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喵抛汪弃红尘

俗世一文渣,唯以变强自勉。

(人生苦短,热爱发糖,热爱产粮。然而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写出什么鬼东西来,关注须谨慎。)

【狼烟烽火】人间苦(英雄+猎鹰1949)

番外

九号码头,燕双鹰吃力的侧身,看着莎莉开着船逐渐远去。

他有些怅然,然后转身拎着药箱踉踉跄跄的往前走。

他走的十分吃力,身上的伤口无时无刻不再折磨他,他扶住巨大的货箱,低头喘息。

有脚步声传来,一双黑色的皮靴映入他的眼帘,他抬头,皮靴的主人伸手扶住他,轻声道:“三哥。”

燕双鹰这个时候反而踏实了,他倚在妹妹身上,笑着调侃,“还是我家小蝶,最可靠啊!”

燕小蝶侧头看了一眼,他脸上的伤口,想说什么又把话咽了回去。

燕小蝶扶着他进了仓房,随手扯了一件搭在货箱上的绿色大衣,扔在地上扶他坐下。

“伤到哪了?”燕小蝶打开他带在身边的药箱,“我帮你处理一下。”

燕双鹰倚在身后的货箱上,笑了笑,“我没事,你是怎么知道我会在这?”

燕小蝶一听他的问题,脸色立刻冷了下来,“我一直在追踪你的痕迹,有些事自然不难推测。我比你早到了一个小时,毕竟我也有我的路子。”

燕双鹰越看自家妹妹,心里反而越踏实,这种可靠而又踏实的感觉,并不仅仅源于对方的强悍,还有那种血脉相连的亲人带给他的温暖。

他看着妹妹闹小脾气,反而一直忍不住笑,“生气了?”

燕小蝶拿着棉签蘸着药,擦了擦他脸上的伤口,闻言盯着他的眼睛,想说什么,又觉得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好地方,她能推测到的,别人为什么想不到,从来就不能轻看任何对手。

“这里不能久留。”燕小蝶站起来,环顾了四周一圈,“我们要尽快离开。”

燕双鹰点点头,在她的搀扶下起身,兄妹二人,拿着药箱很快就离开了仓房。

兄妹二人并没有走多远,天上就下起了大雨,燕小蝶向四周望了望,扶着燕双鹰进了一个荒废的小院。

屋里积满了灰尘,几乎看不到什么家具,燕小蝶扶着他在桌边坐下,刚想说什么,就看他按在桌上的手,不住的淌血。

燕小蝶咬了咬嘴唇,扶着他的肩膀,低声道:“三哥,你把衣服脱了,我帮你上药。”

燕双鹰拍了拍她的手,“别这样,我没事。”

对方身上的寒气几乎要化成实质,犹如利剑出鞘,逼人心魄。

燕小蝶没说话,帮他把上衣脱掉,看他缠在胸前的绷带都被血染透了,眼神犹如结了冰的湖水,寒意彻骨。

她上药的动作极轻,而且迅速,穿好衣服后,燕双鹰抬头看着她,见她神色不见任何异常,反而想要叹气。

他已经非常了解自己的妹妹,对方越是不笑,越是平静,也就越危险,犹如暴风雨前夕的宁静。

“三哥,你睡一会儿吧!”燕小蝶本来有些话想对他说,见他神色疲倦之极,又开始心疼了。

“我给你守着。”她把带在身边的绿色大衣,盖在燕双鹰身上,这样说道。

燕双鹰躺在铺满稻草的硬床板上,应了一声,“好。”

然后他闭上了眼睛,但是却没有立刻睡着,脑子里各种念头飞速划过,直到他得出一个结论,内心被寒意笼罩。

屋子里除了门外的暴雨声,十分安静,他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去寻燕小蝶,只见对方端坐在桌旁,不知在思索什么。

大概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燕小蝶抬头向他看了过来,“怎么了,伤口疼?”

