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喵抛汪弃红尘

俗世一文渣,唯以变强自勉。

(人生苦短,热爱发糖,热爱产粮。然而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写出什么鬼东西来,关注须谨慎。)

【狼烟烽火】人间苦(英雄+猎鹰1949)

第十五章(修)

孙四海重新回到了苏记糕点铺,等待着燕小蝶。

燕小蝶曾经付给掌柜一笔不菲的酬劳,所以糕点铺一直都没有关门。

坐在柜台前的看店伙计,打着瞌睡,几乎下一刻就要扑到桌上睡着。

孙四海坐在靠窗的桌边,昏黄的灯光罩住他,在视觉上带给他几分暖意。

他有些疲倦的捏了捏鼻梁,不抱希望的把目光投向了店门口,然后下一刻他忍不住站了起来。

一个年轻的姑娘踏着无尽的夜色,走入灯火之中,她的眼睛幽暗如深渊。

“原来是你啊!孙大哥。”

来人正是燕小蝶。

孙四海从店里走了出来,“小蝶姑娘,你没事吧?”

燕小蝶冲他笑了笑,“我能有什么事。程大哥呢?我想见见他。”她的声音柔和,语气却是不容拒绝的坚定。

孙四海不知为什么,就是觉得燕小蝶有点奇怪,看着她的笑容,他莫名的觉得,夜晚的风真的很凉。
“没问题,我带你去找他。”

一路无话。

孙四海本就不是话多之人,再加上他看出燕小蝶似乎并不想说话,因此只问了一句,二胖现在如何?得到答案,不错。之后,就再没说什么。

江边的风更大了,吹的衣服猎猎作响。

“孙大哥,你和程大哥说一声,我想和他单独聊聊。”燕小蝶在江边停住脚步,她少有的没有把头发扎起来,长发披在肩头,被风卷起,掩住了她此刻不笑面容下的漠然。

孙四海看了看前方,已经在视线之内的仓库,点点头。“好,你等等。”

孙四海走进仓库的时候,正好与燕双鹰撞上,他出现在孙四海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赵雅琴也从不远处的货堆后,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把狙击枪。

孙四海并不惊讶于他们的警惕,事实上他也是拿着枪走进来的。

世事无绝对,这个仓库看似安全,却不能百分百保证不会被人发现。

“一号,小蝶姑娘,就在外面等你,说想和你单独谈谈。”孙四海说。

燕双鹰点头,拔腿就往外走,孙四海几乎觉得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但是马上又觉得只是自己的错觉,因为燕双鹰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如水,他连忙扯住燕双鹰的胳膊,“等等,一号,她看起来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

孙四海摇摇头,“说不上来,你注意点。”

燕双鹰皱了皱眉,转身走了出去。

燕小蝶站在江边,她的侧影在夜色里,看着孤独单薄。

江水翻涌的声音和风呼啸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却盖不住燕双鹰平缓的脚步声,那脚步声落入她的耳中,格外清晰。

她回头看到的就是,满面寒霜,却极力让自己显得平和的燕双鹰。

“你好像特别愤怒?”燕小蝶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心底努力压抑的东西,突然就平复了下来,因此她又可以挂上如往日一般的笑容。

燕双鹰在看到燕小蝶的那一刻,就明白孙四海所说的奇怪是什么了。

她身上那种阴郁的感觉,还有努力抑制的杀气,让看的透的人感觉危险,看不透的人感觉畏惧。

但是那种危险的感觉,在她转身的那一瞬,突然平复了下去。

燕双鹰注视着她的眼睛,那双眼睛亮如星辰,然而却又总有迷雾氤氲。

“对不起。”他深吸了一口气,侧过头不去看她的眼睛,“如常被人抓走了,我没能保护他。我……有负你所托。”

燕小蝶愣了愣,随后安慰似的冲他笑了笑,“他还活着就行,我们总会有机会救他。倒是你,看起来很难过,需要我把肩膀借给你靠吗?”

燕双鹰并没有被她的话逗笑,只是摇了摇头,“你看起来比我更糟,发生了什么?”

