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喵抛汪弃红尘

俗世一文渣,唯以变强自勉。

(人生苦短,热爱发糖,热爱产粮。然而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写出什么鬼东西来,关注须谨慎。)

【路之尽头】一往无前

(五)

时间过得很快,上半部戏拍完后,洛晶二人就开始忙于学业了,毕竟她们要上六年级了。

而在洛晶忙于学业的时候,《百变群侠传》这部剧也过审准备上映了。

而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这部本应该算是儿童剧的片子,出乎预料的受人欢迎。

不仅孩子很喜欢,不少大人也很乐意蹲在电视机前一起追剧。

一时间网上也是好评如潮,剧还没播完就已经催着王导快拍下半部。

在这部剧的百度贴吧里,不少粉丝聚集在一起讨论剧情,诉说自己的看剧感受。

【关于群侠传这部剧】

【折戟沉沙:小演员都好可爱呀ヽ(〃∀〃)ノ】

【雨落长安谁持伞:剧情很棒,感觉无论是主角还是反派都挺有脑子的。】

【冷月如霜:总算遇到那么一部,不把观众当二傻子一样哄的剧了,虽然是儿童剧我也认了。说起来洛洛反串好帅!但是想看她穿女装ヽ(〃∀〃)ノ】

【问雪:啥,楼上说啥!!!洛少是女孩子!!!】

【猫猫小公主:我百度去了……】

【蜜蜜花:楼上两位真可爱!】

【来呀来个酒:说起来你们最喜欢哪段剧情?】

【冷月如霜:决战之前,那段戏我感觉到了十足的虐点。洛少一边帮黎火整理衣服,一边和她说话。洛少那段话,我都能背下来了。】

【冷月如霜:黎火,今日就是决战了,你要千万小心。我自七岁以后,就再也没哭过,如果你死了,我也不会为你哭。但是我会活下去,杀了所有伤害过你的人,甚至……所以黄泉路上是走是留,你要考虑清楚。】

【雨夜无声:这话真是霸道决绝●v●】

【冷月如霜:感觉编剧在埋伏笔,下部要大虐QAQ】

【来呀来个酒:正常,毕竟编剧是苏醒那个大后爸呀ヽ(〃∀〃)ノ】

楼层底下,哀嚎一片。

对于外界的风风雨雨,洛洛却是一概不知,直到她被同学揪住,问起群侠传这部剧,才明确的意识到自己火了。

同时她也接到了一条意料之外的短信,是继父给她的短信。

【洛洛,你过得好,我就放心了。有事来找我。】

她自小没了父亲,妈妈改嫁给继父之后,没多久就去世了。

那会儿她才七岁,没有血缘关系的继父抚养了她这么多年,她既觉得感激,又觉得不安。

因为不知道哪一天,继父就会不要她。

也许妈妈也知道这一天终究会来,可能等不到她长大,才在弥留之际,将一切诉说给懵懵懂懂的她。

有的时候还是不懂,不明白,但是已经学会了接受。

后来继父要结婚了,她也可以自己一个人活下去了。

【谢谢您,叔叔。】

没什么不好,洛洛把手机装回衣兜,仰起头笑着。

不用再提心吊胆了,没什么不好。

下半部剧,很快也要开拍了。

剧组里空降了一位大牌客串何佳佳,她本身就是当红小花旦,家境优越,还有一位天后表姐。

王导脸色很微妙,似乎不太情愿,但是不知道处于什么考虑,没有拒绝。

何佳佳来片场的那天,目光在洛洛和晶晶身上,打了好几个转。

洛洛看着这位年轻的大美人,远远的就感受到了她对自己的恶意。

莫非是哪里得罪过她?
洛洛想着男主这个角色,觉得自己似乎捕捉到了关键点。

而晶晶自那天起,在片场戏外就很少和洛洛说话,似乎隐隐顾虑着什么。

洛洛一向觉得她喜怒无常,也没有放在心上,而是多加留意起空降的何佳佳。

她总觉得片场以后,不会太平。
而她的这种预感,很快应验了。

对方看晶晶格外不顺眼,各种唇枪舌剑,肆意挑衅。

可是晶晶看着是不爱说话,那一说话,简直能把人噎死,跟她来口舌之争,和找死没区别。

何佳佳也似乎在顾虑什么,只动口,不动手。
按理说,她这个位置,为难新人,也没人敢出头。

洛洛就没那么好的待遇了,这位一有对手戏,就在戏里折腾,偏偏是暗里下手,就算看出来,你也不知道怎么说出来。

洛洛一般能忍就忍,不能忍也忍,反正对方戏份不多拍完就走了。

她能忍,倒是把一干旁观者气的够呛,尤其是阿玖,简直时时刻刻都恨不得打何佳佳一顿。

尤其是有一天,剧里男主从小土坡上摔下来,制造一种搞笑又倒霉的气氛这场戏。

何佳佳直接把洛洛推了下来,她膝盖上,手腕上都被卡破了皮。

阿玖当时就气炸了,立刻就要冲上去跟人理论,当时两个编剧也在场,苏醒立刻踩了阿玖一脚。

苏醉则是上前把洛洛扶了起来,问她:“怎么样?”

洛洛若无其事的说:“没事。”

小孩淘气,摔的更严重都有,只不过被人推下来很憋屈就是了。

苏醉抬起头,看了土坡上的何佳佳一眼,对方挑衅的望着她,并不把她这位编剧放在眼里。

苏醉推了推眼镜,何佳佳……娱乐圈里死的最快的,往往都是猖狂却没本事的,你……有没有笑到最后的资本呢?

