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破万法

七分精力写原创,三分时间写同人。

写哪算哪,高兴就好。

【刺客列传】有求皆苦(二)

有求皆苦(二)

小疯子一踏入大殿,就闻到了十分浓重的药味,他加快了脚步,殿内低沉的咳嗽声,也就越发清晰的传入耳中。

孟章捂着胸口,似乎是要将五脏六腑都咳出来,小疯子想要上前,随后又怕身上的寒气沾染到对方身上,脚步一顿,倒了杯热茶,递给孟章。

“王上,喝点水吧!”

他依然不敢靠的太近,轻拍了孟章的后背两下,又赶紧退后了一步。

孟章的咳嗽声稍弱,他抬头看着小疯子,“阿念,我有事同你说……咳咳……”一句话没说完,又是一阵低咳。

小疯子这下顾不得别的了,顺手从孟章的枕边,摸到一个碧色的小瓷瓶,倒出里面的药丸喂他服下。

“王上,你……我给你的药就算不能让你立刻痊愈,也可以缓解毒性。你为什么不吃呀!”

小疯子一边给他拍背,一边不解的问。

孟章的咳嗽声终于平缓了下去,他感觉胸口的闷痛也消减了不少,他拍了拍小疯子的手,“阿念,你坐下。”

小疯子坐在了他的身侧,“哦……对了,王上。刚刚我看见仲大人了,他脸色有点难看。”

孟章听他提到仲堃仪,只觉心中滋味复杂,想着离开前那人说的话,刚刚平复下去的痛意,再次汹涌而来。

“他……脸色不好?”

小疯子点点头,仔细观察他的脸色,“嗯。看起来很奇怪,他让我好好照顾王上你。王上,你的脸色也不好,你们吵架了?”

孟章垂眸,似乎是疲惫,又似乎是平静。

其实没什么看不破的,那人能够活下去,已是他最后的底线,至于其他,皆是妄念。

“没什么,不过是我,心有妄念。”

小疯子像是明白了,又像是没明白,只是道:“有求皆苦,正常。”

孟章笑了笑,即使在病中,这个笑容也是很有感染力。

“阿念,年纪小小,却像是千帆过尽的老者。”

“懂得多不好吗?”小疯子歪着头。

“好,也不好。”孟章微微出神,似有所感。

小疯子看他出神,以为他累了,帮他把被子往上拉了拉,“王上,你要是累了,还是早点休息吧!”

孟章回神,看着他还没有褪去稚嫩的面庞,又想叹息。
只怕我死后,这孩子更加孤苦伶仃了。

他忍着叹息,缓声道:“阿念,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好好照顾你,反倒累你年少奔波,居无定所。如今我时日无多,你也走吧!天大地大,江湖亦是你的归处。”

小疯子听完,立刻沉下脸,“我不干,你要是死了,我也没有活着的必要。”

孟章料到他不肯轻易离去,继续耐心的劝说,“天枢现在的情况,我不说你也知道。内忧外患,三大世家容不得我,遖宿国主今后亦容不得我。再说我这副残躯病体,也等不到别人如何,就要先赴黄泉了。你年纪尚小,该好好活着,替我和凌司空看看,我们都没有看完的大好河山。”

小疯子低头思索,孟章以为说动了他,不禁略感欣慰,同时也很怅然,伸手摸了摸对方的头发,“一定要好好活着,这样我就放心了。”

谁知下一刻,小疯子抬头,“王上,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弄死三大世家的人。”

这都哪跟哪,孟章不由苦笑,“你似乎比我更执着,三大世家的生死。”

小疯子握着手里的瓷瓶,越发觉得自己的想法可行,“我手里的人,如果全部派去刺杀他们,我再想办法下个毒,应该能够杀掉不少。如果王上觉得他们给你陪葬,让你心情郁结,我再把仲大人也拉上,你不是一直特别赏识他吗?”

孟章看他神色认真,是真的在思考这件事的可行性,一时哑然。

将死之际,他最挂念的两个人,坐在同样的位置,一个三拜谢君恩,一个想拉所有人做陪葬
,让他觉得萧索荒唐之余,更加想要发笑。

“阿念,你的想法太疯狂了些。”孟章扶着他的双肩,“我不需要你做这些,我的愿望就是,你们都能好好活着。”

小疯子抬眼看他,漆黑如墨的眼睛,像是一口枯井,“可我的愿望,就是你能活着。”

他站起身,说出了自己的打算,“王上,现在未必是绝路。你说三大世家和遖宿国主容不得你,那也用不着他们容。我虽然医术不济,但祖上好得有神医之名,未必没有救你的把握。就算我治不好你,江湖上还有隐世名医,难道他们就救不了?”