燕小蝶呼吸一窒,随后微微一笑,“我想先听听,你身上发生的事儿。”

燕双鹰看着她,沉默了片刻,“如果这能让你好受点,那如你所愿。”

“谢谢。”燕小蝶说。

燕双鹰的讲述语调很平缓,似乎再多曲折离奇,惊心动魄的事,在他的讲述里都没什么值得惊叹的。

燕小蝶虽然神色波澜不惊,心底却没有表面上表现的平静。
“程大哥你真的很厉害,总是能从旁人看来是死局的境地里,杀出一条生路来。”

燕双鹰摇摇头,不知在否认什么,“齐家为什么会盯上731部队?我知道抗日那些年,有很多民间力量,我曾经也是其中一员。齐家的大名,我在那个时候就听过。”

“齐家,说来的话,百年世家。他们的祖上就是皇帝的暗卫。后来几经变革,代代人都没逃脱这种职位。为了任务,也是为了生存,这个家族培养子孙的方式就是,灌输忠诚,注重事情的实际利益,却毫无感情可言。”

“后来到了现在,虽然已经没有皇帝了,也用不着给人卖命,这种培养子孙的方式却保留了下来。”

燕小蝶笑了笑,“这都是我师父,跟我说过的。其实我感觉他们还有很多秘密,虽然这是一种传统的培养方式,可能他们自己都习惯了,但我还是觉得不可思议。没有必须要完成的任务,不用给人卖命,干什么还过这种异于常人的生活。”

“你这样说,看起来他们的心一定很冷。”
燕双鹰点点头,“但是在这件事上,他们的心却是热的。”

“齐家人唯一能够称作执念的,大概就是国家吧!或许可以称作对故土的忠诚和归属感。在这件事上做出的任何牺牲,对他们来说都是极具实际意义的。”

“731部队,或许在别的地方,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但是在东北,起码在我看来,恶名昭彰。齐家本家就在东北,盯上他们实在不奇怪。”燕小蝶侧过脸,凝眸望着滚滚江水。

“日本人对我们这片土地,这个国家的人,所做的事,残酷程度万言难述。旅顺,南京,东北,还有更多我们知道的,不知道的,那些在别的地方发生的事情。”燕双鹰面色肃然悲凉。“还好无尽苦难,已经结束。”

燕小蝶看向他,幽然叹息,面上是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沧桑。
“为什么我觉得并没有结束,好人还是在受苦,还有人要祸害包括我们在内,所有的苦命人。”

“会有国泰民安,好人都不再受苦的那一天。”燕双鹰注视着她的眼睛,“虽然现在还没到,但我想一定会有那么一天。但是在这之前,需要我们所有人去努力。”

燕小蝶看着他的眼睛,好一会才缓缓点头。

燕双鹰对她露出,温和的笑容,“现在,愿意告诉我,你的经历吗?”

“当然。”

“大体情况我已经在信里告诉你了,我们今晚的行动的目的,就是清理731残部,拿到那批货。”
燕小蝶低垂着眼帘,“刚开始一切都很顺利,那些人被我们打了个措手不及。但是后来……”

【两个小时前

燕小蝶从地上坐起,垂眸盯着地面,她把自己微微颤抖的手,慢慢握成拳,然后缓缓地站起。

她抖了抖衣服上的尘土,低咳了几声,望向前方。

整条小巷的围墙,也被爆炸波及了,坍塌了一大半。

前田樱半个身子被埋在碎石下,生死不知。

燕小蝶面无表情的走到她面前,探了探她的鼻息,还活着。

燕小蝶有一瞬间的茫然,然后她迈开步子向四十一号小楼走去。

爆炸太大了,这个认知,让她之前还焦躁的心,都冷了下来。
所以她不急,只是慢慢的向前走。

房子塌了一大半,火光冲天,爆炸的余波刚刚过去,燕小蝶踏着尚有余温的废墟,怔愣着。

“猫姐!”二胖气喘吁吁的冲了过来,这是他们约好的。燕小蝶每次有什么重要的行动都会带着他,一般情况下,都只是让他躲在暗处负责盯梢。

看到他,燕小蝶恍惚的大脑,突然清醒了过来。

“事情还没完。”燕小蝶轻声自语。

二胖小心翼翼的看着她,又低声叫了她一声,“猫姐。”

“一切都太突然了。”燕小蝶盯着水面,轻声对燕双鹰说:“我走过去,看到塌掉的房子,就知道完了。爆炸太大了,怎么可能还有人活着呢?”

