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喵抛汪弃红尘

俗世一文渣,唯以变强自勉。

(人生苦短,热爱发糖,热爱产粮。然而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写出什么鬼东西来,关注须谨慎。)

【奇迹暖暖】奇迹大陆的黑暗面之十四 再度出发

【奇迹大陆的黑暗面之十四
再度出发】

啵啵与绫罗说话间,已经走到长廊的另一头,灯火暗淡,幔帐轻舞。

绫罗没有束任何钗环的头发,被风一吹,如同摇曳的紫罗兰,给她素来端庄的面容,平添了几分柔情。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到今天为止,我刚刚能够脱离剑身,化形让你们看到。”

啵啵听完绫罗的讲述,也是唏嘘不已。“事情竟是这样……云端果然是个神奇的古国。”

绫罗微微一笑,继续道:“啵啵,今日之事,不要告诉暖暖她们。我……也该走了。”

啵啵惊讶的望着她,拦在她面前,“走?你要去哪,不是说没事了……为什么不告诉她们,她们都很想你!”

绫罗摇头,“奇迹大陆,时局动荡,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力量,在关注暖暖。我的出现,改变不了她的处境。但是身于暗处,不仅可以更方便探查情况,也能保护你们。”

“可是……”
啵啵还想再说什么,就见绫罗将她敞开的外套,重新替她扣上扣子,顺带还将胸前丝带上挂着的雪球,打了个结,并排系好。

再抬头时,绫罗神色有些苍凉遥远,“剑魂之事,终究过于玄妙,若有一天我消失了……你们岂不又要承受一次失去的痛苦?”

啵啵咬着唇,“我明白,我不后悔今晚知道真相……绫罗,我,我们都特别特别的想你。”

绫罗温柔的替这个一向活泼开朗的姑娘,拭去脸上的泪珠,“别哭,别哭……还会再见的,啵啵。我保证。”

啵啵再也克制不住,抱住绫罗寒凉如水的身体,低声呜咽。

待啵啵情绪平复下来,绫罗将蓝色的非光拿起,“啵啵,非光我拿走了。云翳就留在暖暖身边,若有一日你们遇到危险,我一定能感应到,去救你们。”

啵啵用袖子擦了擦脸,露出笑容,“知道了,你放心。好歹我在我们莉莉丝,也是排的上号的打手,不会那么容易被人撂倒的。”

绫罗也笑了,点点头,“那……再见,啵啵。”

她转身走向自己母亲的房间,路过花树的时候,微微顿了一下脚步,回头果然看到啵啵,依旧站在廊下凝视着她。

她笑了笑,轻轻推开房门,进了屋。

母亲躺在藤椅上,膝上盖着前几年自己织给她的毯子。

绫罗摸了摸毯子上,现在看来有些稚嫩的图案,微微一笑,有些怀念,也有些心酸。

她看着母亲墨发中夹杂着刺眼的白,忍不住落泪,片刻之后俯下身,将头枕在母亲膝上。

“娘,是女儿不孝……”

绫罗的母亲睁开眼睛,摸了摸女儿的头发,“绫罗……”

绫罗抬头,看着母亲,声音有些发颤。
“娘,是我。”

绫罗的母亲,眼神如湖水泛起真真涟漪,却不知她是否分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绫罗,娘不怪你。”她微笑,“你是娘的骄傲,是绫家的骄傲。”

说着,她帮女儿抹去脸上的泪水。
“也是顶天立地的好姑娘。娘,很欣慰。”

夜尽天明,晨光熹微,绫家客房内。

暖暖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的时候,突然清醒了过来。

绫罗!

她急忙去穿鞋,突然又顿住了动作。

是梦吧?

昨晚她们喝了那么多酒……也许是醉了,产生了幻觉。

毕竟,人死不能复生。

她叹了口气,坐在床上发呆。

啵啵端了一盆热水进了屋,自从暴露了身份,她也不用掩饰,每天早上都要锻炼身手的事了。

“暖暖,过来洗脸吧?你头疼不疼,下次别那么多喝酒了。昨晚还是我抱你和大喵回来的,要是一般的莉莉丝妹子,哪抱得动你们?”

一旁的大喵刚醒,一听这话,脸腾地红了。

它怎么说也是男喵,居然要妹子抱回来,迷之羞愧。

至于被暖暖抱……暖暖怎么说也是它的主人,宠物被主人抱,不是天经地义吗?

暖暖点点头,穿好鞋子,“我知道了,谢谢你,啵啵。”

她的目光落在桌上放着的云翳上,不禁有些奇怪,“非光呢?是不是昨晚喝酒落在外面了?”

啵啵眸子里有不知名的情绪一闪而过,她竖起手指,“对了,我正想和你说这事呢!非光昨晚被夫人拿走了,她说思念绫罗的时候,就看看。”

暖暖有些伤感的点点头,她虽然怅然,却没有放任自己的悲伤。

昨晚那个梦,似乎奇异的抚平了她的遗憾和伤痛,更重要的是,她知道自己要坚强。

她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似是释然的微笑,“好,吃过早饭,咱们就告辞出发吧!”

【完】

(我的天,剧情脱离了我的掌控,原本打算写到九就该剑魂归位了,也该收尾了,没想到这都十四了。

不管怎么样,以后官方剧情再出什么幺蛾子,我估计我都能圆回来了……吧?【你问谁】

短期内没有更新了,就等暖妹的下一次刺激了。

中秋快乐(*/ω\*))

评论
热度 ( 19 )

© 丢喵抛汪弃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