“没事。”燕双鹰冲她微微一笑,重复了一遍,“没事。”

燕小蝶缓缓点了点头,“那就安心睡吧!我给你守着。”

燕双鹰闭上了眼睛,意识昏昏沉沉的陷入深眠。

他并不知道,在他休息的这段时间,有多少人在为他牵肠挂肚,有多少人在努力寻找他的踪迹。

比如被黑狼抓走的赵雅琴和林玉仙。

比如被他气走的莎莉。

又比如刚刚得知他消息的锦玉和如常。

燕双鹰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快亮了,身上的痛感消去了不少,他起身攥了攥自己的手,气力也恢复了大半,正常的行动是没问题了。

他抬头去寻燕小蝶,正好看她倚在门口,拿一块沾着雨水破布,擦着刀。

刀芒寒厉,刀的主人侧脸隐在还有些微暗的天色里,眼神幽暗莫测。

这样的她无疑是陌生而遥远的,燕双鹰想,或许这才是真正的燕小蝶,独自在夜色里行走的那些年,无所依靠,只能守着寒刃独自到天明。

似是察觉到了燕双鹰的目光,燕小蝶望了过来,露出笑容,“三哥,你醒了。感觉好点没,要不要吃点东西?”

她收好刀,将随手扔在桌上的背包打开,里面装着一些水果和馒头。

燕双鹰点点头,接过她递过来的纸包,拿出一个馒头,咬了两口。

燕小蝶难得没有心情吃东西,她坐在桌旁,看着燕双鹰不知在想什么。

燕双鹰咬了两口馒头,想到其他不知消息的朋友,说道:“不知道孙四海他们,怎么样了?”

燕小蝶环着手臂,回答道:“孙大哥应该也来重庆了,事情发生的太突然,等我们想找你的时候,那些人已经把我们包围了。因为觉得两个人目标太大,我和孙大哥决定分开走,然后我追着你的踪迹一直到这,如果不出意外,他应该也到了。”

她从背包里掏出一个水壶,递给燕双鹰,继续道:“二胖是和锦玉姐他们一起回重庆的,我已经通知他接应孙大哥了,你不用担心。”

燕双鹰接过水壶,没有喝,反而站起来,拍了拍她的肩膀,“你的心情看起来很糟,别这样,我没事。”

燕小蝶看着他,突然叹了口气,“你受伤,我心情能好才有鬼了。三哥,你……你该对我有点信心。”

燕双鹰有点疑惑,惊奇道:“我一直对你很有信心,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你遇到这样的事儿,为什么丢下我一个跑了。”燕小蝶气鼓鼓的说,“我才不信,你没有一点时间来找我?亏我还傻乎乎的在饭馆,等你带我大吃一顿。”

“那我以后天天都带你大吃一顿。”燕双鹰摸了摸她的头发,像是在安抚发脾气的小动物。

“三哥,我们在讨论很严肃的事情。”燕小蝶盯着他的眼睛,踮着脚尖,与他面对面说道,“吃不吃饭不重要,不,应该说第二重要。总之,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你怕连累到自己以外的任何人的想法。”

燕双鹰看她踮着脚说话,都替她觉得累,只好又重新坐回到了床上。

他很少会对人有愧意,会对别人解释什么,想到了就去做,只是每当他看着自己妹妹,明明还是个孩子,却总表现出远超于她这个年纪的机敏与冷静,他就没办法不感到心痛。

对方在气什么,他当然明白。
如果双方换个位置,对方身处险境,却什么都不告诉他,他会更加生气。

然而明白是一回事,怎么做又是另一回事。

这是私心,无关对方强或弱,就是想要对方处于安全的环境中,才放心。

“哥,我希望你明白,我是你妹妹。”燕小蝶看着他,末了又叹了口气,俯下身蹲在他面前。“我不弱,不会轻易死掉,也不会再离开你。”

燕双鹰听她这么说,眼眶泛红,侧开头不看她的眼睛。

燕小蝶也并不需要他承诺什么,说完了想说的,主动岔开话题。“也不知道,雅琴姐她们怎么样了?”

