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喵抛汪弃红尘

俗世一文渣,唯以变强自勉。

(人生苦短,热爱发糖,热爱产粮。然而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写出什么鬼东西来,关注须谨慎。)

【狼烟烽火】人间苦(英雄+猎鹰1949)

第十六章(修)

宜宾江边码头。

赵雅琴站在水果摊边,随意的打量着。

燕双鹰缓步从她身边走过,赵雅琴一见是他,连忙跟了过去。
“你可算来了,我都等你一个小时了。”

“事情都办妥了。”燕双鹰戴着墨镜,看不出什么情绪,他飞快的扫视了周围一圈,没有发现任何人跟踪。

“电报已发出。”赵雅琴点头。

燕双鹰和她一边穿过人群,一边慢慢的说,“用的是你的名字吧?”

“嗯,你那边怎么样,救出如常了吗?”赵雅琴关心的问道。

“我已经让他们赶到老船坞,将埋在地下的货物起出。”燕双鹰说。

赵雅琴点点头,神情忧虑,“我总觉得这个计划太冒险,也太危险了。如果我们的大部队不能及时赶到,事情的后果便难以预料。”

燕双鹰停下脚步,侧身看着他,“记得吗?自从我们接受这项任务那天起,便一直在搏,用智慧搏,用身手搏,甚至用我们的生命去搏。我们走到今天,还能享受着清晨的微风,可那些死去的同志……想到他们,我还有什么理由,去考虑自己的安危。”

赵雅琴悲伤的看着他,“我明白你的感受。”

“想一想重庆那几十万群众,想一想我们驻扎的部队,一旦老板的计划得逞,将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燕双鹰侧头看向远方,缓缓摘下墨镜。

“我并不想去冒险,可不冒险就无法将敌人一网打尽,不冒险就无法粉碎敌人的阴谋。我别无选择。”

赵雅琴神色复杂,忧虑,悲伤,恐惧,她都懂,都明白,可就是怕……怕万一他死了,那……她没办法想象,却又无法不去想。

“答应我,你要活着回来。”她颤声说道。

燕双鹰再没侧头看她,更没有对这句话做出一个承诺。

此去生死难料。

他突然想到了,昨晚在江边见到燕小蝶时的那个拥抱。

其实什么都不问,也可以确定了他一直以来的猜测。 

当燕小蝶说,我明白的那一刻,燕双鹰突然觉得,她是真的什么都明白,都知道,只是不能说。

就像他一样,只是不能问。

下午六点半,太平旅馆。

燕双鹰拿着老板递过来的电报,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老板拍了拍手,一个人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燕双鹰看着那人,惊讶道:“是你。”

林玉仙神色复杂,从他身侧走过,“是的,是我,没想到吧?”

老板抽着雪茄,略带得意的感叹,“你真的很厉害,几次绝处逢生,博得了我的信任,但是你忽略了一点,女人的力量是不可低估的。”

“如果不是林玉仙,跟踪赵雅琴,得到了这份电报,到现在我还认为,你是毛局长的亲信程汤,而且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跟你去取货。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机关算尽却栽在了最爱你的女人手里。”

燕双鹰并不理会老板的嘲讽,反而对林玉仙道:“虽然我早就知道,你是个表里不一的人。但我还是被你表面的率真迷惑了。我低估了你的冷酷与无情,对此我无话可说。”

林玉仙深吸了一口气,眼泪不停的往下掉,语气却十分冷酷,“你说的一点都不错,我就是个冷酷无情的人。我说过,我要毁了你,毁了你身边所有的人。”

“现在看我相信了。”燕双鹰无动于衷的讽刺道:“现在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心里一定很高兴吧!”

林玉仙一边笑,一边落泪,“是的,我很高兴,高兴极了。”

“这年头能够感到快乐,实在是很不容易。”燕双鹰转身看着她的背影,“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跟踪赵雅琴?是神来之笔,还是突然变得聪明起来。”

林玉仙不说话,她怕一出声,就会忍不住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哭一场。

老板像看戏一样,饶有兴致的看了一会儿,见此开口道:“让我来说吧!因为她在船坞,听到了你和赵雅琴的谈话,这才致使你的身份彻底暴露。”

