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喵抛汪弃红尘

俗世一文渣,唯以变强自勉。

(人生苦短,热爱发糖,热爱产粮。然而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写出什么鬼东西来,关注须谨慎。)

【奇迹暖暖】奇迹大陆的黑暗面之十二 故友归魂

【奇迹大陆的黑暗面之十二
故友归魂】

暖暖一行人重返月下城,参加了绫罗的葬礼。

绫罗的葬礼非常的简单,绫罗的母亲说,绫罗生前喜静,能有三五知己好友送她一程,就已足够。

尽管如此,依然有很多人自发的前来上香祭拜。

云端有头七的说法,人死之后第七天就会回魂,来探望生前牵挂的亲人朋友,这是个非常玄妙的说法,真假难测,但活着的人多少都抱有妄念,谁也不例外。

暖暖二人一猫一直住在醉月楼,她们商量了一下,决定第八天早上再告辞离开。

第七天夜里,月色皎洁,偶尔会有浮云轻遮月色,雾笼长街。

暖暖一行人站在绫府的廊下,廊下两侧种着各色花草,空气中浮着淡淡的花香。

一旁放着一张小木桌,上面摆着云端最出名的点心和果酒,是绫罗的母亲,特意让仆人买来,招待暖暖二人一猫的。

已经是深夜,谁都没有心情吃。

大喵耐不住寒意,钻到暖暖的蓝色披风下,啵啵没有放过这个笑话,它的机会,“身上的肉那么多还怕冷!”

大喵露出一个头,看起来可爱又可笑,“你不也一样!”

啵啵则穿着一件短款的毛绒外套,胸前挂着两个漂亮的雪球,她一听大喵说她胖,立刻伸手去搓对方身上的毛,同时咬牙切齿,“大喵!”

女孩子最忌讳两件事,年龄以及别人说她的身材。

大喵显然踩到雷区了,暖暖在一旁看他们闹,只是微笑。

她的目光望向远处院中的一颗古树,古树下有一架秋千,绫罗的母亲说,那是绫罗小时候最喜欢的。

树上开着与周围素色幔帐,白色灯笼毫不协调的粉色小花。

这是一种在云端非常常见的树,有一种非常好听的寓意,叫做归途。

这种树在云端的街道很常见,守护着远行的旅人,提醒他们莫要迷失,忘记回家的路。

归途……

不知为什么,在这样一个期待故友归魂的迷离夜晚,暖暖突然想到了海樱,那个银发似雪,眸若星河的姑娘。

真的,真的,非常想见你,海樱……

你还好吗?

与此同时,苹果联邦。

海樱放下手中的报纸,正面清晰的报道着,民众对于苹果联邦,断绝与云端经济往来的用意,利与弊。

背面则是,报道着凌云城沦陷,绫家少主战死,粉毛小姑娘与北地上校尼德霍格的比拼。

她银色如寒星的美眸里,闪过复杂的
情绪,最后全部归为口中的一声叹息。

暖暖……你还好吗?

夜风轻拂,地上的花瓣低低打着转,几张白色的纸钱夹杂其中。

大喵又是害怕又是期待,不住的张望,“是绫罗回来了吗?”

暖暖直接站了起来,披风的下摆扫落在地,她期待的望着,“绫罗……绫罗……”

可是除了风吹树叶的声音,并没有人回应她。

她站了好一会儿,最后难掩失望之色的与身后的大喵对视。

绫罗的母亲站在窗前,她的窗口对着花树,花瓣随着晚风飘落在她的桌前,她望着这一幕,摇头叹息,痴儿……

片刻之后,她关上窗子,提起桌上的酒壶,为自己倒了一杯酒。

清醒总是痛苦,人偶尔也该醉上一回啊!

她仰头,将酒一饮而尽。

与此同时啵啵,突然站了起来,她随手就将手中酒杯掷出,“谁?”

酒杯被一芊芊素手稳稳接住,白衣笼着淡紫薄纱的清丽姑娘,从漫天花雨中走出。

暖暖一把扶住身后的柱子,“绫罗!”
她的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

大喵几乎是从椅子上滚下来,她前蹿了几步,又怕是幻觉,不敢上前。

啵啵可以算是在场最冷静的,她咬着嘴唇,望着绫罗,勉强说道:“你真的是……是绫罗吗?”

绫罗微笑,走到她们面前,却并不说话。

只是一挥手,放在一旁的云翳非光,已经飞起,落在她的手中。

她摸了摸剑身,抬起头,已经是如花笑颜,“暖暖,我为你们舞剑可好?”

暖暖二人一猫,竟分不清这究竟是幻梦,还是魂归,皆是屏住呼吸,死死的盯着她,生怕一眨眼,她就不见了。

绫罗也不等她们回答,走到院子里,对月舞剑。

花雨飘落,剑光冷然,却有柔情,缠于剑身。

【完】

官方再不放大小姐出来,我就要控制不住,把这个系列写成all暖了(划掉)

大小姐:本小姐一日不死,尔等终归是邪教!

咳咳……你们猜,文中出现的是不是绫罗(*/ω\*)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丢喵抛汪弃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