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破万法

七分精力写原创,三分时间写同人。

写哪算哪,高兴就好。

【狼烟烽火】人间苦(英雄+猎鹰1949)

第十三章(修)

夜色浓重,起风了。

红星医院外,孙四海隐藏在树下的阴影里,在夜色里,很难有人能够察觉到他的存在。

他现在正在给翻窗进入医院的,燕双鹰和景标把风。

两个人进去了很长时间,长到他几乎以为这两人出什么事的时候,就见两个人影从正门绕了过来。

孙四海打量了四周一圈,确定没有异常,立刻迎了上去。

燕双鹰从大衣口袋里掏出包烟,抽出一支点燃后,开口:“情况真是越发的扑朔迷离。”

景标更是迫不及待的表现出,自己心中的震惊与迷惑,“是啊!太可怕了,没想到老马叔他们居然会染上霍乱!”

孙四海听到霍乱二字,心中也是一震,他看向燕双鹰露出询问之意。

燕双鹰简要的说了一下,他们在医院的所见所闻。

原来燕双鹰为了能够探望,被隔离的老马叔等人,带着景标拿了两套医生的衣服,穿上后假扮医生,蒙混看守进入了隔离区。

恰好撞上进来查看病人的医生,听到他们的谈话,得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老马叔他们的传染病,居然是霍乱。

可怕的瘟疫,传染性极强,短时间内夺走几十万人的性命,不在话下。

随后他们尾随医生去了化验室,进一步确认了这个消息。

孙四海神色之间充满了忧虑,他听完
思索了一会儿,对燕双鹰道:“也许,我们该去济仁堂药铺看看。”

燕双鹰凝眸看他,片刻之后慢慢道:“你的进步很大。”

孙四海死里逃生一次之后,改变非常大,性格比以前沉稳了,也更加善于思考了。

对此燕双鹰有点欣慰,也有点惆怅,不过很快他就把这丝情绪抛开了。“走吧!”

景标一头雾水,明明白天都已经去看过了,还有什么好看的。
不过他发现燕双鹰做事,总有他的道理,连忙跟了上去。

三个人影敏捷的翻过院墙,进了济仁堂药铺。

推开药铺的门,燕双鹰冲孙四海点点头,对方立刻领会了他的意思,走到里面四处查看。

后面跟上来的景标忍了一路,十分不解,“大哥,咱们到药铺来干什么?”

“看看。”燕双鹰淡淡的说。

“看看?”景标十分不解的重复。

“如果老马叔真的在这里染上霍乱,那么房子里的东西,一定会告诉我们什么。”燕双鹰淡淡的说。

景标还是没反应过来,“屋子里的东西又不会说话,你告诉咱们什么呢?”

燕双鹰瞥了他一眼,“注意观察,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

景标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转身去了另一个方向搜查。

燕双鹰打着手电,走向了药柜。

三个人在屋里转了好几圈,什么都没发现,决定去正屋看看。

进了正屋,燕双鹰道:“孙四海你在楼下,景标你和我上楼。”

孙四海点点头,打着手电仔细观察着楼下。

燕双鹰上了楼,就和景标分开了。他进了明显是客房的房间,四处查看了一遍,在床下发现了一条明红的腰带。

景标从另一间房走了进来,“西头那间卧房是老马叔的,没发现什么。这……这是什么?”

“一条女人用的腰带,在床下找到的。”燕双鹰一边说,一边转身向楼下走。

景标跟在他身后,说道:“可老马叔是光棍一条,没讨老婆。”

“而店里的伙计又是男人,这条腰带会是谁的。”燕双鹰补充道。

景标猜测道:“会不会是老马叔在外面找的野女人。”说着,他忍不住嘿嘿一笑。

“那她不是该住在,老马叔的房中吗?”燕双鹰反问。

“对呀!你瞧我这猪脑子。”景标锤了一下头,“那这腰带会是谁的?”

两个人说话间,已经走到了楼下,孙四海想说什么,但是还是决定听完他们的谈话再开口。

“你注意到床上的被褥了没有?”燕双鹰回身看着景标。

景标不明所以,“被褥,被褥有什么奇怪的吗?”

