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破万法

七分精力写原创,三分时间写同人。

写哪算哪,高兴就好。

【狼烟烽火】人间苦(英雄+猎鹰1949)

第十章(修)

房间内,景标已经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给林玉仙和赵雅琴讲述了一遍。

三个大人一个孩子,说到刘天龙的反应,都忍不住笑了。

赵雅琴和林玉仙经过这次的事儿,没有了之前的针锋相对,反而生出了点惺惺相惜之意,同时也对燕双鹰这六个小时的失踪行为,十分的恼怒。

说曹操曹操就到,燕双鹰正好推门进来,两个女人同时冷哼一声,都不理他。

燕双鹰顿了一下,看向正好迎上来的景标。

“大哥。”

“嗯。”燕双鹰淡淡的应了一声,“事情解决了,刘天龙和他的手下在宜阳下船。”

“真的?”景标十分欣喜。

燕双鹰点点头,冲如常招了招手,“过来。”

如常立刻跑了过来,燕双鹰弯腰一把将他抱起,“小伙子,今天要不是你,事情可就很难说喽!”

“叔叔,他们都夸你厉害,你教教我吧!”如常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燕双鹰微微一笑,他也确实有收如常为徒弟的念头,“好,叔叔,今天就收下你这个徒弟了。”

景标表现的比如常还高兴,恨不得立刻把如常抱过来,给燕双鹰磕头。

燕双鹰并不在意那些江湖礼节,他淡淡的说:“景标,这套江湖百知礼就免了。”

景标这才作罢,但他依旧无比感激的冲燕双鹰拱了拱手,“大哥,我替死去的霍大哥,谢谢你!”

“行了,行了。”燕双鹰虽然不至于不好意思,但也被他这种纯粹的感激,弄的颇为不自在。
“我这人贱骨头,听不得别人夸我。”

笑过之后,他又神色肃然,“景标,刘天龙虽然走了,但是他绝不会就此罢休。到达宜宾之后,要尽快与锦玉取得联系,彻底解决此事。”

景标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敛去,他点了点头。

燕双鹰话锋一转,“累了一天了,你们赶快回去休息。这样,我看你们就住在雅琴的房间,有事也好照应。”

“啊?”景标愣了愣,“那雅琴姑娘呢?”

“你们就别管我了。”赵雅琴笑着走了过来,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钥匙,“二层六号舱房。”

景标接过钥匙,抱着如常走了。

他们走后,燕双鹰自然少不了面对两个女人的怒火。

他承认,他确实有考虑不周的地方,他想说什么,却又什么都没说。

有的时候,辩解只会火上浇油,与其说他考虑不周,倒不如说他太习惯独行,习惯了第一时间去做最有实际意义的事,而个人的情感考虑,总是被他放在了最后。

“记得你说过,我是个自私的人,从来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

林玉仙拿他说过的话指责他,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尴尬和难堪,但随后,他在心底承认了。

某些时刻,他确实很自私。

直到林玉仙说完了想说的话,直到沉默的赵雅琴,不再用那种悲哀的眼神注视着他。

他才缓缓开口,说出一个惊人的消息。
“你们知道吗?老板就在这条船上。”

赵雅琴和林玉仙的惊讶用万分来形容,都毫不夸张,甚至她们都不能相信这个消息。

她们的反应在燕双鹰的预料之中,他拿出了用手帕包着的雪茄,然后将今晚发生的事,以及自己的观察和发现,全部告诉了她们。

老板是刘天龙的雇主,确定了这一点以后,老板的种种行为也就越发让人觉得奇怪。

首先货物对老板的重要性,已经毋庸置疑。重要到狡猾多疑的他,不惜亲力亲为。

但是为什么?
老板手下高手众多,为什么一定要请与他们相比,显得更像是乌合之众的码头袍哥押货?

货物如此重要,他却始终隐瞒自己的亲信。

林玉仙听完燕双鹰的讲述,也是越发的摸不到头脑,她可以确定,不仅是自己,就是洪雪儿等人,对于老板和刘天龙的交易,还有这神秘的货物都毫不知情。

“老板煞费苦心隐藏身份,想不到还是被你识破了。”
林玉仙笑了笑,感叹到。

“这些事情连环相扣,而我则是马不停蹄。从六号舱房到船长室,在那里盗出船上的管道蓝图,而后又从船长室返回六号舱房。”燕双鹰慢悠悠的脱下大衣,放进衣柜。

“紧跟着便带着如常和景标偷入轮机舱的管道间,最后我暗入特等舱一探究竟。”他走到桌前,倒了两杯水给赵雅琴和林玉仙,亲自送到她们的手里。“可能对于你们来说,是漫长的六个小时,但对于我来说,却像是瞬间的事儿。因为在这当中,我没有坐下来休息过一分钟。当然也没有时间回来,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你们。”

“说了半天,还是在替自己找理由。”林玉仙虽然这样说,语气里却没了埋怨。“不过,也确实很为难你。”

“嗯。”赵雅琴在一旁点了点头。

“但是我仍然向你们道歉,我保证今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儿了。”燕双鹰认真的说道。

“这个态度还是不错的,我们原谅你了。”

三个人相视一笑,这场风波也算是圆满解决。

深夜,船到宜阳,刘天龙遵守约定,下船走陆路到宜宾。

燕双鹰站在船上看着他们一个个下船,“对了,刘当家,我有一件事想问你。”

刘天龙一身白色西装在黑夜里,与燕双鹰一身黑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哦,你想问什么?”