“看来我已经没有机会了。”燕双鹰漫不经心的说了这么一句。

“你说呢?”老板露出冷笑,目光冷然。

屋外埋伏的人冲了进来,将燕双鹰团团围住。

林玉仙目光复杂,心中犹疑不定。

与此同时,老船坞内正在上演一场背叛的戏码。

刘天龙带人包围了老船坞,景标夺下锦玉手里的枪,狞笑着告诉她,他才是出卖霍杰,出卖所有人的卧底。

“姓程的自以为聪明,可他万万没想到景标是我的人。”刘天龙肆意的嘲笑失败的人,与景标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锦玉气得浑身发抖,说不清是对景标失望和愤怒多一些,还是对这场注定是死局的局面感到绝望多一些。

相比于锦玉的愤怒仇恨不可置信,如常看着这一幕,平静的不像个孩子。

他站在角落里,并不感到恐惧,因为他始终相信他的师父会保护他,无论何时何地。

他只是很难过,想到了他的小蝶姑姑,在最后一次和他分开时,曾经意味深长的对他说过的一些话,“如常,以后,你无论失去谁都要坚强。这种失去,并不仅仅代表死亡。”

原来还代表背叛。

“我倒真希望你不会有机会,习惯这种失去。”

我终于还是失去标叔了。

小蝶姑姑,我很难过。

如常默默的看着,忍不住用手蹭了蹭眼泪。

被如常想念的燕小蝶,此刻正在租住的旅社房间门口站着。

孙四海和她一前一后上了楼,见她突然停住脚步,心中一动,本能去摸腰间的枪。

燕小蝶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一脚踹开了门,手里的飞刀也随之扔了出去。

房间里,齐蓝一把拉开关寒露,飞刀紧擦着她的面颊而过,插入墙壁。

燕小蝶一看到是他们,立刻瞪大了眼睛,她上下打量着他们,确定他们没有缺胳膊少腿,立刻露出开心的笑容,“不能怪我,我还以为是有人上门来宰我。没想到……你们俩命够硬啊!”

孙四海一看是燕小蝶认识的人,缓缓把枪收了回去。

关寒露看着燕小蝶,突然冲上来抱住她,“还好你没死。”她低声说。

燕小蝶微愣,然后神情柔和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然后她把目光投向了,房间里坐在桌旁的第三人,一个她绝没想到会出现的人。

“师父,您老出现在这,是有事找徒儿吗?”

一旁的孙四海吓了一跳,他没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人,居然是燕小蝶的师父。

平心而论,这个男人样貌出色,远超于在场的每一个人,他的脸色看起来很苍白,有一种纨绔子弟般的气质,然而他的眼神十分的危险。

站在他面前,除了燕小蝶,其他人都有种被压迫的感觉。

“孽徒。”齐君墨语气懒懒散散,“这么久没见,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师父,指哪方面?”燕小蝶慢慢的笑着,走到齐君墨面前,“如果是感情方面,我觉得我还是很得师父的真传,毕竟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师父都做不到的事,我也做不到。”

燕小蝶人生的第一课,就是做任何事都不能被感情所驱使,对人对事,都不该投入太多感情,一个不留心,伤人伤己。

齐君墨看了她一眼,“用你那放在脖子上,做摆设的蠢笨大脑想想,我出现在这的原因,然后再说话。”

燕小蝶非常习惯她师父说话的方式,自带过滤网,回答道:“最大的可能就是师父,也在追查731残部的事。毕竟师父不喜欢插手我的事,也不太需要我帮忙,如果是别的事,我今天大概没什么可能见到师父了。更何况,我原本以为会死掉的两个人,都和你出现在一个地方,那就更加可以肯定这一点了。”

齐君墨瞟了桌上的茶壶一眼,燕小蝶立刻非常上道的给他倒茶,他这才继续说:“说你没长进,指的就是昨晚的事。那么大一个坑,你硬是跟着齐蓝这个蠢小子一块跳,做师父的感到十分丢人。”

一旁的齐蓝眼观鼻鼻观心,好像什么都没听见。

燕小蝶眼睛里飞快的闪过什么,但她嘴上很老实的回答,“是,师父教训的是,我早知道齐蓝蠢,没想到他那么蠢,我自己也太大意了,不应该为了省事,什么调查都不做就跟着他去。”

齐蓝眼角跳了跳,但还是学着关寒露在一旁装木头人。

齐君墨倒没什么特别的表示,看着燕小蝶似模似样的叹道:“徒弟,还是小时候可爱。”

