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破万法

七分精力写原创,三分时间写同人。

写哪算哪,高兴就好。

【狼烟烽火】人间苦(英雄+猎鹰1949)

第十四章(修)

燕双鹰走出药房,赵雅琴和林玉仙跟在他的身旁。

“你是怎么想到中村还在药房的?”
林玉仙问道。

燕双鹰开口,“上午我在药房查看的时候,发现窗台下有两个脚印。脚尖朝着窗户的方向,而窗台上却是干干净净的。如果中村跳窗离开药房,那窗户上面怎么会,没有脚印呢?”

“由此我断定,他一定还藏在药房中,待夜深人静后,再来取药。”

“你常说,最危险的地方才最安全。”赵雅琴轻声感叹。

燕双鹰笑了笑,补上一句,“这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了。”

“731部队,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太可怕了,幸亏他们没来得及,将这些东西大规模投用于战争,日本就投降了,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赵雅琴心有余悸,十分后怕。

“日本人没来得及用,看起来现在有些人要用了。”燕双鹰语调讽刺的说。

两个女人面色一变,林玉仙忍不住道:“你,你是说老板?”

“你认为呢?”燕双鹰反问。

林玉仙点点头,“不错,许先生所说的那位军统的高级将领,一定就是他。”

“这一点可以确定。”燕双鹰淡淡的说。

三个人正说这话,医生们抬着中村前往隔离室,正好路过他们。

“停下。”中村支撑着从担架上坐起,语调虽然生硬,但十分认真的道了谢,“谢谢。”

赵雅琴笑了一声,“这就叫以德服人,我发现你这个人,狠是狠,但最讲道义。所以很多人既怕你,又很佩服你。”

燕双鹰笑了笑,一旁的林玉仙一直若有所思。
“你说老板,要用这些歹毒的东西做什么?”

燕双鹰转身看着她,“刚刚中村说了半天,你还没听明白?”

“明白什么?”林玉仙心底有一个猜测,然而她的潜意识不想承认。

“日军731部队研究这种病毒,是做什么用的?”燕双鹰直视着她的眼睛。

“你是说老板要用这种病毒……”她瞪圆了眼睛,几乎脱口而出。

“嘘!”燕双鹰四处张望了一下,还好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交谈。

“目前的情况尚不明确,我们先不要妄下结论,一切还是用事实说话吧!”

“我最怕你说这样的话!”两个女人异口同声,燕双鹰看着她们,笑了笑,“因为我从来没有说错过,对吗?”

片刻之后,他神色凝重的低叹,“但愿这一次是我错了。”

燕双鹰他们一行人在医院忙活到了半夜,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今夜就不回旅社了,病人总是需要人照看。

事实证明,他带众人留下的决定是对的。

因为在这个寒冷的夜晚,医院遭遇了杀手们的围杀。

锦玉和景标先后被抓住,如常也被一个杀手挟持带走了。

至于孙四海,他傍晚去了苏记糕点铺,就再也没回来。

燕双鹰本来打算处理完中村一郎的事,就去找找他。

结果他还没有行动,杀手们已经夜袭而来。

这又是一场非常激烈的战斗,算不得赢,因为如常他们被抓走了,就在他面前被抓走了。亦算不得失败,因为他们都还活着,只要活着事情就会出现转机。

林玉仙低声啜泣,赵雅琴蹲在她面前安慰她。

燕双鹰从楼梯走上来,面色是前所未有的难看。

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急促的脚步声,就从身后的楼梯口传来,孙四海急匆匆的跑了上来。

“一号!”他十分着急的扯住燕双鹰的衣袖,连称呼都忘了改,“你们都没事吧?”

燕双鹰看着他,“你去哪了,为什么现在才回来?”