“你的雇主身边,是不是跟了一个女孩子?”

刘天龙惊讶的挑了挑眉,“你还真是什么都知道。”

“我知道的都是我该知道的。”燕双鹰看着他,神色在黑夜里越发显得深不可测。“但是也有不知道的东西。”

刘天龙上下打量他,“你似乎对我的雇主,也充满了兴趣?”

“这并不妨碍你的利益,不是吗?”燕双鹰笑了笑,“我只是有些好奇罢了。那个女孩是他的手下?”

刘天龙越发摸不透,他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但是就像对方说的,又没有妨碍他的利益,说一说也无妨。

“那个女人,不像是雇主的手下,倒像和我一样,是雇主的合作伙伴。她的口音听起来,像是来自东北。而且……”
刘天龙顿了顿,“看的出来,她应该是杀手。”

燕双鹰心里咯噔一声,他的眉头不自觉的一皱。“何以见得?”

“我手下有无数杀手,看的多了,就能观察出来,感觉出来。”刘天龙笑了笑,“而且我手下的红鞋曾经招惹过她,真不是个好应付的女人,丝毫不逊色阁下的助手。我倒是希望她能和阁下对上。”

说完,他挥挥手,带着手下走了。
对方的口舌之利,他深有体会,实在不想再享受一次。

燕双鹰皱着眉,对方最后那句话,他完全没听进去。
他现在大脑正在急速旋转,回忆着昨夜到现在发生的所有事。

【“程大哥,你也小心。”

“你也看到了,那些袍哥,伤不到我。”

“不是他们,是别的杀手。”

“为了景标他们,要用到杀手,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程大哥会明白的,不过不是现在。今日庇佑如常他们的恩情,我同样铭记在心。”】

最后定格在脑中的景象,反而是在十六号公馆与燕小蝶分别时的画面,燕双鹰如同醍醐灌顶,终于将他遗漏的事情串联了起来。

他转身,面无表情快步向船舱里走去。

一层二十一号舱房门口,燕双鹰抬手敲了敲门,没人应。

他等了一会儿,确定不是因为没听到,才没人开门这个原因后,一脚踹开了门。

房间里干净整齐,没有他预想中的打斗痕迹。

燕双鹰走到床边,看着燕小蝶叠好的外套,她的短刀压在了枕头下。

“不像是受到了袭击……”他自言自语了一句,转身就向门外走。

然后他的脚步就停在了原地,燕小蝶端着一个盘子,从走廊的尽头走了过来。

“程大哥。”她眨了眨眼,“你怎么了?”

“你去哪了?”燕双鹰看到她,没有流露出什么特别的情绪,甚至没有一丝尴尬,仿佛刚才踹开房门的人,不是他一样。

“轮船上的大厨手艺不错,我就弄了点小吃。”燕小蝶走到燕双鹰身旁,看着被踹开的房门,啧声道,“还好门没坏!”

她想了想,随即了然的用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燕双鹰,“程大哥你这么急着找我,是怕我被人宰掉了?”

燕双鹰看着她一脸感叹,还好门没被踹坏的表情,突然觉得自己担心她被人杀死的这个念头,十分的傻。

“咱们进屋聊。”
燕小蝶说。

燕小蝶率先进了房间,她将盘子放在茶几上,她指了指沙发,“坐。”

“你早就知道,会有人来杀你。”燕双鹰坐下。

“这个不难猜,追杀如常他们的袍哥,和昨夜在霍宅袭击我的杀手,完全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明显的就好比我的厨艺和二胖的厨艺,我想装作没发现都不可能。”燕小蝶漫不经心的分析,说到二胖的厨艺,她还真有点想念对方烧的菜了。

“如常和景标是刘天龙,用来逼迫锦玉交换货物,他们不可能下死手。但是旁人就没有必要留活口,无论是雇主,原货主还是押货人,哪方势力做出这种事都并不奇怪。”

燕小蝶单手托腮,“其实程大哥,我比较想知道,你是因为什么原因,猜到会有人来杀我。”

燕双鹰瞳眸幽深,像是万丈悬崖下深不可测的冰谭。“你知道这一个下午,我做了什么吗?”

