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喵抛汪弃红尘

俗世一文渣,唯以变强自勉。

(人生苦短,热爱发糖,热爱产粮。然而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写出什么鬼东西来,关注须谨慎。)

【路之尽头】一往无前

(二)

一场戏下来,阿玖松了一口气,她捶了捶背,目光投向了王导这边,顿时眼睛发亮,几步就蹿了过来。

晶晶有些惊讶,原来这人身上有功夫底子。

阿玖却是明显对洛洛更感兴趣,“诶,导演这就是男主角吗?好可爱呀!”

洛洛一张脸几乎要皱成包子,为什么,她长的有这么像男孩吗?明明她身边这位,比她更汉子。

不过她已经完全忽略了,自己的一身颇为中性的打扮。

她一个独居,胆子再大,也有不安的时候,自己一个人瞎琢磨的时候,就想出一个不是主意的主意。

男孩子总比女孩,承受的风险小些,她虽然不能变了自己的性别,但衣着上却尽量在向男装靠拢,而且有些男装简洁而且便宜。

导演咳了一声,“好功夫要用在刀刃上,阿玖。这两个孩子,是我挑中的男女主角,只不过……她们都是女孩。”

阿玖点点头,嘻嘻一笑,“看出来了,这样更好玩。”

她的性格与扮演的角色,截然相反。

王导回身看了两个孩子一眼,突然对化妆师道:“给她们换上衣服,我要让她们试试决战的那场戏。”

化妆师有点吃惊,阿玖也道:“这两个孩子,之前没有拍过戏吧?是不是得告诉她们一些,走位的技巧。”

王导挥了挥手,“技巧以后慢慢补,现在我要给她们,给所有人都找找感觉。”

两个孩子一头雾水的被带进了室内,然后开始换衣服化妆。

洛洛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蓝色长袍,又看着镜中的自己长发披肩,发带轻系,忍不住道:“不是说,是反串男生吗?怎么我觉得比之前更像女孩了。”

她的装扮相对女主角简单多了,换好衣服,带上假发,就可以直接准备化妆了。

阿玖在一旁看着,笑眯眯的,感觉颇为赏心悦目,闻言道:“因为剧中男主角的设定,就是比姑娘家还要美貌。如果找男孩演,过于刚硬没有感觉,过于柔和会被人骂娘炮。所以才找女孩反串。总之……反正和哪吒明明是男的,却多半喜欢用女孩演,是一回事儿。”

洛洛被这个合适的比喻,震得无言以对,晶晶在一旁几乎要笑出来。

过了一会儿,妆还没有化好,王导已经和一个女人推门走了进来。

女人年纪很轻,带着黑框眼镜,目光在两个孩子身上打了个转,突然对王导说:“导演,你觉得将两位主角的名字改成,两位小演员的真名,怎么样?”

王导惊讶了一瞬,思索道:“苏编剧,你这样说……确实,如果改成真名会很有代入感。”

“也会尴尬的要命吧!”阿玖摊了摊手,她似乎和对面的二人很熟,说话毫无顾忌。“而且,这样不会被观众吐槽吗?”

苏编剧微笑,“克服羞耻心,是身为演员的重要一课。两位主角是咱们的原创人物,改个名字不算什么。更何况就算原著人物,也有改名的事发生。”

王导赞同道:“嗯,洛洛你们若想演好戏,首要的就是克服羞耻心。看看现在的偶像剧,无论台词多么的羞耻,演员都能深情款款的表现出来,这也是演技。”

王导,您是个导演吧?这样吐槽圈内的偶像剧,真的好吗?

虽然内心吐槽多的快要溢出来,洛洛还是乖乖点头。

晶晶虽然闭着眼睛,感觉各种化妆工具在脸上涂抹,却也把他们的对话,尽收入耳。

化好妆之后,王导带着两个孩子,来到了决战时的魔教宫殿,把剧本给两个孩子,并且亲自为她们讲解剧情。

男主发现正道落入了魔教的陷阱,同时他也意识到,这是自己的宿敌女主的大手笔。

他带着轻功最好绰号小疯子的姑娘,一路从分教赶到了魔教总坛。

同时,女主也正想杀死女二。

第一次让两个孩子表演,她们再怎么告诫自己,也放不开手脚,晶晶倒还好,洛洛几乎连台词都念不出来。

导演在一旁看了一会儿,对苏编剧道:“你觉得怎么样?”

苏编剧微微一笑,意味深长的说了句,“不错。”

过了一会儿,洛洛尴尬的从台阶上走下来,苏编剧上去帮她整理腰间挂的香囊,又同她说了几句话,她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回头望了晶晶一眼,然后对苏编剧点了点头。

很快,第二次开拍又开始了。

洛洛站在石阶下,望着宫殿,不知道在想什么。

王导却敏锐的察觉到,一点不同。
他挥挥手,示意开始。

【“顾晶澜!”洛洛冲上石阶,一把抓住刺向黎火的剑,黎火栽倒在地,用手拄着地面。

“洛洛!”

鲜血顺着手心淌了下来,洛洛却像是感觉不到痛一般,死死抓着那把剑,看着对面蒙着黑色面纱的女孩。

“我知道是你!”