“当我意识到,可能只有我还活着的时候,我想的居然是,货物一定不在这小楼里,既然这里只是葬送我们的陷阱,那他们肯定不会把货物放在这。”她的笑容在这一刻,平静的让人不寒而栗。

“我刻意让那个女人逃跑了,我假装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让二胖悄悄的跟着她……”

【燕小蝶站在变成废墟的四十一号小楼前,她以为自己会在下一刻就忍不住冲过去,杀了前田樱。但是没有,她很冷静的安排二胖藏起来,嘱咐他等着前田樱醒过来逃跑时,跟上她。

二胖身手不是特别好,但是跟踪和逃跑很在行。

一切都按照她预想的发展了,不过前田樱很警觉,她在街上绕了好几圈,确定燕小蝶还处于伤痛之中没有追上来,也没有别的人跟踪她,这才去了另一个地方。

那是一个更隐秘的地方,位于宜宾最乱的一条街,这样的地方,很多城市都有,三教九流龙蛇混杂。

二胖跟着她,看她进了一个废弃的小饭馆。

半个小时后,燕小蝶顺着二胖留下的隐秘标记,找到了二胖。

“猫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二胖看她追了过来,很小声问道。

“你先盯着她。”燕小蝶说,“只要盯着就行了,小心点,情况不对你就跑。”

二胖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那你呢?”

燕小蝶看着饭馆的门口,凝视了好一会,然后毫不留恋的收回目光,没有回答他,转身走了。

燕小蝶没有急着去苏记糕点铺,她的情绪像是被人抽空了一般,理智控制着她的所有行为。

她回了自己租住的旅社,向伙计要了一盆水,然后端回了她和关寒露租住的房间。

她脱下硝烟味浓重的外套,解开了已经松散的发绳,然后慢慢的重新梳洗了一番。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神情是前所未有的冷静,眼神像是冬日里冻结的湖水,毫无波澜。

燕小蝶有些讽刺的想,自己果然才是最得齐家真传的人,无论是身手还是心肠。都到了这种地步,她还能把做最有实际意义的事,这个准则完美的执行。

“你们都死了的话……我不会为你们流一滴眼泪。”燕小蝶起身,拿起了关寒露这些天一直看的旧书,贴在了胸口,“但我会追查和731残部合作的所有人,用我活着的时间为你们报仇,天涯海角绝不放过任何人。”

燕小蝶走出房门,去了苏记糕点铺。

她以为她可以一直保持这种愤怒过了头,反而游离在外的冷静,然而当她看着茫茫夜色的时候,还是有一种凄茫的感受。

她并不是特别的难过,起码抵不过早年亲人尸骨无存,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

只是心里空荡荡的……

见到孙四海的时候,她有点失望,虽然预料之中,但是还是失望。

因为她突然发现自己很想,见一见燕双鹰。

就算她现在还没有办法,肯定对方的身份,也无所谓。

就是想去见见他,假装他就是……自己仅存于世的亲人。】

燕小蝶将整件事情讲完,整个人似乎也恢复了正常,她微微一笑,“程大哥,我得去把没做完的事情都做完,我知道你的处境并不比我好,我原本打算留下来帮你的。”

燕双鹰看着她,“我明白,让孙四海和你一起走吧!他能帮到你。”

燕小蝶看着他,“你呢?你要做的事情也很危险。”

燕双鹰温和的笑了笑,“我有我的计划,让他跟着你,我反而更放心。”

燕小蝶想了想,同意了,“嗯……总觉得来见你一面,心里反而好受多了,程大哥,你保重。”

她转身欲走,燕双鹰突然开口,“等等。”

其实刚才在他看到燕小蝶的那一刻,就觉得面前的女孩,眼神十分奇怪。

那种仿佛下一刻就要走过来,抱住他大哭一场的感觉,如此的强烈。

他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然而他们的距离并不近,他刚才下意识的没有走过去,对方的脚就更像钉在了原地一般,既没往前,也没后退。

后来他靠近了一步,对方就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她在竭力的克制自己。

直到她说,见到你我心里好受多了,燕双鹰反而不想,再这么压抑下去。

他叫住了燕小蝶,然后伸手,动作极轻的拥抱了她。

燕双鹰可以清晰的闻到她身上,那种无法洗去的火药的浓重味道,他伸手摸了摸燕小蝶的头发,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悲伤。

燕小蝶一回身,就被他抱住了,她微微一愣,随后抬起手,同样拥抱对方。

她的手触碰到燕双鹰坚实的后背,突然就有了一点想哭的委屈,然而心却无比踏实了。

纵然泥潭深陷,血雨腥风,不见归途又如何?

如果他真的是……那自己就再也不是孤苦伶仃一人。

三哥。
她的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音。

过了一会儿,两个人放开彼此,燕小蝶静静的注视着他,深深的吸了口气。

燕双鹰侧头,没有看她的眼睛。

他并不后悔刚才那一刻的冲动,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小蝶。”

“嗯?”