燕小蝶用一根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脸颊,笑容娇俏可爱,“知道,有好吃的,我当然要分如常一点,正好就遇到他们在六号舱房收拾东西,准备搬到雅琴姐的舱房去。我们聊了一会儿,景标大哥,十句话有九句半在夸你,你要是听见了,准会不好意思。”

“确实,我这个人最听不得别人夸我。”燕双鹰微微一笑,“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们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即使说服了刘天龙离开,我也没有半点心安,因为我总觉得我忽略了什么。”燕双鹰拿出烟,“我想你不会介意,我抽烟吧?”

“当然不会。”燕小蝶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又开始削苹果。

“直到刚才我问了刘天龙一个问题,雇主身边是不是跟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是不是他的手下?”

烟雾渺渺,燕双鹰的声音低沉平稳,“其实这就是思维上的一个误区,我先入为主的认为,这次事件,主要涉及的势力,就只是刘天龙和他的雇主。”

燕小蝶唇角含了一点笑意,她静静的听着,手里的苹果已经削好。

“这种误区在昨晚,你告诉我要小心杀手时,我就已经陷进去了。我把杀手和袍哥,全都当做了刘天龙的人。而到了今天,如常告诉我,刘天龙在三层的舱房,与两个人见面,一个是他的雇主,另一个是位年轻女孩的时候,我就把女孩的身份,自动带入进了雇主的手下里。”

燕双鹰目光平静的分析,眼神沉静如同无声的雨夜。

“直到刘天龙告诉我,那个女孩也是与老板合作的杀手,我才我想到了昨夜你对我说,要小心杀手。想起了如常说,你晕船要好好休息。我将这一切串联起来,才终于明白,涉及这场交易的不是两方势力,而是三方,甚至更复杂。”

燕小蝶把削好的苹果,放在燕双面前,她抬头赞叹道:“程大哥,你真是聪明,仅凭着蛛丝马迹,就看的比局中人还明白。景标大哥果然没有浪费,他那么多夸人的好词。”

燕双鹰微微一笑,弹了弹烟蒂。
“我很好奇,这批货究竟有什么秘密,让雄踞一方的清水炮哥大当家霍杰命丧黄泉,让雇主和刘天龙如此大动干戈,甚至连道上的金牌赏金猎人,出自神秘齐家的你,都身陷其中。”

燕小蝶听到他提齐家,真正的惊讶了一回,“我该说程大哥,你真是见多识广,还是消息灵通?原来你连齐家都知道。不过,说到货物我真的一头雾水,因为一切开始的特别莫名其妙。”

燕双鹰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拿起燕小蝶削好的苹果,“哦?愿闻其详。”

燕小蝶思索道,“我的师父与霍老大是旧交,他们的交情似乎不错,不过在我看来,这是件很不可思议的事儿。很多年前,我师父带我在霍家过过年,那个时候还在抗战……后来也见过两次,就又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直到最近,霍老大突然派人来找我。”燕小蝶回忆着,有些不可思议的说,“我当时感觉很奇怪,不明白他找一个老朋友的徒弟,能有什么事。”

“但你还是去了。”燕双鹰慢慢的说。

“嗯,我去了,而且他把我约在了喜乐门大酒店。我看他这么神秘和正式,就料想他肯定有重要的事找我。”燕小蝶说。

燕双鹰一下子就想起了,他约见五号,在喜乐门看到燕小蝶的那天。

“我在包厢里见到了霍老大,闲话几句话后,就进入了正题。”燕小蝶平静的目光凝重起来,她将那晚与霍杰见面的情况,讲述了出来。

“照你这么说,事情真是处处偷着蹊跷。”燕双鹰皱起眉头,“霍杰早就察觉到了什么,居然还向你托孤。站在他这种位置的人,无不霸道狠厉,绝对不可能屈服,甘心等死。”

“我当时也感觉十分奇怪。”燕小蝶苹果削好以后,又切成了四瓣,一瓣一瓣的拿着吃。

燕双鹰看着她这个习惯,忍不住笑了笑。

燕小蝶一边吃,一边回忆着道:“他确实不像甘心等死的人,而我也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托孤人选。但是现在想来,他应该是感觉到了极大的威胁,所谓的托孤只是一种预防。”

燕小蝶又将齐家对她的委托,还有昨晚齐蓝对她的说的情况,告诉了燕双鹰。

“让我觉得十分奇怪的是,齐家对霍老大也十分上心,专门让我注意他的安全。当时我十分不明白,既然这么在意霍老大的安全,为什么不派自家族人,反而要出钱用我。直到昨晚,我遭遇了身手要远超袍哥的杀手,才突然想明白,或许齐家是因为在与另外一股势力较量,抽不出人手来做这件事了。”燕小蝶思索道:“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齐蓝会孤身出现,而且也遭到了击杀。”

“这个与齐家较量的势力,会不会是原货主或者雇主?你刚才也提到,袭击你的人,水平远超袍哥。既然不是刘天龙,那是雇主和原货主派来的人,可能性就非常大。”燕双鹰分析道。

燕小蝶肯定的说,“是原货主。”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燕双鹰有些奇怪的盯着她。

燕小蝶道:“因为我们的预料出现了一点误差,今天确实有人上门找我,但她的目的不是动手杀我。”

燕双鹰思索了一瞬,了然道:“那个出现在三层舱房的女孩子,就是你昨晚和我提到的老朋友,对吗?