“那是一间临时客房,否则屋里的人只要将被子叠起来,而不是卷起来。”燕双鹰说。

“可,这又能说明什么?”景标完全跟不上燕双鹰的思路。

燕双鹰分析道:“这样一条鲜亮的腰带,绝不会属于一位中年妇女,肯定是年轻姑娘用的。腰带上没有灰尘,证明腰带主人离开的时间不长。”

景标点点头,但还是不明白。

燕双鹰继续道:“这家药铺是霍杰设在宜宾的秘密联络点,知道的人,除了霍杰外,只有如常你和锦玉。那么几天前住在这个秘密联络点的年轻姑娘,除了霍杰的妹妹锦玉还能有谁?”

“太对了,一定是锦玉!”景标愣了一下,立刻高兴的拍手,“大哥,我可真是服了你了。对了,你说她现在会在哪?”

“我不是神仙,不会未卜先知。”
燕双鹰笑了一下,看向孙四海,“你有什么发现?”

孙四海笑了笑,“也不知道算不算有价值的发现?”他指了指桌上放着的,褐色小药瓶,“在桌脚下发现的。”

燕双鹰走了过去,拿起药瓶仔细的查看了片刻,凝眸看向孙四海,“这是日文。”

孙四海点点头,一旁的景标惊讶的自言自语:“日文,小日本的字?”

燕双鹰问道:“景标,这家药铺卖西药吗?”

景标摇了摇头,“这是个中药铺,不卖西药,西药太贵了,一般的药铺都进不起。”

“大哥,你不做药的生意,不了解行情,也就是在半年前吧!一箱盘尼西林,就是这样一个小瓶子,就能值两根金条。”他比划了一下,“过去我们九号码头,就做过不少药的买卖。”

“中药铺出了西药的瓶子,这可真是怪事。”燕双鹰轻声感叹了一句,说完用手帕包好瓶子,收了起来。

景标说:“也许是谁得了病吃完药,就把瓶子给扔这了。”

燕双鹰不置可否,一直没出声的孙四海,突然开口,“外面有人!”

三个人立刻凝神,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风很大呜呜作响,街道上已经看不到行人了。

赵雅琴关好门,看着三个男人带回来的陌生女孩。“她是?”

景标开口,“她就是锦玉。”

原来刚才三人在药铺,正好撞到了带着伙计潜入的锦玉,为此几人还动了手,还好景标及时认出了锦玉。

如常一看到锦玉,立刻朝她扑了过来,“小姑!”

锦玉一把接住他,拍了拍他的后背,寒意笼罩的神色也和缓了下来。

林玉仙走过来,打量了锦玉一眼,“她就是锦玉?”

燕双鹰点了点头,指了指椅子,“都坐吧!”

众人坐下,景标简单的将众人的身份介绍给锦玉,又将霍杰被杀,他和如常逃亡的过程说给了她。

在对彼此的身份有了了解之后,锦玉立刻诚恳的道谢,提到她大哥被杀的事,她既愤恨也悲伤,最后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刘天龙这个人狼子野心,忘恩负义,就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我应该多提醒我大哥的……唉!”

众人对这事多少都了解一点,也是唏嘘不已。

燕双鹰沉思了一会儿,向锦玉问起了关于货物的事。

锦玉立刻从头讲起,他们是如何到达了长春,如何与货主见面,当得知货主居然是日本人时,她是多么的惊讶和反感。

平心而论,她对日本人是丁点好感都没有,所以当她知道对方是日本人后,虽然不能翻脸,但谈话时连看都不想多看对方一眼。

而货主和雇主定下的规矩也特别奇怪,必须要带上一个叫中村的日本人,钥匙必须由他保管,这次行程也绝对保密,更重要的是,货主还要求一批杀手跟着他们。

锦玉虽然奇怪,但是也没有多想。
直到到达宜宾后,伙计不小心打翻了箱子,在打开箱子发现里面的玻璃瓶碎掉了之后,中村惊慌的如同见了鬼,并且连夜逃跑了。

到达宜宾接货的霍杰感觉事情不对,立刻请了一位懂日文的先生,翻译瓶子上的文字。

锦玉正想说关于瓶子上的文字,赵雅琴就已经拿着刚才燕双鹰从济仁堂药铺,拿回来的小瓶子,说道:“二号病毒,活体试剂,高度危险。”

众人都非常惊讶,没想到赵雅琴居然还会日文,几人讨论了一番,可以确定瓶子里的是病毒霍乱。

锦玉继续讲述,霍杰决意取消交易,把货物掩藏起来,然后回了重庆打算与雇主交涉。
恰在霍杰走后,锦玉的手下全部染上了霍乱。

“单看小瓶内的病毒,高度危险都不足以概括它的可怕。老马叔他们不过沾了下手,就立刻染上了瘟疫。”燕双鹰在屋里缓步走着,神情严肃到了极点。
“你们想一想,这种东西一旦传播开来,那可真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赵雅琴心有余悸的低声道:“太可怕了,我连想都不敢想。”