燕小蝶点头,小时候的她又蠢又冲动,像个好斗的蛐蛐,被师父一逗就冒火,对师父来说当然好玩,好玩就等于可爱。

孙四海在一旁听着这师徒俩的对话,突然就有点同情,这个叫齐蓝的小伙子。

却听燕小蝶又问,“既然师父对昨晚的事,这么清楚,肯定也在现场了?那想必不是在731残部潜伏了一段时间,就是一直暗中跟踪齐蓝他们了。”

齐君墨流露出一点满意的表情,点点头,“不错,总算学会动脑思考了。”

孙四海完全不觉得这是夸奖,燕小蝶却像是受到表扬一般,露出纯粹可爱的笑脸,“那师父是在爆炸前救下他们的?还是早就和齐蓝有所沟通。”

“齐蓝,你说。”齐君墨懒散的倚在桌旁。

齐蓝叹了口气,“我们刚到宜宾的那天晚上,君叔就找到了我们。我这才知道原来他也同样盯上了,731残部的那些人。他说,前田樱明显在计划什么,想将我们一网打尽。事实上,齐家和731部队纠缠了这么多年,也确实厌烦了,这次未必不是了结一切的好机会。”

【齐君墨在前田樱身边潜伏了很久,他深知对方是个狡猾的女人,她并不信任自己培养的杀手,货物全被她的几个亲信悄悄带往,宜宾的另一个秘密地点。

如果不能拿到货,就算杀了前田樱,也起不到什么实际作用,所以齐蓝一开始就知道,四十一号小楼是个陷阱,但是为了假戏真做演给前田樱看,他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其他人。

这也就发生了后面的事,不过他们都没料到前田樱居然这么丧心病狂,在四十一号小楼埋下了炸药,宁愿牺牲自己的亲信和手下的杀手,也要将齐家人一网打尽。

齐君墨本来并没有被前田樱派来,参与这次的灭杀计划,他和另外几个杀手派去找刘天龙。
但是齐君墨感觉非常不对劲,就匆匆忙忙的赶到了四十一号小楼……

杀手已经被解决的差不多了,齐蓝松了一口气,却突然听到一个声音,“齐蓝,叫上你的人快撤!”

齐蓝回头,看到的是站在小楼围墙上的齐君墨。

他刚想问怎么了,就突然听到一个族人喊:“糟了!那家伙在引爆炸药!”

“快跑!”

“你疯了?”

场面顿时混乱起来,所有人一边喊,一边跑。

齐蓝跑的飞快,他离小楼的后门比较近,带着几个人就朝后门跑。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灼热的热浪向他们扑压了过来,齐蓝只来得及打开门跳出去,就被爆炸的气流掀翻在地。

当时情况十分危急,爆炸的威压一波接着一波,小楼外围的墙立刻就塌了。

要不是齐君墨拎着他的衣领,一把把他拖开,他整个人就要被埋在墙下了。

但是爆炸带来的危机远远没有过去,火舌无情的舔舐了过来,齐君墨把他拽了起来,然后扛着被爆炸热流冲击,昏迷过去的齐青,飞快地跑了出去。

齐蓝跑的非常快,在下一波爆炸热流扑过来之前,他们终于冲出来后门那条窄小的胡同,齐蓝灰头土脸的捂着胸口,心有余悸。

等他从爆炸带来的震撼回过神之后,清点了一下人数,活着逃出来的人,没有几个。

他没有在活着的人当中看到燕小蝶,当时他的心情非常不是滋味。

关寒露就站在他身旁,她失魂落魄的盯着四十一号小楼,那里已经是一片火海。

她定定的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毫不迟疑的朝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齐蓝一把拽住她的手臂,对上她冷如冰刀的眼神,他只是摇了摇头,“你现在回去也没有意义,这么大的火,野猫不可能还活着。”

关寒露目光冷然的看了齐蓝一会儿,然后甩开他的手,固执的说,“就算烧成灰,我也得把她找回来。”
说完这句话,她侧过头,凝视前方一片火海,面无表情的脸上落下一滴泪。

齐君墨把齐青放到在地上,探了探他的的脉搏,闻言抬头,“我的徒弟可没有你们这么没用,想她点好吧!”】

燕小蝶听完齐蓝的讲述,走到关寒露身边,握住她的手,笑眯眯的对齐君墨说:“总体来说,大家都有过失,你说呢?师父。”

“没错,是我考虑不周,也轻敌了。”
齐君墨坦然承认了,“今天晚上,师父带你把场子找回来。”

