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喵抛汪弃红尘

俗世一文渣,唯以变强自勉。

(人生苦短,热爱发糖,热爱产粮。然而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写出什么鬼东西来,关注须谨慎。)

【路之尽头】一往无前

(七)

后面的日子就比较轻松了,没有人刻意为难,大家飙着演技,把后半部剧拍完了。

王导那个三集短剧也开拍了,洛洛两个剧组跑,忙的脚不沾地。

晶晶同样很忙,洛洛听王导提过,晶晶在一部大型古装剧里,扮演童年时期的女主。

她与晶晶的交集除了群侠传的片场 也就越发少了,偶尔她只能上课的时候,侧过脸看一眼,对方永远如水沉静的俏丽面容。

而她也不知道,在她看不到的时候,晶晶望向她的眼神也是晦涩而复杂。

她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一起,打游戏了。

之前目光交锋,唇枪舌剑的日子,仿佛已经非常遥远。

今天三集短剧的最后一幕,也是整个故事的结局。

故事讲的是城市里老旧的旧街区,一对对门邻居的故事。

主角是一个从事肉体交易的女子,她放浪形骸,浓妆艳抹,受人唾弃。

她什么也不在意,无比的颓废,没有亲人和朋友,每天深夜醉醺醺的回到自己的破院子里。

一次邻居家小女孩意外受伤,被她无意间撞见送入诊所。

两个人自此以后有了交集。

小女孩偶尔会把自家种好的新鲜蔬菜,洗好后放在她的家门口,做为感谢。

有一天,女子难得没有醉酒,回到家发现小女孩在家门口等着她,微弱的手电光照亮了小巷的路。

女子突然忆起很多个夜晚,那束在她迷蒙记忆里的光。

女子向小女孩倾诉了,自己的往事。

她自小被人拐卖,收养她的人家待她也不好,十几岁就逼迫她出卖自己的身体赚钱。

后来她意外怀孕,有了一个儿子。

她不懂什么算是爱,但是抱着那个连父亲都不知道是谁的孩子,她突然无比踏实,仿佛终于拥有了什么。

她吃过很多苦,也不怕吃苦。
抱着儿子,她觉得这样糟糕的人生,再活下去,也没什么可怕的。

后来她攒了一笔钱,带着儿子离开了原来的城市,开始了新的生活。

她以为苦难已经结束,可是三年前儿子却被人杀死了。

入室抢劫,凶手杀死儿子,偷窃走她所有财产。

从此,生活再无希望。

小女孩眨巴着眼睛,女子不知道她听懂了没有,擦掉眼泪摸了摸她的头发。

小女孩也开口讲了一个故事,故事非常短,一个苦命的女人整日被丈夫家暴,喝农药自杀了。

丈夫整日酗酒,没多久就因为意外从桥上掉进河里淹死了。

他们的女儿跟着年迈的奶奶一起生活,奶奶心疼孙女,只告诉她,她爸妈出远门了,等她长大就回来。

其实小女孩什么都知道,邻居的闲言碎语,同学的肆意嘲笑,早就无情的揭穿奶奶的谎言。

但是她假装不知道,什么也不说,只是什么也不说。

一个大人一个孩子,在黑夜里,听着彼此的故事,无声落泪。

故事的转折点在于,某日女子发现某个嫖客很有可能,就是杀死儿子的凶手。

那个无数次在她午夜梦回,与她擦肩而过的背影,她无数次在梦里,想要抓住那个背影。

然而仅凭一个熟悉的背影,是不可能报警抓人的。

女子决心自己调查,她越是追查,越是接近嫖客,就越是可以肯定,对方就是杀死儿子的凶手。

她不用任何人主持公道,她决心自己做个复仇使者。

然而在她拿着刀,计划好一切,准备出门与凶手同归于尽的时候,小女孩出现,一把抱住了她。

“活下去,好吗?”小女孩说,“就算是为了我,妈妈。”

显然小女孩已经将一切尽收眼底,她希望自己能够成为女人活下去的希望。

全剧到这里就结束了,留了一个开放式结局。

洛洛说完最后一句台词,长长的叹了口气。

她坐到一旁供人休息的椅子上,与她合作过一次的郭可清,正在低头哭泣。

她在剧中演的是另一位主角,显然入戏颇深,有点出不来。

洛洛拍了拍她的背,等她平息情绪。

从片场里出来,洛洛舒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日子,她可以专心应对学业了。

虽然她已经下定决心,进入娱乐圈,然而这条路太过飘渺,她终究还是要磨练好自身,面对将来可能到来的疾风骤雨。

只不过……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

以后怕是无缘电竞了,有点可惜。

三集短剧,要比群侠传下部上映早,

或许是爱屋及乌,或许是剧情确实不错,三集短剧,网上收视率也不错。

星期天,洛洛既不用拍戏也不用上学,她开了电视,看到某个地方台,正在播【百变群侠传】这部剧。

人生第一部戏,不兴奋是假的,而且她也挺好奇,自己看自己演的电视剧,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她一边兴致勃勃的看着,一边随手拿起了前几天没吃完的饼干。

饼干还没放进嘴里,手机就不适时的响了起来。

洛洛低头拿起手机,发现是王导。

王导在电话接通之后,开门见山道:“洛洛?我跟你提过的去乐影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洛洛有点诧异,“不是还有几个月,才开始招新人吗?”

王导在电话那头笑起来,“《群侠传》火了,你和晶晶也火了,乐影也有想找你们签约的意向,你们俩情况特殊,电话就打到我这了。”

洛洛听着,心中莫名一沉,是了,说起来晶晶的妈妈去世后,她也没见过对方别的亲人。

她晃了晃神,轻声道:“我想好了,需要见面谈吗?”

