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喵抛汪弃红尘

俗世一文渣,唯以变强自勉。

(人生苦短,热爱发糖,热爱产粮。然而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写出什么鬼东西来,关注须谨慎。)

【奇迹暖暖】奇迹大陆的黑暗面之十七 迷雾重重

【奇迹大陆的黑暗面之十七
迷雾重重】

几人进了雅间,目光交错,片刻的静默之后,那姑娘道,“几位贵客,请坐。”

待所有人都入了座,就听她继续说:“我叫祝若笙,是洛川城的军师,几位亲赴前线救友的事情,我已经听九歌姑娘说了。我真的非常佩服,你们的勇气和对朋友的真诚。”

她侧目看了一眼,坐在身侧的九歌,“也要感谢九歌姑娘,前几日带来的凌云城战报。”

“不必。”九歌神色淡淡,“祝军师客气了。”

两个人待彼此的称呼都十分客气,隐隐有些疏离。

这让啵啵觉得很是奇怪。
她们关系并不亲密,却似乎对彼此抱有信任?

“祝军师知道了,凌云城陷落的消息后,也十分的自责痛心。”钟离梓语气流露出些许愧意和痛苦,“暖暖,大喵,对不起。我身在军中,却还是没能帮上你们。”

在座一行人几乎都认识绫罗,听他这么说,神色都有些黯然。

祝若笙轻轻挑开话题,“霍启洲还做着死守洛川,拖败尼德霍格,收复凌云城的美梦,哪里知道云京使者已经带着军令出发了。狂妄轻敌,酿成大祸,朝廷不会放过他。”

她的语气很温和,但是说着这番话时,隐隐带了几分肃杀,让人有种被利刃劈面砍过的错觉。

大喵看了一眼啵啵,见对方不知在想什么,不由摇头想到,这祝军师气场这么强,也不是简单人物啊!也对,出现在在暖暖身边的人,有简单的吗?

它一时脑洞大开,不禁去联想奥萝,小满是不是也有什么隐藏身份,甚至那个总是在换男朋友的苏苏,也突然变得神秘莫测起来。

大喵在一旁脑补的开怀,暖暖则是露出温柔的微笑,轻声道:“那就好。”

这声音轻的就像一句自语,大喵却突然寒意抖起,除了它,没有任何人听出不妥。

大喵抖着猫爪,去握暖暖的手,暖暖直接把它抱到了膝盖上,动作轻柔的摸着它的毛,像是寻常午后,午睡时经常做的那样。

大喵因为她的一句话,内心如何翻涌,暖暖毫无所觉,她只是专注的与身边的人交谈着。
“祝军师很厉害的样子……”

“祝军师出身南境祝氏,学识自然不凡。祝军师曾在西域为云西郭家出谋划策,郭家用了她的计策,大败蛮族骑兵,生擒贼寇,威震西域。”
钟离梓用一种钦佩的口吻道:“今天云西十分和平,都是祝家的功劳,后来朝廷调她来洛川城做这个军师,实在是屈才了。”

几个人坐在这说了半天,一句话也没提到那封信,一旁的啵啵刚想开口,就见暖暖点头,“祝军师,真的是很厉害。”

“钟校尉和暖暖姑娘过誉了。”祝若笙语气平和,丝毫没有自得之意,“四家族中人才辈出,大多都具有高超的设计和搭配能力,我在祝家只是一名普通的后辈。”

“四家族是指云端帝国的贵族吗?”
啵啵忍不住插了一句话。

“四大家族的先祖是四位各有所长的大设计师,朝廷感念他们的功绩,于是按照四方方位,赏赐了他们世袭的郡王爵位和家纹。”钟离梓有些失落和怅然,“锦锦的家族,就是四大家族的云东白家……唉,锦锦在家中不知道怎么样了?她为这一纸出战令云东周旋,我却什么都没做成……”

啵啵一听他说到白锦锦,忍不住吐槽这俩人就算只有一个人在,也能虐狗。

大喵却是有种不好的预感,它想着自己以前看过的,种花家的古代爱情故事,感觉这俩人悬殊的身份,简直是悲剧的标准模板。

不过它再口无遮拦,这话也不能说。
它想,希望幸运女神能够眷顾好人吧!

“云东白家,权倾天下,可那又如何呢?”
祝若笙喃喃自语,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她神色有片刻的忧虑,随后出言安慰,“钟校尉,你为了锦锦姑娘这么努力,一定可以做出一番事业来,让白家同意你们的婚事。”

“希望如此……对了,祝军师,我记得你有事要和暖暖他们说,不知不觉聊了许多倒把正事给忘了。”
钟离梓叹了口气。

啵啵听他们终于提到了正事,立刻竖起耳朵认真听着。

“暖暖,有一位故人,在城外树林等你。这是他托我带给你的话。你见或是不见,都由你自己决定。”祝若笙缓声说道。

“故人?故人是谁,他为什么不能和你们一起来这里呢?”啵啵只觉得绕来绕去,还有一层迷雾始终挥之不去。

“他不愿表明身份,也无法来见你们。至于原因,你们见到他就知道了。”祝若笙说完这句话,起身告辞,“军中事务繁忙,我出来太久了,该回去了。钟校尉,是否同行?”

钟离梓点点头,“我们确实该走了。告辞,后会有期。”

【完】

评论
热度 ( 8 )

© 丢喵抛汪弃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