孙四海对目前的状况,有点迷惑,但是看着医院一片狼藉,空气里还有没散去的火药味,再看这三人难看的脸色,他就知道肯定没有发生什么好事。

“我去了苏记糕点铺,小蝶姑娘昨天就在那留了封信。铺子的伙计告诉我,小蝶姑娘还留了句话,意思是让等她的人,等到她明天天亮,如果天亮没回来,那就不用等她了。”孙四海喘了一口气,快速的说道。

燕双鹰闻言,面上寒意更重。

孙四海把信递给了他,“我心里不踏实,就打算先等她到晚上,如果她还没回来,我就先回来告诉你们一声,免得你们挂念我。然后我就一直等到了现在。”

燕双鹰低头撕开了信,他看完之后又是沉默了许久。

孙四海迟疑的看着燕双鹰,“你们这到底出什么事了?”

燕双鹰闻言,却是扭身看向哭泣的林玉仙,以及神情也是十分低落的赵雅琴,但他终究什么都没说,转身下了楼。

孙四海跟在他身后,走了医院门口。

月光洒下,在空旷的街道上,显得十分清冷。

孙四海侧头看着燕双鹰,见他一言不发的抽着烟,脸色难看到了极致,也没再追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孙四海默默的抬头,看着夜空的高悬的冷月,轻轻叹了口气。

过了一会儿,燕双鹰手里的烟只剩下一个烟头时,他的神色缓和了下来。

“今晚有杀手上门,锦玉,景标,还有如常都被抓走了。”燕双鹰深吸了一口气,“你知道吗?当那个杂碎挟持如常的时候,我本可以打碎他的头,但是我在那一刻感到了恐惧,如果我的枪口偏一点,如常的命运就很难说了。”

孙四海扭过头看他,“一号,这不像你。”

燕双鹰笑了笑,笑容是道不尽的沉重。“你心里的一号,什么时候都可以冷静自如,杀人还是救人都不会多眨一下眼睛。但是,四海,我觉得我也会害怕失去,我已经不想再承受失去了。”

孙四海听他这话,心里堵得厉害。“别担心,我帮你把如常救回来。”

“我发觉自己近来的感慨真的是太多了,不过起码你还活着,这是我至今还非常庆幸和感激的事。”燕双鹰回身看着他,笑了笑,话锋一转,“伤感起不了任何作用,我们准备一下,离开这里,这个夜晚还很漫长。”

孙四海点点头,“一号,小蝶姑娘在信里对你说了什么?”

燕双鹰顿了顿脚步,“她在做着一件和我们相同的事。走吧!我会从头和你说起。”

花开两支,话分两头,另一边燕小蝶他们已经按照计划,开始行动了。

天黑了,却没有星星,风有点冷,吹的人手脚冰凉。

四十一号小楼,731残部租住的院门口。

守在门口的人,只觉得脖子一凉,低头下意识看了一眼,就再也没有移开目光。

鲜血如泉涌,浸湿了衣衫,他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
随后身体一歪,倒了下去,永远闭上了眼睛。

关寒露从他身后拽住他的后衣领,轻轻地将他放倒在地,然后她冲暗处的燕小蝶他们招招手。

关寒露是一个很合格的杀手,正面和燕小蝶对战,绝对不敌。然而杀手并不需要正面较量,他们多半潜藏,毫无存在感,一旦出手,一击必杀。

关寒露的刀稳准狠,了结一条性命,也就是一个呼吸之间的事。

燕小蝶摸了摸脖子,感觉凉飕飕的,她觉得杀手组织,真的不太会使用杀手,像关寒露这样的杀手,隐于暗处才能发挥最大价值。

齐蓝冲身边的人做了个手势,大家就都按照计划,分开行动了。

战斗开始的很快,四十一号小楼内的杀手,猝不及防之下,死伤了不少。
反应过来之后,也已经在齐家人的包围之下了。

燕小蝶在杀了几个人之后,遇到了一个对手,对手是个女人,身手很不错。

燕小蝶边打边追,花费不少时间都没有制住对方。

燕小蝶觉得那个女人,似乎是有意识的往外跑。
她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战局,并没有什么异常,他们马上就要取得胜利了。