王导一听有戏,很高兴,“那就今天下午吧!我看你明天就要开学了吧?”

洛洛想了想同意了,然后给挂着她监护人名头的继父打了个电话,继父表示如果需要,他也会到场。

签约的事情很顺利,洛洛与乐影公司签了一个五年期限的合约,而她也多了一个经纪人,宁歌。

乐影公司的一大特点就是,他们的很多天王大腕,都是自童星里培养出来的,所以对于有表演天赋的洛洛,谈不上多么冷淡,也并不十分热切。

想要更多更好的待遇,就全凭自身本事。

娱乐圈内不缺有天赋的艺人,多少令人惊艳的好苗子都栽在了半路。

洛洛对娱乐圈了解不深,也从不过于在意别人对她的态度,她只是对今后的生活,有了一种难以逐磨的迷茫和惆怅。

晶晶没有来签约,据王导说,她极有可能会去,她妈妈林惊寂息影之前的公司,乐影最大的竞争对手——天娱。

人之常情,都能理解。

只是王导看起来颇为忧虑,洛洛不明所以,也不好多问。

时光飞快的流逝,洛洛小学毕业了,再过两个月她就是一名中学生了,她很开心的对着镜子照了照,发现自己长高了。

毕业的那天,也是她的生日。

她在班上的人缘一向不错,好多同学递上同学录,还开玩笑说,等她成了大明星,这签名就值钱了。

洛洛来者不拒,笑嘻嘻的与他们玩闹。

傍晚背着书包回家的时候,学校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了,洛洛看着夕阳余晖,难得有些怅然。

她不知不觉,走到了与晶晶之前比赛的机房。

机房外围有点旧,落叶落在几块碎砖上,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来了玩心,蹲下身将几片落叶叠在一起。

有人的轻笑声传来,“幼稚!”

洛洛听声音就知道是谁,她起身回头,拍了拍手,不接话茬。

接了就又是一场,没完没了的口水仗。

说起来,她和晶晶已经很久没斗嘴了。

她签了乐影之后,晶晶一直没什么动向,似乎不像有意进娱乐圈的样子,但是她又接了一部古装戏。

洛洛懒得揣摩对方在想什么,但却总是在下意识的关心对方的动向。

真是有病,没得治。
她如是在心里感慨。

“你找我?”洛洛拽了拽肩上的书包带,看着晶晶。

晶晶双手插兜,“我请你吃饭。吃完饭玩一局。”

她说话一向平铺直叙,听起来有点像命令。

洛洛奇怪的侧头看她,“为什么请我吃饭?”她笑了起来,“难道怕我不跟你玩,想贿赂我。”

晶晶目视前方,闻言撇了她一眼,“蠢。”

洛洛一撇嘴,“就你这个性,也不怕没朋友。”

晶晶不言,她回眸最后看了机房一眼。

洛洛难得和她在一起,也不欲与她吵嘴,转移话题道:“你以后打算继续拍戏吗?”

晶晶点点头,洛洛实在忍不住问,“那你为什么天娱乐影,两家都不签?”

晶晶依旧不语,似乎有自己的考虑。

事实上,乐影是个不错的选择,名声在外,待遇不错,也没有什么苛待打压新人的风声传来。

天娱也是大公司,也是她妈妈原来待过的地方,自然也是资源宽广,是她的第一选择。

可是无论妈妈的老友王导,还是与妈妈交情不错的新一代小花旦,同在天娱的阿玖,都隐晦的表现出了不赞同。

之前妈妈去世的事,让她无心细想,《百变群侠传》这部剧火了之后,她也推拒了一些邀请。

现在洛洛问起,各种缘由她不方便说,也不想说。

洛洛见她不答,也没追问。
“那你打算吃什么?”

这个问题就非常好回答了,晶晶道:“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你生日,自己做主。”

说完,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侧过头不看洛洛。

洛洛无比惊讶,“你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她看晶晶板着脸,不禁摇头,真是个别扭的人。

不过,晶晶对她的关注,比她以为的要多一点。

洛洛开心的晃了晃头,脑后的马尾像一把小刷子,左右摇摆。

“烧烤怎么样?”

晶晶撇撇嘴,“去烧烤店,路边摊灰大。”

洛洛摆摆手,“行行行,快走,我都饿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加快了脚步。

晶晶想了想,还是先开口,“我听说,你们小区要拆迁。”

洛洛一听她说这个就很堵心,“是啊!要我一个人大不了住旅店,租房子。可是现在二黄在我那,不好办。”

晶晶有点诧异,“它不是有主人吗?”

洛洛点点头,遗憾的说:“他的主人年纪大了,回老家了,不方便带着他。而且……二黄虽然舍不得,但也没有要跟着主人走的意思。”

她叹了口气,“看门刘大爷,不是二黄第一任主人,他来的时候,二黄就被上一任看门人养着。我想对于二黄来说,旧小区才是它的家。”

晶晶听完,点了点头,她犹豫片刻,说出了自己思虑很多天的想法,“不如你带着它,去我家。”

洛洛惊讶的看着她,重复了一遍,“去你家?”

“我家就我一个,怎么都方便。”晶晶道:“而且不是让你白住,你要付租金。”

洛洛思索了一会儿,“目前我没有钱买房,去你那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二人商量了一些细枝末节,才算正式结束话题。

晚风轻抚,金色的阳光将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时光改变一切,亦将铭记一切。

评论
热度 ( 7 )

© 丢喵抛汪弃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