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喵抛汪弃红尘

俗世一文渣,唯以变强自勉。

(人生苦短,热爱发糖,热爱产粮。然而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写出什么鬼东西来,关注须谨慎。)

【同人性转】岂知人间有归处

(一)轮回梦

【两位好友笔下的人物,她们给了人物灵魂,让我这个看客入戏颇深,感慨万千。
当年遥想要写同人,与朋友聊的十分兴奋开心,并且动手了。
然而因为工作的缘故,很长时间我都没有握过笔,也觉得自己这个水平实在是渣的要命。
直到今年又重新被唤起了,当年的悲伤和不甘,就有了现在这篇性转。
不太好意思让朋友看到,总觉得自己幼稚的要命。
但总是有私心,希望喜爱的角色能够得到幸福和温暖。】


无茗在洛天叶死了以后,经常做一个同样的梦。
梦里有一条长长的河,她坐在小船上,船头天叶小姐在慢慢的划桨。

那条小船穿过河面上漂浮的迷雾,向河的尽头,一座小桥的方向驶去。

天叶小姐跳上了小桥,对她笑:“无茗,谢谢你送我,我走了,你好好保重。”

她张了张嘴,想喊,小姐,你别走。

却发不出声音。

她想拦住对方,却动不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慢慢走向了桥头。

醒来的时候,四周是灼人的温度,可怖的大火。

无茗听着外面慌乱喊着救火的声音,心却无比安静。

她想着自己的丰功伟绩,竟然有些得意。
冲进皇宫来和皇帝抢女人,有几个人敢做这种事。

身披华服,面容秀美的长烟,缓步走来。“你为什么要来。”

大火灼烧着一切,宫殿里幔帐纷飞。

“那你为什么要入宫,为什么刚刚又要救我?”
无茗打量着故人,依旧眉目如画的面容,心中突然窜起一阵火气,拄着剑起身,低声冷笑,“你问我为什么要来?你说我为什么要来!”

“我们相识十二年,整整十二年,你现在问我为什么要来?好,我告诉你!”
她不可抑制的笑了一声,无视周遭的一切,语气坚定决然,“因为我喜欢你,因为非你不可,因为就算死,我也想和你死在一起!”

说完,她像是孤注一掷般抬头,看向站在前方的人,对方眼里映着火焰,眼神却落在了她的身上,那是一种多么复杂的眼神,似惋惜,又似平静,还有一点点悲悯。

无茗的心在大火中彻底凉了下来,“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也用不着可怜我,我不过是情出自愿罢了。”

火焰越烧越旺,不断有石柱坍塌,火苗窜发出崩裂之声,飞窜无数火星,像焰火般炸开。

大火中央的两个人却显得无动于衷,应该说一人已知天命,一人无暇顾及。

长烟背过身去,眼底掩藏无尽的悲伤,“痴心错付,谁让我们都是女孩。来生,可别再遇见我了,我不想再辜负你一世。”

无茗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丢下剑,一把从背后抱住她,“你为什么就不喜欢我呢?我就晚了一步而已……我已经变好看了,也变得足够强,可以帮你做你想做的事情。心里也只有你一个,你为什么就不喜欢我?”

长烟身体僵硬了片刻,眸光却越发的悲伤,就听身后的人,低声道:“若有来生,我一定要先一步遇见你,我要变得比任何人都强大,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这次无茗不知道是不是梦,或许她将拥着这个梦,再不苏醒。

一样长长的小河,一样氤氲的薄雾,一样小小的船,不同的是划船的人变成了长烟,而桥的尽头站着天叶小姐。

她远远地望过来,微笑着伸出了手,“一起走吧!”

她们跟着她,走了很久,很久。

一直到前方突然有了一点亮光,无茗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她吃力的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长烟。

应该说是小时候的长烟,对方眉眼还没有长开,清澈的眼睛里盛满了,纯粹的关心。

无茗愣了愣,就见对方突然跑了出去,“天叶小姐,天叶小姐,无茗醒了!”

紧接着有人掀了帘子,走了进来。
是个蓝衣女孩,比长烟要大几岁。

看着她熟悉的面孔,无茗终于像是反应了过来一般,突然落泪,又哭又笑。

洛天叶疑惑担忧的看她,有些凉凉的手贴在她的额上,“不烫了,还难受吗?”

无茗摇摇头,“我没事,就是做了一个梦。”

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评论
热度 ( 2 )

© 丢喵抛汪弃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