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喵抛汪弃红尘

俗世一文渣,唯以变强自勉。

(人生苦短,热爱发糖,热爱产粮。然而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写出什么鬼东西来,关注须谨慎。)

【前世今生】叹浮生


(一)

秦欢不止一次的做梦,梦里有两个人在拼命的寻找他,而他则被人囚禁着。

黑暗的囚室里,即使有火把在燃烧,也带不来丝毫暖意。

他被冰冷的锁链拷住手脚,披头散发,狼狈不堪。

两个人影冲进来,站在入口对他说话,拼命的表达再见他时的惊喜。

可是每当他们想要上前时,突然就会有一把利剑穿透一人的胸膛,那白衣上全是刺目的血。

另一个人回头会被剑抹了脖子,踉跄着,栽倒在离他不太远的地方。

然后那人会伸出手,拼命的想要触碰他,却怎么都差上那么一点。

他会绝望的嘶吼,拼命的扯着自己身上的铁链,然后……无能为力。

这个梦从他记事起,就一直跟随着他,挥之不去。

他无数次努力的想记清,梦境里两人的脸,但是每次回想,他们都像是被一层薄雾罩住,模糊不清。

不过最近有件事比梦境更困扰他,有人在跟踪他。

在江湖上,他的武功不敢妄称绝顶,也算是个中高手,可是跟踪他的人,他虽然能够感觉到,却找不到对方的位置。

不止他找不到,手下的人更是无法察觉到对方存在,可见对方武功绝不在他之下。

他无法确定对方的目的,更加不知道对方是否抱有恶意,他只是觉得忧虑,非常忧虑,如果只是跟着他还好,要是跟着双儿……

(二)

这天,月上中稍的时候,他支开身边跟着的人,一个人坐在院中喝酒。

果然,那人出现了。

“阁下,跟了我这么久,不知到底有何见教?”秦欢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对着空空的院落冷然说道。

院中传来一声叹息,一个人影落在院中,居然是个姑娘。

她明黄衣衫,娇艳俏丽,圆圆的脸蛋带着稚气的可爱。

秦欢怔了一下,“原来是你。”他放下手中的酒杯,“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在他还小的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世,也像普通男孩一样淘气的要命,根本坐不住。

有一天偷偷溜出去玩,撞上一个小姑娘,小姑娘脸蛋圆圆,眼睛圆圆,一看就是活泼爱笑的性格,见到他却一直哭着喊哥哥。

他见那小姑娘哭的可怜,又想到自己有个年龄相仿的妹妹,不由耐心哄了她半天,直到小姑娘的家人来寻,两人才分开。

这只不过是他人生一个非常小的插曲,之后得知身世的震惊,时刻压在心头的沉重,练武的辛苦,双儿的病,都占据着他的全部心神,让他早就将这个插曲遗忘。

可是时隔多年,再见这个姑娘,这件事突然又浮上心头。

姑娘看他反应,眼睛亮了一下,片刻之后,察觉到他戒备疏离的态度,情绪又有点低落。

姑娘叹了口气,坐在他的对面,取了酒杯,自己给自己倒了酒,饮下之后,才缓缓道:“秦公子,我给你讲个故事?”

她也不待秦欢反应,继续自斟自饮,眼神悠远的讲一对姓白的兄妹。

“很久以前,有位白将军,他和夫人伉俪情深,常常久居边关。他们有一双儿女,哥哥叫白元芳,妹妹叫白洁,父母舍不得儿女吃苦,虽然也严格要求他们习武,却让他们住在繁华的洛阳。哥哥,打小有个梦想,就是做个侠客……”

之后的每个晚上,黄衫姑娘都会来秦欢的院子,有的时候自带一坛酒,她似乎并不在乎秦欢的反应,只是想将心里的故事讲完。

秦欢也静静的听着,不发问,也不拒绝。

只是梦里那个被一剑穿透胸膛的姑娘,她的面庞越来越清晰,每到梦境最后,秦欢都会下意识的喊出一声妹妹,然后悚然惊醒。

(三)

到了最后一晚,黄衫姑娘依旧踏着月色,从容绕过守卫,来到秦欢的院子。

“后来哥哥遇到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很高兴,他跟妹妹说,想要和那个聪明人做朋友。可惜……”

“我叫路云归,这是我今世的名字。”黄衫姑娘第一次说到自己的名字,不,或许只是第一次说自己今世的名字。

秦欢面上无波无澜,目光却落在对方身上,似是疑惑似是探询。

“每次我跟别人说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更加明白一点。”路云归举起手指,晃了晃,“有些事真是……永远也回不去了。就像今生你不是我哥,我对你来说只是个过路人,甚至可能是个疯子。”

她似乎也不需要,秦欢给什么回应,只是自顾自的说:“其实,我也不是放不下的人。只要你们过的好,我就放心了。都隔了一世,尘归尘土归土,父母想必也转世了。我只是不明白……”

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低头看着酒杯,“为什么我断气的最早,记得最多的也是我。”

一滴眼泪落入酒杯,她却像是陷入什么回忆中,怔怔出神,无法自拔。

路云归的话不难理解,一直都不难理解,尤其是有每个夜晚故事的铺垫在前。

只是秦欢本该把这,当做一场疯言疯语,不予理会,甚至在对方现身的第一晚,就该想办法将之擒住。

可是梦境里那个身着白衣的影子,越来越清晰,逐渐与面前这个黄衫姑娘重合在了一起。

同时面前这个姑娘落泪时,他竟奇异的觉得难受,就像一个哥哥,见不得自己的妹妹受一点委屈。

秦欢不知道,这是不是梦境给他的错觉,他只知道这种感觉十分危险,毕竟前世今生太过虚幻。

他放纵自己太久了。

他闭了一下眼睛,这样想着。

路云归望着他,看着他的神色,心有所感,知道了答案。

她恢复了昔日笑颜,“你穿红衣还挺帅。以前你总喜欢穿一身白,说更像一个大侠,还带着我一起,可是白衣太难洗了。”

她轻轻抱怨了一声,起身道:“之前我一直在努力的想,拼命的想,如果能找到你们,我该怎么做。现在我明白了……”

“你终究不是白元芳,我也不是白洁了。”路云归身姿轻盈跃上屋顶,定定的望着他,像是在看秦欢,又像是在看时间长河尽头的那个人,“前世今生困扰了我太久,该说再见了,哥。”

片刻之后,她收起怀念与落寞的神色,一抱拳,身形几个起落,消失在无尽夜色里。
“告辞,秦公子。”

秦欢有些怅然,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他该发问的,该挽留住路云归,该……可是一切都在对方开口的时候,就有了答案。

我是秦欢。
他想,今世我只是秦欢。

他闭上眼睛,任夜风拂面,却不去想,梦境里另一个模糊的影子。

既然如此,又何必执着过去。

再见……路姑娘。

【完】

(看【西涯侠】的时候特别想念可爱的白洁妹妹,然后又想着,这对很逗比很傻白甜的兄妹,转世之后,不那么逗比了,会是怎样一种场景,于是强行悲剧了名狄,撸了这么一个短小的产物。

PS:妹妹的衣服其实不是纯白色,有粉有紫,但是上衣还是白色为主,于是我就直接写成了白衣。)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丢喵抛汪弃红尘 | Powered by LOFTER