燕小蝶决定去追,事实上对方并没有跑多远,其中一个齐家人虽然死在了对方的枪下,却也阻隔住了对方的脚步。

她追了过去,把女人堵死在了小楼对面的小巷里。

燕小蝶对着漆黑的小巷眨了眨眼,穿着黑衣服的年轻女人,发现无路可逃,扭身对着她冷笑。

前田樱的枪被燕小蝶卸掉了,对方好像也不太喜欢用枪,居然拿着刀对着她。

她拔出靴子里藏的匕首,朝燕小蝶扑了过去。

刀芒寒意彻骨,匕首擦过刀身,火花四溅。

燕小蝶的刀插进前田樱的肩膀,她吃痛的倒吸一口气,她一旋身,腿高高抬起,用力劈下,燕小蝶身体向后一倒,避过她的攻击。

“跑不了,就想拼命了。”燕小蝶游刃有余的笑了笑,她上下打量对方,心里盘算着如何下手。

“你很厉害。”前田樱喘着气,说话的口音有点奇怪。

燕小蝶挑了挑眉,“你是日本人吧?”她上下打量日本女人,事实上这个女人还很年轻,不过二十多岁,长着一张无比清纯的脸。
“你们日本女人,走路的姿势有点怪。我以前遇到过一个日本姑娘,她是个好人。可惜,后来她死了,而且好人太少了。”

前田樱听着,露出了冷笑。

燕小蝶打量着她,“你是731残部,对吧?我真是觉得奇怪,你们为什么这么执着祸害我们中国人?难道不做点丧尽天良的事,你们心里就不踏实。”

前田樱注视着燕小蝶,“你是个厉害的人,你们齐家都很厉害,但是你们输了。”

燕小蝶忍不住笑了,“目前我没有一点要输的迹象,还是你要和我同归于尽,你身上绑着炸药包?”

前田樱没有回答燕小蝶的问题,她平顺了呼吸,再次举着匕首扑了上来。

燕小蝶也不再留情,她有一个习惯,制敌而不是杀敌的时候,她会把把对方手脚先打断。

片刻之后前田樱倒了下去,她的两只手不自然的低垂着,额头上全是冷汗,眼睛却死死的盯着燕小蝶。

燕小蝶一开始和前田樱交手,就已经可以确定,对方不是她的对手。

然而她在意的是对方说过的那句,意味不明的话,以及对方现在看她的眼神,简直令人发毛。

并非纯粹意义上的愤恨,有种让人说不出的癫狂和轻蔑。

燕小蝶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乖乖屈服吧!不然我真的会忍不住打断你的两条腿。”

前田樱吸着冷气,忍着痛,露出一种令人发毛的笑容。

“我说过,你们输了,因为你们全都要死。”

燕小蝶看对方如此信誓旦旦,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

“你们齐家总是阴魂不散……咳咳,我们知道,摆脱你们不可能。”前田樱挪着受伤较轻的左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只能同归于尽,所以我们在屋子里放了炸药。所有人都会死……”

燕小蝶神情冷了下来,她转身就想走,身后的前田樱低低的笑声传来,“你现在去也来不及……只能亲眼看着自己亲人死去,卑贱的支那人。”

像是印证她的话一般,前方传来了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爆炸带来的冲击非常大,燕小蝶连忙拖着前田樱的衣领,往小巷里面跑。