林玉仙非常不安也很困惑,“你说,老板为什么要买这种可怕的东西?他要做什么?”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燕双鹰面无表情。

“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林玉仙摇了摇头,神情忧虑。

“从我得知雇主是老板的那一刻起,这种预感就一直围绕在我心头,否则我是不会插手这件事。”
燕双鹰说。

“但愿我们的预感是错误的,否则……”
林玉仙叹了口气。

“锦玉。”

“哎!”

“如今你大哥霍杰被害,刘天龙率杀手四处寻找你和那批货物的下落,你手下的弟兄又全部染病。整件事情已经失去了控制,一旦让瘟疫流行起来,不光是我们,宜宾城中所有人,都将遭遇灭顶之灾。”
燕双鹰凝重的说道。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点点头,面色凝重。

“我懂,可事到如今,我也没有办法。这批货粘在手里,扔又扔不得,毁又毁不得,而且我大哥……唉!我也是走投无路。”锦玉叹了口气,既发愁又无奈。

燕双鹰本来背对锦玉,沉思片刻后,他猛的回身,“如果你信得过我,就将这批货交给我来处置吧!”

“你?”锦玉似乎不敢相信,又似乎只是纯粹的惊讶。

“是的。”燕双鹰点头。

“你又能怎么做呢?我们已经给你添了很多麻烦,不能再把你往火坑里推了。”锦玉不同意。

燕双鹰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话,“有所不为,有所必为。”

众人相互看了彼此一眼,又全部看向燕双鹰,对他无比的敬佩。

“锦玉,我可以答应你三件事。第一,将你手下染病的弟兄们,送进医院治疗。第二,杀死刘天龙,为你大哥报仇。第三,用最安全的方法,处置这批货。怎么样?”

“你说的是真的?”锦玉不可置信的问,这些事说起来很容易,做起来却很难。

“千真万确。”

“玉姐,事到如今恐怕只有他能挑起这副担子。”景标劝道,他对燕双鹰十分信服。

锦玉点了点头,“程大哥,我信任你,就这样办。”

燕双鹰继续道:“我不是英雄,更不是神仙,我只是个普通人,因此需要大家的帮助。我想告诉你们的是,能够看到的敌人并不可怕,至少我们知道如何消灭它,但这一次,我们面对的却是那些无法看到,却随时可以夺取我们生命的东西。”

“所以我虽然很需要你们的帮助,却绝不会勉强诸位。”

众人相互对视,每个人都嘴唇紧抿,神色肃穆。

燕双鹰回头,一一看过,然后伸手,“愿意加入的请伸出你们的右手。”

孙四海一直坐在他身后的桌旁,进屋之后他几乎没说过一句话,此刻却站了起来,走到燕双鹰身旁,“你做什么,我就跟着你做什么。”

赵雅琴冲燕双鹰一笑,把手也放了上去,随后林玉仙也走了过来。

“谢谢。”

“留着你的客气话谢别人吧!就是上刀山,我们也会跟着你。”林玉仙不客气的说道。

“你这是为了我们,我要是不去,还算是个人吗?”景标也走了过来。

最后是锦玉,“病毒是我带来的,就是为了我手下那些染病的弟兄,为了程大哥的救命之恩,我也得加入。”

至于如常,他搬着个圆椅,爬了上去,总算凑够了身高。“能算我一个吗?”

众人都看向如常,笑了起来,刚才肃穆紧张的气氛也被冲淡了。

“师父,算我一个吧!我还是很有用的。”如常说。

锦玉忍不住拍了他的后脑勺一下,“你一个小孩子,有什么用?”

“小姑,你可别小看人。”如常不服气的反驳,“你问问我师父,登高爬梯,上房揭瓦,钻个通道,走个钢丝,大人干不了的,我都能行。”

锦玉被他这丰富的词汇量给惊住了,众人则笑的更欢了。

燕双鹰摇头笑道,“好,算你一个。”
随后他凝视着众人,郑重的道:“谢谢大家。”

众人讨论了一下,确定接下来必须要做的事,送锦玉手下染病的弟兄去医院,找到中村,详细了解货物的来龙去脉。

第二日,清晨。

燕双鹰起早穿好衣服,准备出门,却发现孙四海起的比他更早。

“起来了。”燕双鹰说。

孙四海点点头,“我刚才出去买了早饭,吃完再出去吧!”