燕双鹰叹了口气,“下落不明,我担心他们已经落在老板手里了。”

燕小蝶点点头,拍了拍他的手。“事情真的很复杂啊!这个局里,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棋子和棋手,不断错位变换。”

“精准的评价。”
燕双鹰也看着她,想着刚才醒过来,看到她坐在门边的情境,忍不住问道,“小蝶,你刚才在想什么?”

燕小蝶一歪头,冲他笑笑,“想了很多,过去的事,还有你和雅琴姐她们。”

燕双鹰难得好奇起来,“想我们,你想了什么?”

燕小蝶趴到他的腿上,仰头看着他,笑嘻嘻的说,“当然是想我哥魅力无人能及,多少美人姐姐,都为他倾心。比如雅琴姐,姓林的姐姐,还有刚才在码头那位……”

燕双鹰不自在的干咳两声,侧头盯着墙壁,“你的小脑瓜里,到底都装了什么?”

燕小蝶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腿,“三哥,说真的,你到底喜欢谁?如果真的动心的话,就说出来,藏着掖着难免以后会留遗憾。”

燕双鹰无奈的看着她,“你不懂。”

“我怎么会不懂?”燕小蝶撇撇嘴,“没吃过猪肉,又不是没见过猪跑。”

“不一样。”燕双鹰更加无奈了,“小蝶,感情的事,你不懂。我确实喜欢她们当中的一个,但是我不会爱她,更加不可能和她在一起。”

燕小蝶也很无奈的看着自家三哥,“你说我不懂就不懂吧!其实我懂不懂也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三哥,将来有一天你不会后悔吗?不用急着回答我,我先给你讲个故事吧!”

燕双鹰颇为挫败的看着自己的妹妹,“行,你说吧!”

“那是抗日还没有结束的时候,我师父带着我去窃取一份情报,然后我们被人发现了我师父为了脱身,挟持了一个日本女孩。”燕小蝶忆起往事,语气带了几分沉重,“本来我们成功脱身后,就该把那个女孩放了,但是那些日本人紧追不舍,我们没办法只好带着她继续逃。”

“刚开始的时候,我师父和她彼此都看对方不顺眼,经常爆发争吵。那女孩个性很温柔,但是骨子里十分的倔,我师父有时候故意刁难她,不给她饭吃,她也不肯低头。后来我们走的路越来越多,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对彼此的了解也就越来越深。”燕小蝶单手托着腮,回忆道:“她和前田樱完全是两种人,虽然她也是日本人,我却没办法讨厌她。她来到中国,从来没有伤害任何人,相反还总是偷偷的帮助,我们那些受苦的同胞。再后来,我就感觉,她和我师父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燕双鹰静静的听着,肯定的说道:“后来,你师父爱上了她。”

“应该说,彼此都爱上了对方。”燕小蝶抬头看他,笑意变得苦涩起来,“可惜爱了就是劫。到死,都没说出口。”

燕双鹰神色一震,“那个女孩死了?”

燕小蝶点点头,继续说,“后来,那些追兵追了上来,她替我师父挡了一枪,死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世上如果没有战争,该有多好。”

“我师父把所有的追兵都杀了,他自己也跟地狱里爬出的恶鬼没什么区别,浑身是血。那天晚上,我师父挖了一个大坑,然后陪她躺了整整一夜,我就在地上守着他们坐了一夜。”

燕小蝶头枕在燕双鹰腿上,缓缓的说,“第二天天亮,我师父爬上来的时候,对我说了一句话。我好像爱上她了,可惜以前……我不懂,她不说。

燕双鹰发觉这是一个令人窒息的故事,他下意识的深吸了口气,没说话。

“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其实他也死了。我师父他本身就不是感情充沛的人,他动了一次情,就足够痛一生。我想,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爱上任何人了。”燕小蝶低声说完这句话,仿若又回到了多年前的那天清晨,只觉惋惜又觉悲哀。

燕双鹰喟然长叹,摸了摸她的头发,“或许,你师父和那个女孩,注定没有结果。那个女孩为什么不说?那是因为她知道,他们之间,横跨着国恨家仇。在家国面前,个人的感情实在太微茫了。”