当然她并不是想救对方,如果可能她恨不得把对方丢进爆炸的地方,只是她还有话没有问完。

燕小蝶跑的飞快,然而这是条死胡同,她一咬牙,松开前田樱的后衣领,脚用力一蹬,跃上墙头。

只是她还没从墙上跃过去,热浪气流就已经将扑压了过来,她被推出老远。

凌空落下时,她只来得及调整了一下姿势,就地一滚,然后被碎瓦砾混合尘土,砸了一身。


与此同时,刘天龙和老板正面对面谈论,今夜刺杀并不令人满意的结果。

两个人意见产生了分歧,老板觉得刘天龙办事不力,几十号杀手,连三个人都处理不了。

刘天龙则觉得老板纯属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完全不知道那个叫猎鹰的男人的厉害。

另一边,燕双鹰简单的把事情对孙四海讲述了一遍,然后分析起今晚的夜袭。

他们可以肯定刺杀的人,是刘天龙手下的袍哥。

至于这些人的目的,可以断定是杀人灭口。

而刘天龙为什么要如此积极的做,这件看起来风险极大,却没有利益的事。

燕双鹰觉得是老板指示刘天龙做的,因为只有他最担心货物的秘密泄露出去。

老板与刘天龙也确实如燕双鹰所料,坐在一起商量下一步行动。

而锦玉、景标、如常,则被严加看守,浑身上下被绳索牢牢束缚。

锦玉认定燕双鹰就是出卖他们的奸细,如常则是对燕双鹰充满了信心,并且努力说服锦玉相信自己的师父。

江边,林玉仙正在仓房里守着昏昏沉沉的中村一郎,她坐在椅子上,翻来覆去的想着这个夜晚发生的事,越想越是觉得不对劲。

她觉得自己好像隐隐的抓住了什么,但仔细去捕捉,又什么都没抓住。

这时,赵雅琴走了过来,“玉仙,去休息一会吧!”

林玉仙拍了拍她的手,“好。”然后起身走了出去。

江边的风很大,树影婆娑,夜色里既可怖又凄冷。

燕双鹰坐在货包上吸着烟,目光幽深的注视着水面。

“扔了吧!烧到手了,”林玉仙缓步走了过来,声音很轻。

“中村,怎么样了?”燕双鹰问。

林玉仙答道:“挺好的,我刚和雅琴换了班。”
她看着燕双鹰,“你在想什么?”

“今夜发生的事。”燕双鹰声音低沉,话语意味深长,“我要理清思路,重新审视所有的人,所有的事。这是个很艰难的过程,我预感自己将要在困境中做出抉择。”

林玉仙感到无比的困惑,此刻她还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对什么。

中村说想见燕双鹰,有很重要的话要告诉他。

赵雅琴连忙出了仓房,到江边寻找燕双鹰,结果还没走近,她就听到了激烈的争吵声,她感到很奇怪,连忙加快了脚步。

等到她走到江边的时候,却不见林玉仙的踪影。

“玉仙呢?你们刚才在吵什么?”

燕双鹰脸上的线条紧绷,事实上这个晚上他的脸色都没好看过。
“别问了。”

他极力压制着自己生硬的语气,他的心情好不起来,无论是面对今晚的夜袭,还是他现在实行的计划。

赵雅琴叹了口气,“难得见你发这么大火!中村有话对你说。”

燕双鹰终于侧身看了她一眼,“哦?去看看。”

中村躺在临时搭好的床塌上,见到燕双鹰和赵雅琴走来,连忙起身。

他对燕双鹰十分的畏惧,还有一些他自己也不能否认的敬佩。

他在敬佩一个中国人,在这之前他无法想象。但事实上,中国人很善良,那种人性的光辉,感动了他,他没办法再昧着良心,不承认之前所做的事是错的,也不能在隐瞒一些没有说出口的重要线索。

中村缓缓的开口,赵雅琴从旁翻译。

“我向你隐瞒了一些情况。你问我我的组长前田樱在哪,我说她不知所踪,其实是是骗你,我知道她的下落。”

中村目光明明灭灭,内心充满了挣扎和矛盾。
“她带着自己培养的杀手,先我们一步到了宜宾,她的身边也带着一批货。不过,我不知道她住在哪,这次我真的没有说谎。”

“我很高兴,你对我说了实话。”燕双鹰看着他,拿着燕小蝶给他留的信,晃了晃,“我的一位朋友,恐怕正和你的组长交战。”

中村看着他手里的信,“是齐家的人吗?”

赵雅琴翻译过这句话,燕双鹰惊讶的问,“连你也知道齐家?”

中村苦笑了一声,“一年以前或许更早,他们就察觉到我们,并且盯上了我们。在1945年之前,我们有很多人,就是死在了齐家手里。”

燕双鹰点点头,“看来,他们一直在盯着你们,即使日本投降后也没放松。”

中村叹了口气,不欲再谈齐家,“二号病毒,实际上被分成了三份。”

燕双鹰深吸了一口气,与赵雅琴对视了一眼,“三份?”

