怕天龙叔。”

“莫非是那个雇主的手下?”

“你继续说吧!如常。”

“后来她就出去了,我回来的时候,她都没回来。”】

燕双鹰脑海里回放着与如常的这段对话,他思索道:不像刘天龙的手下,难道是老板的手下?

老板来见刘天龙,连林玉仙这样的亲信都要隐瞒,那个年轻的女孩又为什么会受到这样的信任?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走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

如果她是老板的手下,以后总会有机会交手。

这样想着他推门走了进去。

评论
热度 ( 2 )

© 丢喵抛汪弃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