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喵抛汪弃红尘

俗世一文渣,唯以变强自勉。

(人生苦短,热爱发糖,热爱产粮。然而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写出什么鬼东西来,关注须谨慎。)

【同人性转】岂知人间有归处

(五) 细雨落

半夜的时候突然下起了雨,等到天亮的时候也没有放晴,依旧是淅淅沥沥的。

长烟洗漱好的时候,发现一向喜欢赖在床上,等她叫的无茗,竟然早早就坐在梳妆台前梳发。

她性子素来宽和,以前总觉得是非黑白总有公论,也特别不喜欢无茗这种心机深沉的人。

可自八年前家逢巨变,饱尝世间冷暖的长烟,也开始明白,世上不是只有黑白,有些事情说不清,算不清,没有道理可讲。
但她觉得做人该有自己的底线,若连那都丢了,也不过是行尸走肉罢了。

昨夜,她想了很久,虽然依旧无法全部认同,但可以理解。

世间人人皆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衷,她终究也是自私,心还是向着无茗。即是如此,生气就失了意义。

她也不再和无茗闹脾气,走上前主动为无茗挽发,“为什么起得这么早?”

无茗颇为不老实的摸她的手,长烟也习惯了,只是觉得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总是端着一副登徒子的姿态,实在是种浪费。

“小姐,回来了。”无茗眼睛里盛满了笑意,像是映着漫天星河,她本就美,这一笑就更加夺人心魄。

站在门口伺候的丫头,皆是看得怔住了。

长烟一愣,她这些年几乎和无茗形影不离,早就有了免疫,所以是在为另一件事发愣。

能得无茗一句尊称的,只能是天叶小姐了。

她们三人,早年先后相识,交情匪浅,大概也只有彼此在一起的时候,才能有几分真心的笑意。

天叶小姐,端庄大方,为人和善,虽比不上无茗倾城之姿,却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有的时候,她也会奇怪,无茗与天叶小姐性格为人处事,明明是两个极端,关系却偏偏这般好。

她却忘了自己,与无茗的性格也是截然相反,却也对她不离不弃。

她晃神的功夫,就听无茗笑吟吟道:“发什么愣?”

长烟看着镜中二人的容颜,开口道:“没事,总觉得你和天叶小姐……也不知道她此行是否顺利,想来一路风尘仆仆,也是极为辛苦。”

那一瞬她在迟疑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

“吃醋了?你是我爱,她是挚友。”无茗捕捉到她那一刻的失神,笑眯眯的握住她的手。

长烟听她说的认真,脸又有点发烧,连忙板起脸,“胡说什么,不是要去见天叶小姐吗?还磨蹭。”

说着,转身去为她挑选衣服。

“不急,不急。”无茗在她身后慢悠悠的道:“小姐今早才回,想必累得很,我们下午再去拜访。”

“那你,怎么起得这般早?”长烟疑惑的转头,手里

拿着一件淡紫色衣裙,腰侧挂着清雅的莲花,栩栩如生,十分鲜活。“这件喜欢吗?”

“我激动难耐啊!”无茗莞尔一笑,起身道:“你为我挑的,我都喜欢。”

长烟轻咳一声,当作没听到。

无茗见好就收,也不再多说,梳洗打扮过后,与长烟一起用过早膳后,去书房处理府中事务。

没错,现在王府基本已经在她的掌控中。

能管的不管,不能管的想管,都已经无法给她造成阻碍。

下午的时候,两人准备就绪,去了洛府。

坐在平稳的马车上,听着车外传来小贩的叫卖声,无茗突然掀起帘子,看向长烟的方向。

对方一袭青衫,墨发如黛,稳稳的骑在骏马之上,眼底的光彩比阳光还要夺目。

长烟留意到了她的目光,侧过脸,“下雨呢!快把帘子放下。”

无茗目光落在对方撑着的纸伞上,颇有几分诗情画意,她眨眨眼,“下雨了,也不见你肯坐马车。”

长烟理直气壮,“习武之人,身强体健,这点雨算什么?”
说完,突然意识到,无茗也是习过武的,一时又有点语塞。

无茗只是看着她笑,然后突然放下帘子,长烟正奇怪,她怎么突然就这般轻易放过自己,就见这个大胆妄为的家伙,突然从马车里跃出,一个起落,就落在了她的身后。

长烟被她吓了一跳,身旁的下属婢女,更是吓得差点丢了半条命。

“小姐,今早匆匆归来,碧水传来消息,说她们此行颇为凶险。而且,小姐带回来的证据,恐怕又要掀起一阵血雨腥风。”无茗轻声道。

长烟刚想斥责她两句,却见她并没有任何不规矩的动作,只是将头轻轻靠在她的后背,发出一声极轻的叹息。

“平静的日子过去的真快,真希望这一刻……能保持的久一点。”

这声叹息,不知怎的,就让长烟心软了一下。

她松开缰绳,主动握了一下,身后那人微凉的手。
“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

评论
热度 ( 1 )

© 丢喵抛汪弃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