“第一份数量最多,为了掩人耳目,由袍哥负责押送。”中村靠着身后厚重的床板,低喘着,“第二份就是从第一份里分出来的,雇主说目标太大,容易暴露,分开的话,更加保险,所以第二份由许先生和佐藤君负责。”

“老狐狸。”燕双鹰咬牙切齿的感叹。

“最后一份在组长手里,她说齐家阴魂不散,如果不能彻底解决他们,雇主就算拿到货,也实行不了计划。她要用二号病毒,引诱齐家人,将他们一网打尽。”

燕双鹰联想到燕小蝶给他的信,料想他们此去就是冒着极大的风险,现在听到中村的话,更是觉得他们生死难测。

他的心被揪紧了,然而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你们究竟对齐家做过什么?他们为什么对你们保持着,如此之高的警惕心?日本的军队有很多,你们这个部队又没有冲锋陷阵在最前,日本投降后又被摧毁,都到如此地步,为什么他们还是没有放松警惕?”

“我不太清楚。”中村低垂着眼睛,“大概是因为士兵们,之前在战场上使用过细菌武器。”

“什么?731部队在战场上使用过这种武器?”燕双鹰变了脸色。“结果呢?”

赵雅琴连忙把这句翻译了过去,中村点了点头,说了一句话,就低下头,不敢看他们二人的眼睛。

赵雅琴大惊失色,失声道:“什么?”

燕双鹰看着她,连忙问道:“他说什么?”

“他说,通过战报了解到,中国军民死伤近……四十万人。”赵雅琴声音低了下去,“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燕双鹰捏紧了拳头,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和仇恨,吼道:“四十万!四十万!你们对中国人犯下的罪行是无法偿还的。我真的无法想象,在日本投降后,这种歹毒的细菌武器,竟然再一次通过你们的手,卖给了中国人的败类!”

他呼出一口气,咬牙怒喝道:“你应该知道会有多少人,会因此而死去。你们做这些的时候,站在我们这个国家的土地上都不会羞耻吗?也对,你们恐怕连羞耻两个字,都不会写。”

“那在面对你们自己国家的孩子时,都不会心虚吗?他们知道自己有你们这样,满手血腥的长辈吗?还是说,你们的孩子心肠也和你们一样冷酷歹毒?”燕双鹰紧紧盯着他的眼睛,语气严厉的逼问。

中村一郎瑟缩着,他十分的畏惧,也确实感到了惭愧和后悔。

“对不起,把这些事情告诉你,我已经不奢望得到您的原谅,只希望可怕的事情,不要再发生。”

燕双鹰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怒意,声音平静了几分,“我还是那句话,在做事之前,摸摸自己的良心,看看自己以后会不会下地狱。”

“虽然我很痛恨你们所做的一切,但是却感谢你据实相告。同时我也希望,您够帮助我了解这个行动计划的内容。”

中村一郎点点头,“我愿意用我的实际行动,赎我犯下的罪孽。”

燕双鹰缓和了神色,“有关这个行动计划,你都知道些什么?”

“前几天在长春,我听到许先生和佐藤提到过猎鹰计划。”中村说完这句话,燕双鹰和赵雅琴的面色又变了,他们彼此对视着,惊疑不定。

中村也是偶然听到的,他知道的并不算多。

又谈了几句,燕双鹰叮嘱他好好休息,然后侧身对赵雅琴道:“我们出去走走。”

赵雅琴点点头。

躲在覆盖着防水布的货堆后面的林玉仙,赶紧偷偷溜了出去。

两个人往外走,赵雅琴见燕双鹰眉头紧皱,忍不住安慰道,“你在担心小蝶妹妹吗?你说过,她很厉害,我想她会平安无事的。”

燕双鹰停下脚步,摇了摇头,“或许我应该再多关注她一点,我明知道她的处境同样很糟糕,却……希望像你所说,她没事。”

他忧虑的目光,凝视着前方无尽的黑夜,只觉得自己的整颗心,都像被这寒冷的夜晚吞没。

评论
热度 ( 3 )

© 一剑破万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