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喵抛汪弃红尘

俗世一文渣,唯以变强自勉。

(人生苦短,热爱发糖,热爱产粮。然而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写出什么鬼东西来,关注须谨慎。)

【奇迹暖暖】奇迹大陆的黑暗面之八 血脉诅咒

【奇迹大陆的黑暗面之八
血脉诅咒】

尼德霍格摘下帽子,盖在胸前,向绫罗深深鞠了一躬。

这是军人对于对手的尊重。
尽管立场相对,但我对你的勇气和牺牲,表示尊重。

大喵恨恨的盯着他,“不用你假惺惺,刽子手!”

啵啵握紧地上的短刀,霍然起身,指着尼德霍格,“既然绫罗已经战败,你为什么还要动用武力挑起战争?你明明可以不杀她!”

“我不必向你解释。”尼德霍格神色淡淡,眼神幽深如深渊,难以让人揣测。
“凌云城已归联军管辖,请你们立即离开,趁现在还来得及。”

“你是什么意思?”啵啵的眼神变得越发冰冷,“难道你打算把凌云城的士兵,赶尽杀绝吗?”

陆依年听到此处,眸子里顿时也爆发出一阵寒光,她身形一闪,剑已出鞘,抵在尼德霍格的咽喉。

“尼德霍格,杀人者人恒杀之。我陆依年,有这个觉悟。”陆依年挑唇一笑,带着些许放纵与轻狂,“想来,你也有。与其今日白走一遭,救不了任何人。倒不如大家同赴黄泉,也图个热闹。”

这一变故发生的太快,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

北地士兵在回神之后,立刻举起手中的刀枪,指着陆依年。

凌云城守卫与游侠们,也举起手中武器,与之对峙。

尼德霍格静静的望着陆依年,仿佛被剑架在脖子上的不是他,一般平静。

场面顿时僵持下来,啵啵急的要命,这样发展下去,绝对是玉石俱焚的结果。

她扭头,“暖暖,不能让事情再这样下去了。”

暖暖却只是泪眼朦胧,凝视着怀里永远沉睡的绫罗,仿佛什么都没听见。

“暖暖……”大喵见暖暖这样,难受的又要哭出来。

啵啵蹲下身,把手放在暖暖肩上,“暖暖,你振作一点。我们不能再用武力解决问题了,那样事情只会更糟。现在只有你,只有你才可以打败尼德霍格。”

“为什么?”大喵不解的问道。

“奇迹大陆的人们,是不可以动用武力的,更准确的说,是不能伤人也不能杀人。这是流淌所有人血脉中的誓约诅咒,一旦违背,就会感受到置身火海的痛苦。”啵啵说。

暖暖抬起头,呆呆的看着她,双眼却仿佛已经失去焦距,仿佛根本听不懂啵啵在说什么。

她声音轻的如同梦中呓语,“这个世界,难道不是所有的纷争,都可以用换装解决吗?为什么……在这里,竟然也会有杀戮和死亡?”

“暖暖……”啵啵叹息着,露出不忍之色,“我们之所以能够建立通过换装比拼,解决纷争的秩序,是因为大陆上所有人,从出生开始,就带上了血脉诅咒的烙印。动用武力的人,会遭受诅咒的反噬,承受难以忍受的痛苦。”

“牺牲了选择的自由,需要血脉诅咒来约束的和平,只是虚假的和平。”尼德霍格平静的语调里,带了些许的嘲讽。

“不是的!这个大陆为了荣誉而奋斗的,无数设计师和搭配师,每天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搭配对决,所有这些为了追求美和梦想建立的规则,怎么可能是虚假的?”

啵啵厉声反驳,“我们一路上遇到的朋友和敌人,每一次搭配胜利所感受到的喜悦,怎么可能是虚假的。你在温特蒙获得人生中,第一枚设计师奖章的时候,难道没有从你现在所鄙夷的,虚假和平中获得过快乐吗?”

尼德霍格听她说完,垂眸轻笑,“就算你说了这么多,你想要保护的东西,依靠的并不是你的搭配能力,而是你手里的刀。你的手,同样沾满了鲜血。”

大喵立刻激动的反驳,“啵啵和你不一样!”

啵啵却是很平静,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你说的不错,尽管是为了守护……所以我并不期待自己能善终,终有一日,我亦与罪同眠。”

这下,尼德霍格倒是愣住了,片刻之后,他又微笑起来。

啵啵却不再看他,走到陆依年身边,将手附在她的剑上,慢慢从尼德霍格脖颈处移开,目光望着的却是暖暖。

“暖暖,绫罗为了保护凌云城,不惜牺牲生命。你难道要辜负她的心愿吗?”

陆依年任凭她的动作放下了剑,也同样望着暖暖。

暖暖浑身一震,似乎终于清醒了过来。
她将绫罗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拾起她的剑,站起身,直视尼德霍格。

“不管现在的和平是虚假还是真实,我只知道,我们和绫罗在一起的那些回忆是真实的。即使……”
她声音发颤,却咬着牙,将每一个字每一句,都清楚的说出来。

“即使绫罗现在已经离开了我们,这些回忆也将永存在我们心里,我要保护绫罗拼死保护的人,把凌云城的战士都带走。”

“我欣赏你们的天真,也尊重你的勇气,我就给你一个挑战我的的机会。”尼德霍格将帽子重新戴在头上,缓声说道。

【完】

(第十五章啵啵很帅气,我决定让她更帅气一点⊙ω⊙)

评论 ( 4 )
热度 ( 16 )

© 丢喵抛汪弃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