燕小蝶立刻用力点了点头,“好,今晚把他们,揍的亲妈都认不出来。”

一旁的三个人都默默无语。

夜晚到来,它像是一声口令,每个人都即将在属于自己的战场开战。

刘天龙和景标并没有得意太久,所谓的乐极生悲,说的大概就是他们。

洪雪儿带人去抢夺货物,却与同样为老板做事的刘天龙混战在了一起。

因为老板并没有告知彼此的存在,更加没有见过面,导致出现了这种狗咬狗起内讧的局面。

锦玉带着如常翻窗逃走,却看到赵雅琴正拿着枪,等待着他们。

刘天龙带来的人,在这场混乱的战斗中,几乎全部被杀,同样洪雪儿等人也是带着货物狼狈回归老板身边。

落单的刘天龙被锦玉杀死,此仇此恨也算是有了一个了断。

另一边林玉仙不忍看燕双鹰被杀,拔枪指向老板。

面对老板的质问,她不是没有矛盾和犹豫,然而在这一刻她并没有觉得恐惧,只是疲倦。

“刚刚我想了很多,已经不想再想下去了。老板,请你放他走。”

燕双鹰平静就像一个局外人,他缓缓的将事情讲出,原来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景标才是内奸,今日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内,五号情报员也终于揭开了自己的神秘面纱,原来他竟是老板的副官,李瑞山。

太平旅馆外枪声响起,杀声震天,解放军的部队已经将整个旅馆包围,
事情出现了反转,老板成为了这个局的输家。

战斗一直持续到天完全黑了下来,
天破晓之时一切尘埃落定。

废弃的小饭馆后院,燕小蝶看着被她一次次打倒,然后又一次次爬起来的前田樱,露出复杂的神色。

对方狼狈不堪,浑身上下全是血,头发散乱的披着,只有眼神是不变的凶狠和癫狂。

“用最干脆的手段解决对手,是对生命的最后一点尊重。对于像你这样的人,我实在不想浪费这一点尊重。”燕小蝶一脚将她踹倒,“不过,折磨你也没意思……地狱旅行愉快。”说完,她将刀刺入前田樱的胸膛。

所有活着的人站在院子里,望着彼此一时无言。

关寒露的神色有些怅然。世事多变,曾经的杀手组织,已经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牵涉其中的阴谋也圆满解决了,她觉得自己既像局中人,又像局外人。

燕小蝶收起刀,看着前田樱的尸体,心中却并没有觉得痛快,
“老实说,前天晚上我是真恨死了这个女人,我当时就想,抓到她以后,我一定要用最残酷的手段折磨她。”

“我本来也不想杀她,我想打断她的四肢,割掉她的舌头,让她去乞讨。让她最看不起的中国人,用那种怜悯的目光接济她,让她永远像狗一样在地上爬,是对她最残酷的惩罚。”

齐蓝走到她身旁,同样注视着前田樱的尸体,开口道:“但是真正对上她以后,反而觉得没什么意思。”

孙四海站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并不觉得他们可怕,反而有一种从骨子里渗出的悲哀,笼罩住了他的心。

“因为再怎么折磨她,死掉的人也不可能复活……算了,不提这些了。”燕小蝶又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走进了屋里去找齐君墨。

齐君墨收起枪,拍了拍铁箱封好的二号病毒,慢悠悠的说:“真是一场漫长的游戏,齐家终于可以功成身退了。”

燕小蝶看着他,“师父……您要走了吧?”

齐君墨看着自家徒弟,“怎么,还舍不得为师了?”

“不,完全没有。”燕小蝶非常无情的回答,不过她的眼神,带着一种近似
星光般的柔和安慰。“只是觉得,过往的事该放下了,一辈子都沉溺其中,太苦了。”

齐君墨手中动作一顿,垂眸沉默片刻,他看了燕小蝶一眼,“多话。”

“师父走了,江湖险恶,多动脑子。”

扔下这不伦不类的道别话,他晃晃荡荡的走出院子,消失在路的尽头。

意料之中的反应,燕小蝶目送他离开,然后又送走了齐蓝。

关寒露丢下一句,在旅社等你,也离开了。

最后院子里只剩下两个人,燕小蝶对想问些什么的孙四海道:“咱们去找程大哥吧!”

孙四海点点头,看着遍地血腥,破碎的肢体,无言的叹了口气。

战争很残酷,好在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评论
热度 ( 3 )

© 丢喵抛汪弃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