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喵抛汪弃红尘

俗世一文渣,唯以变强自勉。

(人生苦短,热爱发糖,热爱产粮。然而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写出什么鬼东西来,关注须谨慎。)

【奇迹暖暖】奇迹大陆的黑暗面之十五 故人来信

【奇迹大陆的黑暗面之十五
故人来信】

整条长街一片寂静,打更人提着灯笼,敲着锣,高声喊道:“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身着翠衫,头戴斗笠的姑娘,穿过笼罩在长街的薄雾,与打更人错身而过。

打更人微愣,随后回头看那位姑娘,见她是去往醉月楼的方向,不在意的摇了摇头。

醉月楼门口挂着的红色灯笼,随着微风摇曳。

白日里热闹非凡的酒楼,到了夜晚也归于了寂静。

整座酒楼,除了门口的灯笼,大厅里只剩下一盏烛火。

陆依年披着一件淡紫色外衣,坐在大厅的中央喝酒。

见到那翠衫姑娘走进来,露出了一个笑容,“你来了,九歌。”

九歌点点头,将斗笠摘下,放在桌上,动作间上面挂着的小小玉珠,相撞发出悦耳的响声。

“洛川现在的情况如何?”陆依年问。

九歌眉目间浮现一丝冷意,“终有一战,只不过霍启洲怕是要大难临头了。”

陆依年露出了然的笑容,“就知道他有这个结果,不然我可真管不住手里的剑了。”

言下之意,分明是有过打算自己动手,教训对方的意图。

九歌望着她,有一丝无奈,“您啊!总是这般肆意……”

陆依年拿着扇子,轻轻敲了一下九歌的额头,“瞧你这老气横秋的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你的徒弟。”

“我本来也没有师父。”
九歌没有躲,目中却闪过一丝悲伤,随后她低头饮茶。

“没良心,你的功夫还是我教的。”
陆依年盯着她,“半个师父,也是师父。正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母。”

九歌抬起头时,眼神恢复往日的古井无波,“说正事吧!暖暖她们,离开云端了没有?”

陆依年也知道,对方依然挂怀天煞孤星一说,岂止是挂怀,简直是心魔。

命数确实很难说,陆依年自己却是不信命,但她也知道,三言两语很难开解对方,说多了反而徒添愁绪。

她放下扇子,“没有,找她们有事。”

九歌点了点头,“确实有一件事……有故人相邀,她们去洛川。”

清早,暖暖一行从绫府出来,打算去醉月楼找陆依年告别。

谁知刚到楼下,就见一个素衫的小姑娘迎面走出来,见到她们立刻松了一口气,“暖暖姑娘,你们来的正好,老板娘正好要我去找你们呢!”

暖暖诧异的问,“出什么事了吗?”

小姑娘摇摇头,“不知道,几位还是快进去吧!”说着就引着几人向里走。

陆依年斜倚在靠窗的位置,慵懒惬意的翻着一本书。

她的对面则坐着一个任何时候,都身形端正,形如翠竹,眉目淡然的姑娘。

虽然只与对方有过一面之缘,但暖暖还是认出,此人正是九歌。

听到脚步声,九歌侧头冲她们笑了笑。

陆依年略略抬头,看了暖暖等人一眼,“你们来了。”

暖暖轻声问道:“出什么事了吗?老板娘。”

陆依年看向九歌,“是她找你们有事。”

九歌起身,递给暖暖一封信。

暖暖接了过去,啵啵连忙凑过头去看,大喵感觉自己身高不够,踩了椅子。

二人一喵凑在一起看信上的内容,片刻之后,啵啵忍不住抬头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陆依年站起身,拎起桌上的茶壶,给她们一人倒了一杯茶,示意她们都坐下。

九歌出声道:“从凌云城出来以后,我去了洛川,通知他们凌云城失守的消息。这封信是一位朋友交给我的,她说写信的人不是她,却是几位的故人。”

暖暖陷入了沉思,啵啵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臂,“暖暖,我们要再走一趟洛川吗?”

“我想去。”暖暖回神。

啵啵抱着胳膊,“可是信上只说故人请求相见,却并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我担心,又是什么不知名的势力盯上你了。”

大喵在一旁点头,“暖暖,咱们确实要小心了。”

“你们的担心我都懂。写信的人可能是敌,也可能是友。”暖暖浅浅一笑,眼神却是无比的坚定,“可是经历过绫罗的事后,我再也不想失去朋友了。在这件事上,我不想冒一点险。”

“那……好吧!”啵啵不知想到了什么,不由叹了口气。

九歌道:“几位不必过于忧心,九歌愿与几位同行,尽力保障你们的安全。”

暖暖点点头,笑了笑,“谢谢你,九歌。”

陆依年在一旁看着,感觉初次见面时,这个小姑娘身上的青涩犹豫,还有那一点属于少年人,对于前路的茫然与随波逐流,都在这场变故中消磨殆尽了。

成长有的时候,就是朝夕之间的事。
这么想着,她悠悠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

【完】

(把十六章的剧情,往后挪了七天。
九歌就是今年粽子套文案的主角。)

评论
热度 ( 7 )

© 丢喵抛汪弃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