“话虽如此。”燕小蝶枕着他的腿,没有动,“但是到死,连句喜欢都没说,真的不会遗憾吗?有些事情,彼此都尽力,哪怕最后没有一个好结局,起码不会后悔。”

“你说的也没错。”燕双鹰温和的笑笑,“但是并不适用在我的身上。”

他低头看着燕小蝶移过来的视线,“因为我和你师父一样,爱人已经长眠在心里,再也放不下别人了。”

兄妹两个再次沉默了,过了一会儿燕小蝶才开口,“原来如此……那你觉得苦吗?”

燕双鹰摇了摇头,“不苦。”

怎么可能不苦,只叹情深缘浅。

门外传来一点动静,燕双鹰立刻去摸枪,燕小蝶也连忙起身,轻手轻脚的走向门口。

有人走了进来,毫无防备的被刀架住了脖子。

燕小蝶一看对方侧脸,立刻放下了刀,“锦玉姐?”

锦玉转身立刻露出惊喜的笑容,“小蝶妹妹,原来你和燕大哥在一块,太好了!”
她兴奋的拉着燕小蝶的手,冲着门外喊:“如常,快进来!”

燕双鹰也走上前来,恰好如常也走了进来,立刻俯下身扶住他的肩膀,“如常。”

“师父!”如常也十分的高兴,“小蝶姑姑!”

“你还好吗?”燕双鹰问道。

如常点点头,关切的问,“我听小姑说,您受伤了?”

燕双鹰摇摇头,“没事了。”
然后他起身对锦玉道:“我明白了,吴玉霞找过你们?”

锦玉一时没转过弯来,“燕大哥,你怎么知道?”

“否则你和如常,不会知道我到了重庆,也不会知道我受了伤。”燕双鹰笑了笑,淡淡说道。

锦玉点点头,“没错,她昨晚带人到我家找你。燕大哥,究竟出了什么事,雅琴姐和玉仙姐呢?”

燕双鹰想起不过短短几日发生的事,心中感慨万千,“一言难尽。”

锦玉环顾了一下小屋里简陋的摆设,看着桌上摆的冷馒头,还有丢在桌脚的染血绷带,忍不住掉眼泪,“燕大哥,你们为什么不去我家,偏偏要在这种地方折磨自己?”

燕双鹰侧过脸,“那会给你和如常,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燕小蝶就知道他绝对是这种,怕连累别人的想法没跑,俯下身把脸埋进如常的小肩膀上,“如常我好可怜,都没人心疼我,这两天,我都吃不饱穿不暖睡不好,呜呜。”

如常似模似样的伸手拍拍她的背,“小蝶姑姑别哭,如常心疼你。”

燕小蝶蹭了蹭他的小脸蛋,“如常,你真好。”

锦玉被这两人一唱一和,给逗的破涕为笑,“你们呀!行了,我也心疼小蝶妹妹,到我家去,天天给你做好吃的。”

燕双鹰同样哭笑不得,掏出一块手绢,递给锦玉,“把眼泪擦擦,正好,我们也该离开了。”

重庆联络点,杂货铺。

高进在二楼来回踱步,反观孙四海倒是十分沉得住气,端坐在桌前,一言不发。

高进叹了一口气,“没想到会出这么多事,我看一定有内奸,就是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孙四海抬头,“一号的本事我们都知道,他不会轻易倒下。指导员,你现在不够冷静。”

高进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是够沉得住气了,以前啊!遇到这样的情况,你早就跳起来了。”

“人死过一次以后,总会有长进。”孙四海喝完茶,起身,“我先回去了,或许小蝶姑娘会先找到他也不一定。指导员,你保重。”

高进低叹一声,“你也是,保重。”

两个人正要往楼下走,就听伙计喊,“老板,有人找你。”

紧接着,一个沉稳的脚步声传来,一个身穿黑色皮大衣的男人出现在楼梯口,不是他们正在挂念的燕双鹰又是谁。

两个人均上前一步,一人握住他一只手。

“老伙计!”

