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碗

努力转型原创写手中,粮仓里也没有储备粮,目前只想吃别的大粮仓的白饭。

【奇迹暖暖】奇迹大陆的黑暗面之十三 又见云镜

【奇迹大陆的黑暗面之十三
又见云镜】

绫罗一个旋身,脚踏上树干,一个翻转,又稳稳落地。

她仰起头,“好看吗?”

暖暖总觉得这是绫罗,却又不是绫罗,绫罗是温柔的,大方端庄的,却不该是与江湖剑客一般,潇洒轻狂的。

大喵在一旁拼命点头,“好看!好看!绫罗,你最好看了!”

绫罗望着它笑,“有剑,就该有酒。今晚,你们就醉上一回,可好?”

这个时候,她就是说让大喵去摘星星,估计大喵也会毫不犹豫点头。

二人一猫重新坐下,一边喝酒,一边望着绫罗。

如果这是梦……夜晚啊!请你再长一点……如果这是绫罗魂归,那么请你放心,我们会照顾好自己。

绫罗将剑重新放回长廊的木椅上,看着醉成一团的二人一喵,不禁微微摇头。

她将暖暖掉在地上的披风拾起,盖在趴在桌上的暖暖的肩头,暖暖低喃着,仿佛梦中呓语。

绫罗仔细倾听,眼睛不由有点发酸,暖暖一直在喊她的名字。

“对不起,暖暖……”绫罗摸了摸暖暖柔顺的粉色发丝,低叹:“让你们这么难过。”

她静默了片刻,看到啵啵倚着柱子,整个都快要躺到地上去了,立刻走过去扶她,“啵啵,快起来,要着凉……”

她的手刚伸过去,就被啵啵一把扣住,对方睁开眼睛,灵动的眸子里有了水光。

“你告诉我,你究竟是不是绫罗?”

绫罗的手冷的就像块冰,丝毫没有属于活人的丁点温度,啵啵却抓的很紧。

绫罗俯下身,与她对视,“我是,也不是。”她微微叹息,“这件事说来话长……”

一切都要从她呼吸停止,失去意识的那一刻说起。

她沉浸在黑暗之中,不知道过了有多久,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她睁开眼竭力去看,却看到四周都是茫茫白雾。

她仔细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却看到有雾散去,然后她看到暖暖站在尼德霍格面前,很多人在一旁看着,默默流泪,神情愤慨而悲伤。

那画面非常的立体,就像是有什么神奇的力量,在把她死后发生的事,展现在她面前。

那一刻,绫罗以为自己已经归赴黄泉。

然后她看到了,暖暖的努力,看到了小青化形,看到了她等待十年,思念十年的人,终于来寻她。

绫罗思绪复杂的盯着那个人,出神了许久,直到对方抱着自己的尸体离开,也难言心中滋味。

然而,没过多久画面突然消失了,紧接着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传来,“阿月姐姐,你还是来了……”

那声音如出谷黄鹂婉转动听,蕴含的意味却无比复杂,似悲伤,似叹息。

绫罗惊讶的转过身,回头看着来者,“云镜?”

云镜微笑,“是我,阿月姐姐。”

绫罗忍不住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不是死了……你也该踏入轮回……为什么会在这,这又是哪?”

云镜叹了口气,“我确实已经走了,留在这里的,是我最后一丝执念。我曾经发誓,若有来生,能与你重聚,定要护你周全,保你一生无忧。”

绫罗听到这里忍不住,低语:“云镜……”

云镜继续道:“这剑上也有我留下的一个阵法。”她微笑,“千年岁月,我怎么也学会了一点东西。这阵法是以防万一……如有可能,我真希望它一生都不要启动。”

绫罗越发困惑,忍不住问道:“你是说,我们在云翳非光里?”

云镜点头,解释道:“不错,这阵法在你失去生命的时候,就会将你的灵魂带入剑内,从此……剑魂归位。”

“剑灵与剑魂,有什么区别吗?”绫罗问。

“剑灵终究只是寄居于剑内,非常容易受到剑之戾气所影响。剑魂则于剑身融为一体,从此你既是绫罗也是云翳非光。”

云镜神色肃然,“云翳非光再也不是魔剑,因为它已有剑魂,即可伤敌,亦可守护。”

绫罗神色复杂,“那我……”

云镜仰起头,看着头顶幻化出的天空,“你很快就可以与青鸟一样化形,从此世间再难有人能轻易伤你。”

绫罗走过去,握住云镜的手,“云镜,谢谢你。”

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无论前世今生,我都不后悔自己的选择,亦觉得与你相识相伴,已是一生之幸。

云镜微笑,突然伸手抱住绫罗,“阿月姐姐,你闭上眼睛,我快要消失了。”

她的声音很轻,抱的很紧,“剑魂的时间,亦有百年,百年之后你也会踏入轮回。真希望,来生我们能再做姐妹。执念已了,这次真的要再见了,阿月姐姐啊……”

云镜叹息着消失了,绫罗睁开眼睛泪流满面。

再见,云镜。

【完】

评论
热度 ( 24 )

© 敲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