苏醉把洛洛带进了休息室,给洛洛上药,阿玖在一旁看着心疼的不得了,气愤难平,“苏醒,你刚才拦着我干嘛!”

苏醒随意的翻了翻剧本,一句话打发了她,“别惹事,你如果不想给沈青瓷添麻烦。”

他看当事人倒是冷静自若,完全不像个小孩,目光若有所思。

阿玖垂头丧气的看着洛洛,“那我大不了,找个机会也坑何佳佳一把,反正我这身手,也不容易被抓包。”

洛洛见她不开心,反而安慰了她几句。

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何佳佳戏份快要结束的一个星期前,又出事了。

这天上午,洛洛拍完上半场的戏份,正准备吃饭。

阿玖却二话不说,拉着她直接回了休息室。

进了休息室之后,她皱眉道:“洛洛,你小心点那个何佳佳。”

洛洛伸手开盒饭的手,顿了一下,“怎么了,阿玖姐姐?”

阿玖神色有点冷,更多的是一种愤恨。

“刚才我的戏份完了,准备先回去。结果就看到何佳佳的助理小西,从休息室里出来。何佳佳一向嫌公用的休息室小,都在隔壁专门清理出来的房间歇着,她的助理来干什么。我总觉得她有坏招,你好好检查一下自己的东西。”

事实上,她是恰巧看到小西往洛洛的背包里塞了什么,不能直说,又不能乱翻别人东西,只好把洛洛叫回来给她提个醒。

洛洛心中一动,应了一声好,打开了背包,里面的东西少的可怜,就是一个蓝色的不锈钢水瓶,还有一个笔记本。

她翻了翻笔记本,什么也没找到。

阿玖有点困惑的看着,“难道我看错了……”

洛洛想了想,拧开了自己的水瓶,果然在瓶底看到了一枚戒指。

她将水倒进了垃圾桶,然后伸手接住了掉出来的戒指。

阿玖瞬间就明白了何佳佳的目的,气的手指发抖,“她……她们……”
这人得多不要脸,才能这么煞费苦心的栽赃一个孩子。
“太过分了!”

可是该怎么办,找对方理论完全不可行,对方名气比她大,又有那位天后表姐做后台,争执起来,除非她这边有十足的证据,否则占不了便宜。

可是如果什么都不做,她又觉得气愤难平。

她气了半天,回神一看,却发现洛洛摩挲着那枚戒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神情却看不出一点怒意。

阿玖一边替这孩子叫屈,一边怕她难受,小心翼翼道:“洛洛?”

洛洛抬头,反而安慰起她来了,“阿玖姐姐,你别担心,我没事。”她随手扯出桌上放的纸巾,细细的擦了擦戒指,然后叹了口气,“真可惜,大人就是爱浪费。”
说完,她走到窗边,将戒指丢进了下面的小湖里。

阿玖有点吃惊,显然没料到她这么冷静,随后拍了拍她的肩膀,“委屈你了,或许这是目前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洛洛只是看着她笑了笑,阿玖被她笑的越发难受,“唉,我要是名气比她大就好了,我一定……”

洛洛拍了拍她的手背,“阿玖姐姐,帮助别人是善意,却不是义务。你对我好,我都记着。”

“年纪小小,就这么懂事。”阿玖叹了口气,“不说这个了,总之你要小心,这次不成,保不齐还有下次。要不你请三天假,等她走了再回来,反正也没有你和她的对手戏了。”

洛洛点头,“是啊!我也该……”
做点什么了。

下午,何佳佳果然嚷嚷自己丢了戒指,据说戒指是她表姐在她生日时特意给她定做的,不仅价格高昂,且具有特殊意义。

心知内情的阿玖,冷眼看她表演,洛洛却是有点置身事外的惋惜,感觉就像看到一个路人发疯,把一捆一捆的毛爷爷,全都丢进了河里,被水冲走了一样惋惜。

事情闹的有点大,何佳佳报了警,而且直言怀疑洛洛。

洛洛的身世,不是什么人尽皆知的事,但也不是秘密。

她的节俭,成熟,永远不见亲人的探班,都足以让别人猜测到些许的细枝末节。

这种复杂可怜的身世,最先带来的往往不是别人的怜惜,而是怀疑和诟病。

现场的很多工作人员都接受了询问,洛洛则是被询问时间最长的。

阿玖一直站在她身后不远处,像是无言的支持。

洛洛接受任何怀疑和审视的目光时,都很平静,或者说沉静。

她只是有一点觉得,傍晚的风很凉。

她的背包被打开时,她也没有任何特殊反应,反倒是有两个人脸色特别难看。

一个是阿玖,她扶着树干,指甲深深的扣进枝干里,仿佛被怀疑的那个人是她一般。

一个是王导,他不是傻瓜,何佳佳的用心他看在眼里,不止是他,其实很多人都是心照不宣。

他们或气愤,或漠然,或悲哀,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王导却是有点难过,更多的是愧疚。
他可以在对方明面上做的过份了,制止一二,对于这种阴着来的办法,却是毫无办法。

他考虑着是不是该抓紧时间,跟老友提一提,让洛洛早点签约乐影,毕竟有了公司,地位就会有所改善。

背包里当然什么都没有,何佳佳脸色也有点不好,她下意识的看了洛洛一眼,恰好洛洛也在看她。

这个女孩难得没有笑,她的一双眼睛漆黑的映不进任何光亮,在夜色里望过去,仿佛看到了一片深渊。

何佳佳莫名觉得背后发冷,也难得有一点心虚,移开了目光。

评论
热度 ( 6 )

© 丢喵抛汪弃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