燕双鹰想了想,同意了。

其他人都还没起,燕双鹰也没叫他们,左右还早。

喝了一口汤,燕双鹰开口,“我今天去刘天龙那,拿点钱回来。你去苏记糕点铺看看,看看小蝶那里有没有什么消息。”

孙四海应了一声,给自己也盛了一碗汤。“一号,你小心点。”

燕双鹰笑看了他一眼,“放心,刘天龙他们都不是我的对手,愚蠢的令人想要发笑。”

虽然略为担忧,但是孙四海对他还是相当有信心。

整整一天,事情也正如燕双鹰计划的那样,顺利的从刘天龙那里拿来了金条,然后送锦玉手下染病的弟兄去了红星医院。

医院内,医生对燕双鹰手下送来的人,还有大方的出手,产生了极度的好奇和疑问。

燕双鹰恰好得知,医院里出现了药物失窃的事,他心底微微一动,思索了一会儿,内心就已经有了想法。

他断定盗药的人,就是中村一郎。

在他全心处理和调查,因为霍乱引起的事件时,老板已经对事情起了疑心,打算带人前往宜宾。

不过此刻他对这件事,还一无所知。

燕双鹰带着众人医院,搜捕中村一郎的时候,天色也不知不觉的暗了下来。

毫不夸张的说,燕双鹰是最好的猎人,没有他捕捉不到的猎物,耐心和细心,还有敏锐的观察力,永远是他最好的武器。

在夜色渐深的时候,他带着众人,在药房抓到了中村一郎。

这个日本男人从骨子里蔑视中国人,这是一种很常见的心理,抗战时期,很多日本人对中国人抱有一种极端的轻贱心理,他们做出的事绝非一个残忍能够形容。

燕双鹰按下锦玉被激怒后拔出的枪,面无表情的将一个小玻璃瓶塞进中村的嘴里,捏住他的下巴,让他嚼碎这些小玻璃瓶。

看着中村倒在地上混合着血水,吐出的玻璃渣,燕双鹰毫不怀疑,在这个男人眼里,自己已经等同魔鬼。

人实在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可能痛快利落的死亡,并不让他有多少畏惧,然而死亡之前的痛苦,却让很多人却步。

中村终于屈服了,他不敢再流露任何的不屑,或许此刻他多少被燕双鹰的手段和胆量所震慑了,这种畏惧磨灭了他对中国人的不屑。

燕双鹰终于从他嘴里得知了一些,有用的线索。

中村一郎是731部队的一员,731部队在1945年被摧毁,长官石井被捕,他和一部分人员带着十几箱霍乱逃入民间,后期他们小组的组长前田樱,带着他们伪装成中国人,隐藏在东北的一个杀手组织内。

后来,他和小组内的另一个成员佐藤幸之助,被国民党逮捕,带到了重庆。

翻译许先生,代表国民党内的一位高官与他们交谈,许诺只要交出霍乱病毒,就可以放他们离开。

然而霍乱病毒存放的位置,只有前田樱知道,所以后来许先生通过他们,联系到了前田樱,前田樱也同意了这个交易。

中村心里很清楚,他们存在的价值并没有那么重要,前田樱之所以答应和国民党的交易,一方面是形式所迫,另一方面是她也有自己的盘算。

前田樱对于日本投降的这件事,绝对不能接受,她对所谓的天皇圣战有着超出一般日本军人的狂热心理。

所以换句很直白的话来说,对于能够任何可以祸害中国人的机会,她都不会放过。

从心底来说,中村对这个年纪比她小的女人,抱有一种绝对的畏惧心理,对方的恶毒和癫狂,让他看到对方时心里都发毛。

燕双鹰又让赵雅琴向他询问了,二号病毒治疗的方法,传播的途径,以及安全销毁的方式,然后让人将他送去隔离室治疗。

“生命是非常宝贵的,但凡你们对生命有那么一点尊重,都不会对我们中国人,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

燕双鹰神色紧绷,面若寒霜,“虽然很想看着你痛苦的死去,但我不会这么做。已所不欲,勿施于人。想必像你这样的人,不会懂。就是希望你以后,在做事之前,先摸着自己的良心,想一想自己会不会下地狱。”

中村听完赵雅琴翻译过来的话,若有所悟,神色复杂。

评论
热度 ( 3 )

© 一剑破万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