“一号!”

燕双鹰露出笑容,“好,你们都在。”

三人再度重逢,心中均是各种复杂滋味,难以言喻。

燕双鹰反客为主,笑看难掩激动的二人,“坐下说吧!”

三人一一入座,高进给他们倒茶。
“基本情况,我已经听到四海提过了,老伙计,说说你的情况吧?”

燕双鹰点点头,简单的讲述了一下自己的经历,然后分析了当下的情况,最后总结道:“王连顺已经被我击毙,吴玉霞内奸的身份也可以确定,接下来……”

他沉吟片刻,压低了声音,把自己的计划讲给二人听。

“好,我听你的。”孙四海点头应道。

高进微笑,“看来咱们三个终于可以一起,跟敌人真刀真枪的干一场了。”

燕双鹰伸出手,其他二人也伸出手,三人的人握在一起,相视一笑。

夜幕降临,天边偶尔擦过几道电光,雷声轰鸣,恐怕又要下雨了。

燕双鹰一人独坐在荒屋中,静静等待。

果然一个绝对让人吃惊的人出现了,他本该是一个死掉的人,他是风雷二号,燕双鹰的上级,李延平。

二人几句话过后,温情的假面立刻被撕破,原来他才是真正的内奸,而整个行动,不过是一出早已筹谋好,但是变故丛生的好戏,敌人倾情演出,为的就是引出五号情报员。

燕双鹰想着一路走来,为了这个计划,那些倒下的人,只觉寒意入骨。

就像他的妹妹评价的那样,这个局里,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棋子和棋手,不断错位变换。

而当他知道原来林玉仙,一早就知道李延平已经归顺老板,忍不住叹了口气。

很震惊,但更多的是失望。

李延平欣赏着他此刻的低落情绪,得意的继续自己的讲述。

然而,他高兴的时间,并没有太长久。

门外冲进来的解放军部队,打死了他安排在外的枪手,吴玉霞高进等人冲进了屋内。

成功者与失败者,角色再次倒转,这次轮到燕双鹰为他讲述自己的发现和分析。

原来他也确实为假象迷惑过,怀疑过吴玉霞,但是吴玉霞没有将他置于死地的行为,还有他和老板露出的一些微小破绽,将整个局面再次倒转。

收拾了叛徒,燕双鹰等人也准备去老板的老巢,彻底结束这场残酷的游戏。

被困在防空洞的赵雅琴听到门外传来的骚动,知道机会来了。

“玉仙,我们的机会来了!”她很是兴奋的对林玉仙说。

林玉仙迟疑片刻,点了点头。
“那……动手吧!”

门被顺利的炸开,赵雅琴林玉仙中村三人顺利来到实验室,林玉仙持枪赶走了实验室里穿白大褂的人,赵雅琴开始布置炸药。

赵雅琴和中村都匆忙的布置炸药,两个人都知道时间紧急,敌人随时可能回来。

布置好炸药后,赵雅琴擦了擦头上的汗,一转头看着林玉仙站在门口发愣,忍不住问道:“玉仙,你怎么了?刚才你就心事重重的。”

林玉仙看着她纯粹的充满担忧的眼神,苦笑一声,“也不知道,我这样帮你们,是对还是错?”

“对与错,不是非常明显吗?”一个并不陌生的声音响起,林玉仙浑身一颤,回头看到燕双鹰缓步走了过来。

“我很高兴,你在最后时刻,选择了站在我们这一边。”

“你……你都知道了?”林玉仙凄凉一笑,与他擦身而过时,说了一句话,“我不是个善良的人,从来都不是。”

燕双鹰同样没有侧头看她,“我依然保留自己之前说过的话。”

林玉仙背对着他仰头一笑,泪流满面。

赵雅琴和中村听的一头雾水,燕双鹰也没有解释,上下打量他们一番,“你们没事就好,让小蝶带你们出去吧!有什么话,以后再说。”

他话刚说完,燕小蝶就从洞口纵身跃下,走了过来,“没错,你们尽管跟着十分可靠的我走好了。”

赵雅琴忍不住笑了,回头对燕双鹰说,“那好,你小心点。”

燕双鹰很快就进了实验室,燕小蝶带着三人离开防空洞,重新回到地上。

林玉仙看着夜空,又回头看看燕小蝶,“你不去帮他吗?”

