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喵抛汪弃红尘

俗世一文渣,唯以变强自勉。

(人生苦短,热爱发糖,热爱产粮。然而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写出什么鬼东西来,关注须谨慎。)

【路之尽头】一往无前

(六)

片场里的好戏,晶晶并不知道,她有一场戏比较特殊,戏份被排在了阴雨天,虽说可以人工降雨,但是场景是在白天,加上这两天天气预报说有雨,导演希望能够尽善尽美,就把戏份排后了两天。

第三天果然是阴天,早上晶晶来到片场拍戏,就听到有人议论。

她心中微微一动,直接去找了阿玖。

阿玖真是心里憋屈的厉害,晶晶一问她就照实全说了。

晶晶心里顿时有一片烈火灼烧起来,她的目光在片场里寻找洛洛的踪迹,对方一如既往的平静,这种平静在她的预料之中,可还是有些不可理解。

何佳佳为什么为难洛洛,她心知肚明。

不仅是洛洛取代了她小侄子的角色,最重要的还是她的表姐云若惜,与自己妈妈林惊寂的恩怨。

如果何佳佳来挑衅她,用任何手段对付她,她都受着,日后找机会报复回来。

她不是受了委屈,就向家里告状的孩子。

可是对方居然拿这种不入流的招数,去对付洛洛。

晶晶觉得自己,等不到日后了。

她眯了眯眼睛,似乎下了某种决心。

然而在她下定决心给何佳佳教训的时候,有人比她先一步动手了,这个人正是隐忍已久的洛洛。

何佳佳觉得非常困,不是累,就是困,趁着中午吃饭休息的功夫,她打发助理去买自己惯常爱喝的饮品,自己一个人在休息室休息。

睡意迷迷糊糊间,她感觉到有人推开了门,她以为是助理小西回来了,随意的说了一句,“把饮料放下吧!”

没人回应,她也不在意。
小西一向不爱说话,要不是人还算老实合用,她早就换人了。

可是过了一会儿,她突然觉得不对,来者并没有走,反而在向她靠近,她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

站在她面前的不是小西,而是一个女孩,她并不陌生的女孩。

她吓了一跳,刚想坐起来,对方已经敏捷的跳到她的身上,掐住了她的脖子,将一把黑漆漆的刀,贴在了她的脸颊上。
“别动。”

是刀,是刀!

这个念头一起,她的脑袋轰的一声,“你干什么?”

脖子上的手很凉,并不是很用力,但是刀却紧贴在她的脸上,她几乎能够感受到,那种随时会被切割开的锐利。

洛洛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慢慢的说:“佳佳姐,你这几天让我很为难。我原本以为,混这个圈子,多少都得受气,我能忍。可是前天你的举动让我很生气。”

何佳佳不敢乱动,心里头有点发虚,“你……我……”

“我的意思,你明白。”洛洛微微笑了起来,“你在圈里比我有地位,我斗不过你,以后多来几次类似的事,我肯定呆不下去。”

说到着,她叹了口气,“明明我也没有得罪过你,你为什么想毁了我一辈子呢?还是说,大人都这么无耻。”

何佳佳手脚冰凉,她意识到洛洛一定是早就发现那枚戒指,一边暗骂小西是个蠢货,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一边又期盼她快点回来。

“我没有,我就是生气你抢了我侄子的角色,我……以后不为难你了。你快把刀放下!”

洛洛摇摇头,“我的家庭情况,你们就算不知道,也猜的到,所以才用这种办法栽赃我。既然你猜到了,就该知道我需要钱,可是离开这里我就没有钱赚了,没有钱我就得死。”

她低下头,盯着何佳佳的眼睛,继续笑,“可我不甘心,所以死之前也得拉着你。”

何佳佳被她笑的毛骨悚然,听到最后这句话,几乎吓得魂飞魄散。

她一点都不觉得这小孩是在骗她,多大点的孩子,不可能有这种心机和勇气,她这么干了,就说明她真是这么想的。

“你别,别……我保证,不为难你了。”何佳佳浑身发抖,想动却被那只冰凉的手,死死掐住了脖子。

她从来没有想到过,一个小孩会有这样的力气,又或者是她太恐惧了,根本使不上力。

她怎么会这么蠢,这小孩眼神一直平静的妖邪,为什么就没有注意!
以前被她整治的那些人,哪个不是愤恨不平。

洛洛像是思索了片刻,然后果断摇头,“你们大人都喜欢骗小孩,我妈妈说要看着我长大,结果她死了。我后爸说会照看我一辈子,现在他和别人结婚了。你们都不讲信用,我可不信。”

何佳佳浑身都是冷汗,她又怕又急,忍不住哭了出来,“求求你,求求你,我真的再也不敢了!”