燕小蝶笑了笑,“程大哥,你这个人实在太聪明了。没错,她是我的儿时玩伴,你来之前她来见我了,是她告诉我,她们杀手组织的头,就是这场交易的原货主,原货主要求他们一旦走漏消息,被不相干的人知道货物存在,不管了解多少,都全部杀掉灭口。所以我想,他们就是与齐家较量的那股势力。”

燕双鹰沉思片刻,点了点头又问,“齐蓝,是否还活着?如果他还活着,有些答案或许能从他口中得知。”

燕小蝶摊了摊手,“不知道,昨晚我们失散了,而且就算他还活着,也不一定会来找我。”

两个人分析了半天,还是发现源头都在这批货上,而货物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依旧一无所知。

“看来还是要尽快见到锦玉。”燕双鹰自言自语了一句,他眼神复杂的看向燕小蝶,“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这关系到以后我们的关系是合作,还是对立。”

燕小蝶有点奇怪的看着他,“什么问题?”

“你保护如常,是为了和霍杰的交情,还是因为你现在代表了齐家?”燕双鹰认真的问。

燕小蝶手指灵活的转着手里的刀,沉默了片刻,才慢悠悠道:“这对程大哥你来说,区别在哪?无论我的初衷是什么,都不妨碍我始终会保护他们的这个立场。”

燕双鹰目光坦然锐利,“区别还是有的,利益总是能轻易改变一个人的初衷和立场。”

“你说的很有道理。”燕小蝶点点头,似乎十分认同,随后笑问,“那么程大哥你呢?我看的出来,你是真心实意,喜欢如常这个孩子,也是有本事能够保护他的人。但是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仅凭喜欢这个理由,是不是太单薄了。”

燕双鹰觉得自己实在不能小看孩子,如常也好,面前这个小姑娘也好,都是如此。

如常机敏灵动,小姑娘冷静通透。

只是对于如常,他更多的是赞叹和怜爱,而面对这个小姑娘时,他有时会恍然,更多时候是当做朋友和对手看待。

这两者对于别人来说很矛盾,对他来说却可以并存。

他有的时候,会很欣赏他的对手,尽管他们很多,都已经死在了他的枪下。

“起码我不会伤害他们,无论我做任何事,他们的生命安全,都会得到保障。”燕双鹰语气平淡,但是很认真。

“霍老大也好,齐家也好,对我来说都只是雇主。雇主出钱,我出力。”

燕小蝶靠在沙发上,抬眸看他,“而且这次的事,我已经身陷其中,轻易脱不了身。不过说到立场问题,你不必担心。我不会背弃一个孩子,哪怕他的身边,有着无数的危险和麻烦。”

燕双鹰深深的看着她,“这样很好,我真不希望,有一天与你为敌。”

燕小蝶笑着摊开手,“是因为我救了孙大哥,还是因为把我当做了朋友?”

“两者都有。”燕双鹰笑了笑,“还因为,如果原因是如常,那对他对你对我来说,都太讽刺了。”

燕小蝶点点头,“确实,而且我也不想与你为敌,你太厉害了,不管是身手还是脑子。我想你的对手,一定经常感叹,你太可怕了。”

燕双鹰用一种习以为常的淡定口吻道,“我听这句话的次数,比我要杀了你这句,还要多。”

他缓缓起身,“时间不早了,你休息吧!如果遇到刺杀,你不用一个人扛着,尽管来找我。”

燕小蝶送他到门口,“我知道,你别担心。”

燕双鹰已经走出门口,转身想走,却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脚步一顿,回头看着她。

燕小蝶站在门口,迟疑着似乎也有话要说,“你……”

燕双鹰看她,“你想说什么?”

“只是……”燕小蝶微微一笑,“只是想问你,有没有兄弟姐妹,会不会是叫盛饭盛菜之类的名字?”

燕双鹰忍不住乐了,他摇了摇头,“你啊!”

“你休息,我走了。”

燕双鹰一直走到走廊尽头,都能感觉到,燕小蝶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身上,他几次想要回头说点什么,却终究没有停下脚步。

评论
热度 ( 2 )

© 一剑破万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