晶晶后退了半步,松手丢下了剑,她沉默了片刻,把脸上的黑纱摘了下来。

洛洛也松了手,她随意的在自己黑色披风上,抹了一把。

“你……”洛洛想说点什么,却被晶晶打断。

“洛洛,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这场游戏注定要分个输赢,败局已定,你来这里目送她们死亡,不过是更加难堪。”
晶晶的声音清冷幽静,但是有一种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漠然与冷酷。

“你要杀了她们,我不会原谅你。”洛洛面无表情,“永远也不会原谅你。”

晶晶仰头一笑,“你也只能拿这个威胁我。”

“我不是威胁你,我只是想告诉你。”洛洛用一种冷静的近乎冷酷的声音,慢慢说道:“无论你承不承认,你都是我的朋友。我不能杀你,也下不了手。但是如果她们死了,我就要整个魔教给她们陪葬。”
她说到最后,低头看着自己的掌心,露出一个微笑,“我说的出,就做的到。”

晶晶注视着这个曾经似敌似友的对手,眸光幽暗。
其实被改变的不止她,洛洛也一样。

天空阴沉的仿佛随时会塌下来,雨淅淅沥沥落下,周围的厮杀声渐渐远去,天地静默,仿佛在等晶晶的一个决定。

随着卡的一声,王导露出满意的笑容,“我就说这俩孩子,是好苗子。”

苏编剧在一旁微笑,“日子还长,导演你要好好引导才行啊!”

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又笑了,倒让一旁的阿玖和化妆师,看的莫名。

洛洛深吸了一口气,思索道:“原来男女主角不仅是对手,是敌人,也是朋友。而且还是非常重要,非你不可的那种。这可真是一种复杂的感情。”

她下意识的看了晶晶一眼,晶晶却在盯着剧本,不知在想什么。

不过拍戏确实挺有意思。
洛洛想。

之后的日子就顺利成章了,片场的生活比想象的要有趣,也挺辛苦,但是大家都很照顾她们。

阿玖待她和晶晶格外好,似乎她和晶晶的妈妈还有交情。

偶尔会带着她们去吃,一些比较有名的小吃,聊天的时候,一般谈到的都是拍戏和有意思的游戏。

她是个活泼的人,而且很细心很会照顾人,洛洛很喜欢她,晶晶对她也不排斥。

洛洛一直想找机会,问问晶晶为什么不去参加全国大赛,但是每次靠近对方时,看着对方那张毫无表情的面孔
,她会突然惊觉,其实她们并不熟,甚至连朋友都不是。

这么一想,她莫名就觉得失落,甚至有点羡慕起剧中的男女主角了。

时间就这样,如河边清水悄悄溜走,当你察觉到的时候,只觉恍然。

这天晶晶的状态不太好……即使是并不怎么专业的洛洛,都能察觉她那种心不在焉,好几次说台词的时候,那种该有小女孩傲气自得的语气,被她讲出来时,都无比的漠然。

出乎预料的是,导演并没有发火,只是做了个手势,示意先补拍洛洛单人戏份。

洛洛望了一眼晶晶,看到王导走到她身边,与她说了几句话。

很快,洛洛收回了目光,不再多想。
她怕自己要是也不在状态,再把导演给气着。

但是导演今日的态度,或者说是情绪,出乎预料的平和……不,应该说低沉。

中午吃饭休息的时候,洛洛摘掉假发,拿着盒饭,想去找副导演聊聊,打探点风吹草动。

她并不是多热衷八卦的人,唯有对晶晶的事,特别上心。

她在心底反复说服自己,这是想要了解自己的对手,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一只脚刚走出门口,就听到走廊有脚步声,紧接着就是人低声说话的声音。

洛洛步伐一顿,就听到是两个同样年纪不大的女声。

一个有点活泼,但声音压的有点低。
“哎,你看今天晶晶状态不太好。是不是惊寂女神……”

“我看像。”另一个女声相对柔和了些,“导演今天也不太高兴,听说她和林影后是旧交。”

“小小年纪要是没了妈,多可怜。”

“谁说不是,唉!”

洛洛一直听着,直到那两人走远,她才心情复杂的从化妆室走出。

结果手里的盒饭一下子被甩到了地上,晶晶就站在拐角处,也不知道听了多久。

洛洛吓了一跳,惊魂未定的看着她。

晶晶一双眼睛无比静默,她只是看了洛洛一眼,然后与她擦身而过。

洛洛回头看她,依旧是挺的笔直的背影,欲言又止。

直到对方身影消失,她才挫败的抓了抓自己有些自然卷的栗色发丝,颇有点不甘心和莫名的气恼。

秋去冬来,寒假的到来,着实让洛洛松了一口气,她不用在学校剧组两头跑了,反而在剧组过了一个并不算寂寞的年。

过年这几天,晶晶都不在剧组,洛洛拍的全是与女二的戏份。

中午的时候,阿玖笑眯眯的给了她一包糖果,在剧组里四处拜年,还向导演去要红包,导演对她们这些孩子,也是各种宠宠宠,一人发了一个红包。

嗯,阿玖刚十六岁,还是个孩子。

苏编剧则带了,好多自制的小点心,在洛洛的允许下,揉了揉她的头发,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洛洛摇摇头,感觉剧组里的人,都颇为有意思。

她翻了翻早就看过无数遍的剧本,想着离开剧组,回家陪妈妈的晶晶,既羡慕又惆怅。

我也……想妈妈了。
可惜,没人要我。

评论
热度 ( 10 )

© 丢喵抛汪弃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