“我有一些话想对你说,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我希望……你能明白。”

“我明白。”燕小蝶轻声说道。

赵雅琴回到江边时,燕小蝶和孙四海已经离开了,只有燕双鹰一人盯着江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蝶妹妹走了?”赵雅琴问。

燕双鹰点了点头,心事重重的皱紧了眉头。

“她总是这样来去匆匆。”赵雅琴又问。“事情顺利吗?”

燕双鹰双手插兜,“我让孙四海跟在她身边,希望能对她有所帮助。接下来,我们也要面临一场非常重要的战斗。”

赵雅琴点了点头,“你说。”

燕双鹰向赵雅琴说明了,自己要回一趟登云旅社,然后又拿出一张字条,让赵雅琴记下,第二天到城里去发电报。

林玉仙从仓库里溜出,漫漫的靠近二人,偷听着他们的谈话,然而越听她的脸色就越凝重,她所认识的这个程汤,是……共产党。

燕双鹰仿佛一无所觉,目送着赵雅琴回仓库照看中村,然后转身离开了江边,前往登云旅社。

登云旅社内,有两拨人找过燕双鹰,一拨自然是老板的手下,洪雪儿吴枢斗,一拨则是神秘的五号情报员。

老板的手下来找,在燕双鹰的预料之中,而五号情报员的出现,则更让他觉得惊喜。

从伙计那里拿到五号情报员留给他的香烟,他回到了租住的房间,用特殊的药水涂在从烟里抽出的纸条。

将内容看完后,他流露出沉思的神色,然后拿好自己的行李,走出了登云旅社。

在街上走了一会儿,燕双鹰察觉到有人在跟踪他,他面无表情的将跟踪他的人堵住,发现是老板的手下。

老板要见他,预料之中的事情,他也确实想去见见老板。

与老板的见面,是一场不见硝烟的争斗,唇枪舌剑,你来我往。

最终还是燕双鹰暂时赢得了胜利,然而他并不觉得高兴和轻松。

露出冰山一角的猎鹰计划,让他不寒而栗的同时,也十分的沉重和压抑。

此时天已经快亮了,回想这一个晚上发生的事,他突然觉得黑夜是如此的寒冷和漫长。

天亮了,锦玉三人被刘天龙莫名其妙的扔出了院子。

景标把如常抱了起来,一头雾水的问锦玉,“这,这是怎么回事?”

锦玉其实也很迷惑,但她怎么想都觉得刘天龙没按什么好心,于是冷笑一声,“哼!看着吧!只要我们一走,他们就会在背后开枪!”

景标觉得这不太合理,“如果他想杀咱们,刚刚在院里为什么不动手?”

“肯定有鬼。”锦玉说。

如常忍不住道:“师父来了。”

锦玉没好气的说道:“好了,忘掉你师父吧!他要是现在能来,当初就不会把我们仍在医院里不管。”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一个声音淡淡响起,“对人要有信心。”

如常高兴的喊了一声,“师父!”

燕双鹰上前摸了摸他的小脸,关切的问道:“如常,没事吧?”

如常嗯了一声,仰头看着他。

燕双鹰微微一笑,对锦玉道:“你啊!还不如一个孩子。”

他的出现,真正的打消了景标锦玉二人的怀疑,锦玉心有愧意的低下头,也就是在这一刻,她真正的对燕双鹰心悦诚服。

燕双鹰倒并不计较,他对锦玉的观察之后也算有所了解。

硬气,有冲劲,对这个险恶的江湖也十分了解,很难轻易相信,但是一旦获取了对方真正的信任,就再难动摇。
“信任毕竟是相互的,也需要时间考验。”

一行人进了一家茶馆,燕双鹰待坐下之后,简单的嘱咐了他们几句,然后告诉他们,去龙江村的老船坞,石阶旁的竹林下,取出埋藏的货物。

锦玉三人,信誓旦旦,一定会看好货等他回来。

另一边,林玉仙跟踪赵雅琴,拿到了她即将发出的电报。
她将上面的内容看了一遍又一遍,默默的落泪。

她可以肯定自己认识的这个程汤,就是共产党,她十分痛苦,却还是下意识的想将电报撕掉。

可是一想到昨晚燕双鹰对她的指责和怀疑,她又是一阵心寒,这个男人从来就不相信她。

她咬了咬牙,收好电报,打算交给老板。
“我说过,你会后悔的。”

对此,燕双鹰仿若毫无所知。

评论
热度 ( 2 )

© 丢喵抛汪弃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