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喵抛汪弃红尘

俗世一文渣,唯以变强自勉。

(人生苦短,热爱发糖,热爱产粮。然而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写出什么鬼东西来,关注须谨慎。)

【奇迹暖暖】奇迹大陆的黑暗面之七 执梦长眠

【奇迹大陆的黑暗面之七
执梦长眠】

城墙上的场面越发混乱,啵啵走到暖暖和绫罗面前,蹲下身,却并不看二人的眼睛,只是低声道:“大喵,绫罗的伤势不能再拖了,你去城里找一些药来。你个子小,不会被人注意,小心点!”

大喵难得没有就身高问题和她斗嘴,看了她一眼,飞快地跑进了城内。

啵啵继续道:“绫罗,你怎么样了?一会儿大喵找到药,我背你走。”

暖暖焦急担忧的说:“可是绫罗伤的这么严重,不能移动……啵啵,你没事吗?”

可以说,啵啵现在的狼狈,看起来同样让人心惊胆战。

啵啵摇了摇头,沉声道:“凌云城不能久留。刚才我看了一下援军,并不是洛水城的士兵。看起来都是民间游侠,她们应该都是老板娘的朋友。北地的援军还在不断向这里靠近,凌云城的守卫和游侠们都支撑不了多久。我想,刚才有人喊援军来了,应该也是故意扰乱北地士兵的心志。只不过我能发现,其他人很快也能发现,所以我们必须要快点走。”

暖暖呆呆的看着沉稳分析的啵啵,一时心乱如麻,但她也知道现在不适合想其他,立刻点了点头。

绫罗却在这时出声,“不用了,我走不了了。”

啵啵心一沉,手搭在绫罗的腕上,面色顿时变得煞白。

暖暖见她面色难看,也心生不祥预感。

事实上她也感觉到,怀里的绫罗身体越来越冷。

啵啵咬牙笑了一下,“别说傻话,云端不是很多名医吗?你一定会好的,坚持一下。”

绫罗却只是望着她,露出一个绝美的微笑,“谢谢你,啵啵……”

她仰起脸,看着近在咫尺的暖暖,对方一向带着明朗笑意的脸上,已经全是泪水。

从来没有见过暖暖哭,可今天暖暖却为了她,似乎要把一辈子的泪,都落尽了。

战争又起,和平不再,暖暖今后会不会失去更多,落下更多眼泪。

绫罗已经无力在想,只是低声,对暖暖道:“暖暖,没有失去过的人,就没有守护的决心,没有一往无前的动力。我的死亡对你来说,会是面对失去的第一课……”

暖暖泪如雨下,“不会的,绫罗你别死,求你了。”

啵啵死死咬着嘴唇,眼睛也蒙上了一层薄雾。

绫罗吃力的抬手,摸了摸她的脸,“只是苦了你了,暖暖……”

她发出一声极轻的叹息,似乎已经道尽了一生的悲愁。

“我曾许诺,要成为最伟大的设计师……让战争不再发生……可惜,办不到了……”

倦意沉重,黑暗越来越近,绫罗望着灰蒙蒙的天空,仿佛看到了不断盘旋哀鸣的青鸟……

小青,是你们回来了吗?
可惜……这次要你们,永远等着我了……

她的手做了一个虚握的动作,似乎是想抓住什么,然后重重垂落下来。

“绫罗……”暖暖心一颤,抬手去探绫罗的气息,只是手举了几次,都抖的不成样子,最后她紧紧抱着绫罗,呜咽出声。

“绫罗!”大喵手里抱着一个布包,它刚刚赶回来,本想和啵啵炫耀一下,自己的能干,看到这一幕,露出的笑容立刻僵凝住了。
“绫罗……绫罗,你醒一醒,我……我把所有五花肉都给你,你醒一醒好不好?”

啵啵手里的短刀咣当一声,摔在了地上,溅起一片水花。
她无力的跪在地上,遮住自己的眼睛,有眼泪不断从指缝中落下,“绫罗……”

大喵丢下布包,一把抓住啵啵的裙角,“啵啵,我在做梦吧?是不是,其实都是梦……”
它话说到一半,也是泪流满面。

城墙上突然静默了下来,陆依年剑光一扫,后退几步,也顾不得与尼德霍格交手,转身来到绫罗面前。

她只看了一眼,就知一切已成定局,无力挽救。

凌云城城主怔了好一会儿,缓缓走了过来,将佩剑撑在地上,屈膝跪下,深深低头默哀。

城下的云端守卫,也是屈膝行礼,前来支援的游侠们,亦是低头沉默。

风中雨声传来细碎哀绝的呜咽,天地肃然。

【完】

(被官方虐的难受,不做点什么不舒坦。人生苦短,少发刀子,多产糖才是正道。)

评论
热度 ( 16 )

© 丢喵抛汪弃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