燕小蝶冲她一笑,“我想他更喜欢,一个人面对他的老朋友,这是属于他一个人的战斗。”

林玉仙知道那个老朋友指的是黑狼,她低头叹了口气,“我该走了。”

赵雅琴十分惊讶,“走,去哪?玉仙,你到底怎么了?”

林玉仙抬头看着她,笑了笑,说出一句让她周身寒冷无比的话,“这些天,我有无数个机会,杀死你。”

赵雅琴震惊的后退了一步,“你在说什么,为什么?难道……你在骗我们!”

林玉仙没有否认,“没错,我没有背叛老板。”

赵雅琴深吸了一口气,沉默了好一会儿,“可是你,到底还是没有动手。”

林玉仙把搭在肩上的卷发,往后轻轻一挑,笑容带了些许妩媚和凄凉,“戏演的太真太久,假的好像也变成了真的。”

赵雅琴悲伤的看着林玉仙,只见林玉仙突然上前一步,抱了她一下,“傻女人……以后别再轻易相信自己的敌人了。”

说完,她转身,毫不留恋的走了。

“玉仙!”赵雅琴泪眼朦胧,见她走远忍不住喊了一声,“你可以留下啊!我相信,燕双鹰他会谅解你的。”

林玉仙脚步一顿,背对着她泪如雨下,“你不懂,我和他不可能了。其实从一开始就不可能了,谁让……我们的关系,始终建立在欺骗上呢!”

老板的失败在她眼里已经是注定,燕双鹰是个可怕的对手,他所信仰的东西,更是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剑。

她将对老板的忠诚保持到了最后一刻
,但是却没忍心杀死赵雅琴。

所以到了最后,能抓在了手里的东西,还是一无所有。

终于又是我一个人了,现在放下这一切离开吧!

我可是林玉仙啊!
以后……肯定会活的更好。

她伸手擦掉自己的眼泪,始终没有回头,“燕双鹰那样的人,怎么允许欺骗和背叛。所以……再见了,雅琴。”

赵雅琴无言,只能看着林玉仙的背影,融入在夜色里,直到再也不见任何痕迹。

燕小蝶摇了摇头,感慨自家三哥的情路也是坎坷异常,一回头发现对方不知何时已经上来了,他同样在凝视着林玉仙远去的背影。

“三哥,你……”她想说什么,却又觉得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

燕双鹰有点遗憾和怅然,他伸手摸了摸从黑狼手中夺了回来,重新戴在胸前的项链,最终还是释然的笑了笑,“这已经是我和她之间,最好的结局。”

夜尽天明,老板一行人全部落网,这场残酷的争斗,终于画上了句号。

大家在分开前,锦玉做东,准备在自家做一大桌饭菜,庆祝这次战斗的胜利。

当然说是锦玉做菜,事实上,她那双手拿刀拿枪还行,要说做饭,还得专业的来。

二胖负责做,赵雅琴给他打下手,锦玉,关寒露,负责摘菜洗菜。

至于莎莉和燕小蝶,她们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帮忙的时候,不是拿错调料,就是碰倒了碗盘。

另一个倒是手脚麻利,可以帮忙,但是菜做出一道,立刻偷吃半盘,所以被众人十分无情的,轰出了厨房。

而燕双鹰正在院子里指点如常功夫,高进在一旁看着时不时插两句话。

孙四海被支出去买酒了,回来之后看着小院里,这热闹的一幕,倍感温馨,忍不住露出笑容。

人生在世三万天,苦难深重,遗憾无尽,然而秉持着坚定的信念,一直向前走,相信总能走向通往幸福的路。

哪怕只是一刻,也值得珍惜。

【完】

评论
热度 ( 4 )

© 丢喵抛汪弃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