洛洛用刀面轻拍了她的脸颊两下,安慰道:“佳佳姐,你害怕了?你怕死呀!没事,不要怕。”
她笑的开心且像小动物一样柔顺,“我不敢杀人,就在你脸上划两刀,这样我不亏,你也不用死。”

脸毁了一辈子也就完了,何佳佳真的哭了出来,“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错了,求求你,放了我吧!我,我马上就离开剧组,离开剧组!”

她哭的头脑一片空白,只觉得十分害怕,还有后悔。

怎么会招惹上这么一个小疯子,为什么要招惹这么一个小疯子!

“真的,我保证我说的都是真的!而且毁了我的脸,你的前途也完了,你千万别冲动!”

洛洛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是啊!我还小,杀了你,说不准……”

何佳佳的心在这一刻,凉的透彻。

洛洛却是顿了顿,“不过……仔细想想,我也不用怕。就算你不讲信用,以后报复我,只要我一天不死,照样有机会杀掉你。也许要十年二十年,那个时候佳佳姐说不准,已经嫁人生子了,连我叫什么长什么样子都记不清了。可我不会忘……”
她的声音低沉,而且清晰,像是真的已经在谋划二十年后,可能会发生的事。

何佳佳浑身发寒,只觉得这小孩不仅胆子大的要命,孤注一掷的疯狂,也完全超过她这个年纪。

“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说完最后一句话,洛洛松开了她,然后打开了休息室的门,走了出去。

何佳佳浑身发软,听到门被关好的声音,才如梦初醒般坐了起来。

她抖着手扶着沙发,有一种劫后余生的错觉。

刚才她真觉得自己就是在鬼门关前绕了一圈,这小孩是个疯子,是个疯子!

她按着自己的手,从头到尾都没有抖一下。

走,要赶紧走,犯不着和这种可怕的小疯子杠上,她们本该是两个世界的人,以后也不会有交集。

洛洛面无表情走出休息室,然后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晶晶,她心里一慌,随后又镇定了下来。

她没有同晶晶说话,先把外套口袋里装着的塑料刀鞘,拿了出来,试图将刀插进去。

她连插两次,都没有插进去。

晶晶走了过来,拿过刀鞘,替她把刀插好。

“你都听见了。”洛洛抬起头,与她对视。

晶晶亦望着她,“她欺负你,为什么不来找我,非要玩的这么危险。”

洛洛摇摇头,“哪能事事都依靠别人,看来我还是不够谨慎,连你都注意到了。”

“你应该庆幸,只有我注意到了。”晶晶皱眉,掂了掂手里的刀,“你居然敢用真刀,就不怕真弄伤那个女人,不好收场。”

洛洛漫不经心的叹了口气,“做什么事都有风险,我要是用剧组的道具刀,被她识破,那今天的事,就是个笑话。再说,我力气大,没有把握制住她,我也不会干。”

她自小看着瘦弱,力气却已经可以和成年男子较量,这也是她自身本领的一种依仗。

正说着,她看到小西,提着一个塑料袋从前面走来,于是推了推晶晶,朝对方露出一个笑脸。

小西有点羞涩的点点头,与她们擦肩而过。

晶晶一边和洛洛往外走,一边挑眉道:“你觉得有用?”

洛洛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思索道:“一半,一半吧!用这种计划也得看人,如果是个心机狡诈的人,我肯定不能这么干。但是她就像被宠坏的孩子,恶毒自私并不自知,心眼也简单的多。如果恐惧过头,引起反弹,我也受着。”

她微笑,“反正,我并没有驴她玩。”

如果上天不给生路,她也就……

晶晶一把按住了她的手臂,也打断了
她脑内危险的想法,洛洛侧身望着晶晶的眼神,突然笑了起来,“开玩笑的,你是没看到她刚才看我的眼神,跟见鬼一样。也不枉我提前写好了台词,排练了两天。”

晶晶看了她一会儿,一直看到对方收起笑容,侧过脸道:“不管这招有没有用,没有下次。至于何佳佳,她以后不敢在对你做什么。”

洛洛凝视着晶晶,沉默片刻,对方却不与她对视,只是停下脚步,将刀放在了掌心,“吃饭去吧!”

洛洛接过刀,拍了拍她的肩,“你也别乱来啊!”

晶晶勾了勾嘴角,望着她消失在了走廊门口。

没有人知道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当天下午何佳佳就要求离开剧组,王导很开心。

对方毁约,要支付毁约金,他既没有得罪人,又能拿到赔偿,而且他很讨厌这个嚣张的女孩。

同时,他也替洛洛松了一口气,很多人都开心的替洛洛松了一口气。

比起嚣张跋扈,不懂分寸的何佳佳,很多人还是更喜欢活泼开朗的洛洛。

只是何佳佳离开剧组的路上出了点意外,受了点伤,估计要养几个月。

阿玖消息灵通,开心的不行,跟洛洛说,对方是腿摔断了,简直就是报应。

洛洛也笑,眯着眼睛在片场寻找晶晶的踪迹。

世上哪有这么及时的报应,不过是有人将自己变成了它。

评论
热度 ( 7 )

© 丢喵抛汪弃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