孟章望着他,似乎猜测到了他的下一步打算,低咳一声,“你想带我离开王城?国未破,君先逃,岂不是笑话。”

“难道君王就一定要以死殉国?”小疯子回身,蹲在孟章床前,“有些事拼尽全力了,足以无愧于心。再说,如果你死了呢?”

孟章轻轻皱眉,“你想让我假死离开?”

“有何不可?”小疯子点点头,“你已经为天枢牺牲了一切,无论是真死,还是假死,都已经对得起这个国家。那为什么不能放过自己,为自己活一次?”

孟章侧过头,望着殿内的盏盏灯火。
“以前,没有坐上君王之位时,不懂为王者的责任。现在,我懂了。如果不能同这个国家走上辉煌,那就让我在它最腐朽的时候,与它同眠。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从不是嘴上说说。”

殿内突然静了下来,小疯子意识到,他说服不了孟章,对方有自己的责任与选择。

孟章觉得有些疲倦,重新枕在枕上,“明早就离开吧!阿念。我走,不要跟着,我会不安心。”

一句话,斩断了小疯子,最后的退路。

他突然也有些累,倚着床尾,直接坐在了地上。

孟章闭上眼睛,感受着一室的寂静。
他知道还有一人陪伴他,心里很宁静。

就在他以为小疯子不会再说什么时,对方轻声道:“小哥哥,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肯说自己的名字吗?”

这个旧时的称呼,从遥远的时光尽头而来,仿若隔世。

“我的全名是归念,骆归念。”小疯子声音轻的仿如自语。
“归念,归念,莫忘归途,有故可念。可是自从灭门之后,我哪里还有归途,哪里还有人可以想念。”

孟章睁开眼睛,“阿念……”

“那天,我就在家里。我看到所有人都倒在那个人的刀下,我爹,我尚在襁褓的弟弟,伴我身边的小侍卫。”小疯子眼神空茫,他的每一个字都十分清晰,仿佛只是在谈论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血到处都是,还有他们绝望的惨叫。可那个人唯独没有杀我,他就看着瑟瑟发抖的我,然后拿刀结束了自己的命。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他留下我,是不是觉得,这就是对骆家最好的报复?留下的唯一血脉,永远在噩梦里挣扎,却连可以恨的人都没有。”

小疯子说完,却没有落泪,只是侧头望着床上的孟章。

孟章恰好也在看他,眼睛里是痛苦也是怜惜。

“其实除了那年春日花开,你在老树底下,同我说话之前,我全部的记忆就只有灭门那天的情景。”
小疯子低头,看着自己的手,“那一天,日日夜夜在我的脑海里徘徊,无时无刻不在纠缠我。很多人同我说话,就像石入谷底,我听见了,但好像什么都没记住。直到,你按着我的肩膀,跟我说,你别害怕。我才觉得,我是真的被人,从地狱里拉了回来。”

他重新抬起头,望着孟章,笑言:“所以,小哥哥,如果你都不在这个世上了,我为什么还要活下去?”

说完了想说的话,小疯子觉得十分疲倦,心也彻底平静了。

孟章有孟章的选择,他也有他的想法,如果说服不了彼此,那就按照彼此的意愿去做好了。

黄泉之下,总会相见。

许久,孟章轻声道:“如你所愿。”

短短四字,宛如天籁。

小疯子兴奋的趴在孟章的床前,“真的吗?不骗我!”

孟章望着他期待的面庞,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不骗你。”

小疯子开心的笑了,随后又像想到了什么,沉下了脸,“不过……”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瓷瓶,“假死药,名曰沉眠,也是有毒的。王上,你现在身体这么虚弱……不然我现在就带你走好了。”

孟章自床上坐起,从他手里拿过瓷瓶,轻轻摩挲了一会儿,“也好。”
他露出一丝笑意,“或许这就是劫数。过了,我也算再世为人,前尘皆放。过不了,也算以身殉国,阿念切莫跟来。”

小疯子想了想,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做出把瓶子抢下来这种事,只得叹了口气。
“好吧!这下,可真是要听天由命了。”

孟章再无迟疑,他将瓶子里的药丸,倒入掌心,然后服下。

气力尽散,意识模糊,他慢慢的陷入黑暗。

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他感觉有柔软的衣袖,从他的面颊划过,似是有人帮他理顺肩头的乱发。

恍惚看到一抹明黄,大概是错觉……又或者还是痴妄。

孟章自嘲一笑,彻底失去意识。

他没有听到,小疯子发出轻叹,你们这样……何苦来哉?

评论 ( 8 )
热度 ( 12 )

© 一剑破万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